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21

沉痛悼念李家宝同志

黄文虎

     (李)家宝啊!你怎么遽然撒手人寰,离开我们走了!噩耗传来,我们当年的老同学、老同事,都悲痛万分!将星陨落,举校同哀!你是一位德高望重、为哈工大的发展呕心沥血、付出毕生精力的功臣,是为新中国的教育事业披肝沥胆、卓有贡献的开拓者,我们不能失去你啊!

     李家宝教授 (研究生院提供)

       回想60年前,我们从祖国各地来到哈工大,那时都还是血气方刚的青年。现在我还记得,1953年8月1日,在土木楼小礼堂,高铁副校长为你、我,还有何龙、郭鸿声、崔开成5对新人主持集体婚礼时的情景,婚礼照片如今还挂在哈工大博物馆的墙上。怎么你就离开我们,走了呢!

       我曾劝你,身体不好,到医院去看看。你很达观,说自己一身都是病,看不看都一样。你是多么坚强呀!我们痛恨病魔竟如此残酷地夺去了你的生命!

       回想你一贯为人正直不阿,原则性很强,处事严谨认真、一丝不苟,而同时你又是平易近人,对人热情体贴关心。相处间,我们都亲切地直呼你家宝,亲密无间。而下属及学生则称呼你家宝同志或家宝校长。一旦失去这样一位好领导、好同志,怎不令人痛惜!

        家宝啊!60年来,你一直是我们队伍中的领军人物,你对我们来说是亦师亦友,高风亮节无声化人呀!我有时请你对我的文稿指点,你都认真提出很好的意见。

       1950年,你受派遣从遥远的祖国西南边陲昆明,奔驰万里,来到祖国东北边陲的哈尔滨工业大学,进入研究生班向苏联专家学习。学成后你本应回云南工作。当时哈工大肩负建设成为全国理工科院校学习,苏联样板的一所重点大学的重任。经领导部门批准,把你留在哈工大工作。从此,你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哈工大,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你从进入哈工大开始,就一直参与各级的领导工作,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1950年初,你和齐毓霖受时任校长冯仲云委派,代表中方,从中长铁路局接管了机电系。

       当时哈工大的研究生班是苏联专家培养骨干教师队伍的熔炉,担任研究生班学生会主席的就是你。你在团结和带领全体研究生完成学习任务、提高思想觉悟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你参与了“八百壮士”师资队伍的建设工作,你自己就是“八百壮士”中有代表性的一员。

       新哈工大初建时期,设立了机械、电机、土木3个系。你是建系的核心力量中的一员。你1953年担任机械系助理主任,很快转为代理主任,1955年任机械系主任,领导全系师生把哈工大机械系建设成为全国一流、负有盛名的机械系。

      1959年后,你担任校教务处处长及教务长多年,全身心投入教学研究和管理工作,宵衣旰食、呕心沥血,认真贯彻“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办学方针,为哈工大强化教学秩序、提高教学质量作出了系统的贡献,其中最值得称道的是教学计划的修订工作。

       我国在新中国成立后的教育改革中,学习苏联经验,哈工大是全国的样板。大学学制5年,实际上是按注册工程师的要求培养人才,学生掌握深厚的基础理论和扎实的工程实践技能,具有广宽的视野和创新的精神及能力,大学生毕业后完全适应国家经济建设的需要。后来我国的学制改为4年,这就产生了学时分配的矛盾,而教学计划合理的修订是保证培养人才质量的关键一环。5年制的教学计划学时充裕,一些重要的基础课往往有二三百学时,有利于教学的进行;而4年制教学计划,总学时缩减,课程时数可能减到几十或百余学时。每次教学计划修订会上,都为此争吵不休。如何解决这个难题?你对此做了深刻、系统的研究,创造性地提出了高屋建瓴的“主线课程”的创新概念,对每个专业的教学计划,要首先理清哪些是“主线课程”,对每门课程要理清“主线内容”,从而引导合理地精简课程内容,保证并提高了教学质量。

