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21

考大学

黄永勤

  收到邮局的录取通知书,我都傻了。我最好的女朋友段丹凤在一旁一直在说“太好了,太好了”,我们从三区的邮局走到一区我们的办公室,近10分钟的路我一言不发,脑子里一片空白。

  考大学,在我们这样一个四川山沟里的军队研究所引起的轰动并不是很大,“文化大革命”前的老大学生们只是感觉春天来了,他们的孩子们还小。而我们一群“文化大革命”中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大都没有高中的学历,谈不上可以考大学的基本条件。可是我想考,我想上大学。我还记得单位推荐工农兵大学生时我的羡慕,现在不用单位决定了,自己有考的资格了我为什么不去争取?就这样我决定了要考大学。我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中学数学、物理、化学的教材,在大家关切的目光中开始了复习。我们单位像我这样的年轻人有几百人,可是准备考试的只有几个人,可能大家都觉得十分无望吧。我也不知怎么想的,正因为没有想太多,就大胆地报名了,我一共也没有看几本书,就这样就去考试了。

  考试那几天,我们几个人被单位用车送到了什邡县,住在县的招待所里。第一天上午是语文,我肯定是一般,因为我的语文就学到“文化大革命”开始,然后就是看所有我能搞到的小说,其实我也搞不到什么书。我记得我连填标点符号都有些不知所措。然后好像是考物理,我感觉考得不错。监考老师后来说,整个考场就我的物理是全部题目都做了的。

  第一天晚上睡觉很不好,我总想着好好睡,但就是睡不着。记得虽然是县城的招待所,房间与房间的隔墙也就是在编的竹子上抹上些泥巴,非常不隔音。在隔壁的呼噜声中,我渐渐地睡着了。第二天考数学,考砸了,几何证明题不知怎么搞的,就是证不出来,急死我了。但是没有办法,时间一点点流逝,我自认为最好的一门就这样考砸了。然后下午是化学,考得还满意,但毕竟从没有人给我讲过,完全是看书自学的,而且有机的部分因为没有书也放弃了,也不知做得对还是不对,考完了连个基本的估分也不会。第三天考英语,当年英语不计成绩,因为单位里组织我们学了一点,我也还考了十几分,就凭这个分我到哈工大还上了英语的快班。但是我觉得这个快班上得非常不好,因为我显然不行,所以我的英语始终让我感觉遗憾。

  高考结束了,我回单位上班。考分出来了,据我母亲和我清华大学工作的堂哥的分析好像分数不怎么理想,当然我也就这个水平,也不可能特理想。当年哈工大在四川招生,在总分不够的学生中继续挑学生,只要数理化3门平均成绩达到75分的就收。我当年100分的卷子,物理95分、化学80分、数学56分、政治60分、语文忘了,好像也是60分左右,谢天谢地,恰好达到了哈工大的录取条件。非常感谢哈工大不嫌弃我,录取了我。我成长为我国计算机的专家,第一大功就是哈工大。非常感谢我的母校——哈工大。

  记得当开始4年学习的时候,我所焕发出来的巨大精神动力,使我力求每门课都取得优秀的成绩。老师们都因为我的成绩和我小学学历的巨大差距而吃惊。但正是这个学上得不容易,哈工大录取我的偶然性,使我分外珍惜这个学习的机会。我自豪,我放暑假去清华也骄傲地带着我们哈工大的校徽。

  在哈工大度过了4年,虽然大家都在忙着学习,但是我还是记得我们少有的太阳岛之行,记得毕业前我们两个班在一起的联欢会,记得我们女生唱“再过20年我们再相会……老头老太……”30年过去了,我们再相会,我们还是没有觉得自己是一群老头老太,我们还是觉得我们有活力有激情,我们还是要再创造这样的相会,祝愿我们的明天更加美好。

            (选自《计算机专业7843-1、2班毕业30年聚会纪念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