       家宝啊!20世纪80年代初,我们共同领导学校建设的一段共事经历是最值得回忆的。20世纪70年代,“南迁北返”的“大折腾”使哈工大成为“文化大革命”中的“重灾户”。有的航天部领导来视察后,感慨地说:“你们哈工大简直如同德国战败后的情景,遍地瓦砾!”其时老领导李昌、高铁同志已调离哈工大,吕学坡、刘德本、刘仲甫同志又相继不幸去世,哈工大校长一职长期空缺。领导部门物色新校长也长期未能如愿,就考虑打破过去由老干部中选任校领导的惯例,决定从校内教师中选任校领导班子,这在新中国建立后尚属首次。由中组部行文:“中央同意黄文虎、李家宝、姜以宏、靖伯文任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任期四年。”《光明日报》头版通栏报导此消息,并在副标题报导4人姓名。我们4人临“歧”受命,与原老副校长张真同志一起,挑起了重任。

        校新班子4年任期内面临的首要工作是整顿哈工大“南迁北返”后的混乱局面,恢复哈工大的元气。我们把这一阶段看成是“恢复时期”,以便为哈工大今后整装阔步前进打好基础。由于4年前中央曾决定哈工大南迁重庆,改名重庆工业大学,因而北京许多领导部门心目中,误以为哈尔滨已不再存在哈尔滨工业大学了。校新班子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通过汇报、宣传等各种方式,使有关部门了解哈尔滨工业大学仍在哈尔滨。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当时是计划经济时期,学校的发展完全依靠有关领导部门的支持。为此我们做了许多工作,例如,我们请到教育部高教司司长黄辛白同志来校视察,期间由家宝陪同黄司长观光哈工大的镜泊湖休养点,实际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沿途给家宝有足够充裕的时间,详细系统向黄司长汇报说明哈工大过去的传统,以及北返后哈工大已恢复生机,正整装待发再创辉煌。家宝你做得非常好,对以后学校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李家宝教授为学生作报告 (刘森摄)     

        在4年任期内,家宝同领导班子一起,做了若干恢复哈工大生机的工作,包括:争取进入国务院15所重点建设大学之列;加入首批22所试点建设研究生院大学的行列;获得世界银行900万美元低息贷款用于更新、充实实验室先进物资设备;新建了2万多平方米宿舍楼解决教工住房紧缺问题,使讲师以上教师都喜迁新居,稳定了军心,鼓舞了士气;教育部部长蒋南翔、何东昌先后来哈工大视察,充分肯定了哈工大师生在条件困难、设备落后条件下能斗志昂扬,做出了国际水平的科研成果等等,为其后学校大发展打下了基础。     

       在4年任期内,家宝主要分管教学方面的工作,后来又担任常务副校长,统管全校日常事务,当起了全校的“大管家”,夜以继日地为学校的建设操劳。     

       多年来,家宝在繁忙的领导和管理工作的同时,还培养学生,并开展科研工作:在20世纪50年代,首先在我国介绍推广并进一步研究,改进了万能拼合夹具(现名组合夹具);1966年指导研制出电磁无心夹具并推广应用;1984年指导研制出双盘旋转式自动供料器;编有《夹具设计》一书。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后,他1985年创建校高教研究所并多年担任所长,主要开展高等教育发展战略与规划、比较高等工科教育、高等院校管理及评价方法和科技管理等方面的研究工作,成果累累,著述颇丰。他做到了既教书、又教人,经常向全校学生开讲座、作报告,讲述哈工大的优良传统,勉励学生们树立为祖国服务的意识,服务世界的胸怀。     

       家宝啊!你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你不顾身体衰弱多病,家庭负担沉重。在你房间里,从地上直堆到天花板,密密麻麻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资料,勤奋工作,日以继夜操劳,你终于操劳过度,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家宝啊!你是一位为祖国付出一切的战士!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相信,你的事业后继有人,你的思想一定会发扬光大!  

       哲人已逝,遗风犹存。展望未来,壮志必酬。万里河山,前程似锦。      

       安息吧,家宝!         

(2012年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