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2

青春的梦想在雪域绽放

——记 “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刘佳
木 叶


  刘佳,女,汉族,中共党员,1984年生于贵州省金沙县,2002年以全县第二名的优异成绩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在校期间,她曾担任航天学院学生会学习生活部副部长,哈工大校团委书记助理、哈工大研究生院研工部助管等职务。2006年8月至2007年7月,她作为第八届中国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研究生支教团哈工大西藏服务队成员,在西藏拉萨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支教一年。现为哈尔滨工业大学航天学院电子与信息技术研究院硕士研究生。
  在研一期间,刘佳的平均成绩为87.43分。自立自强的她,获得2007年度“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的荣誉称号,是哈工大首位获此殊荣的学子。2008年,刘佳以自身优异的表现又获得哈工大“十佳英才——自强之星”称号。


自立自强,天道酬勤求学路

  刘佳,个子小小的她,活泼热情,总是带着阳光般的笑脸,似乎有使不完的精力。但很少有人知道,在阳光灿烂的笑容后面隐藏了多少生活的辛酸。1984年,她出生于贵州省金沙县一个偏远小镇上。一家6口人靠着仅有的1亩4分地生活,妈妈长年患病,日子过得十分清苦。但正是这清贫朴实的生活,造就了她勤劳朴实、坚忍不拔、不怕吃苦而又积极乐观的性格。
  作为家里的第三个孩子,在父母眼中,她是一个懂事的好女儿;在姐姐心中,她是一个善良的好妹妹;在弟弟眼中,她是学习的好榜样。从上小学起,她就主动承担起家里的大小活,从洗菜烧饭到收拾家居,再到下田插秧挥刀割稻,她都是一把好手。
  “只有考上大学才能改变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原因这么多年来一直激励着小刘佳。学习成了她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即使是农忙时候,也从没有耽误过。刘佳的成绩一直在年级名列前茅。1999年,她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县城一中。正当她满怀信心,准备迎战高考的时候,母亲生了重病,永远离开了她。为了不辜负妈妈的期望,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刘佳擦干泪水,更加勤奋学习。2002年8月,她又以全县第二的成绩考上了哈尔滨工业大学。
  2002年9月,刘佳攥着乡亲们七拼八凑的钱买来的车票,揣着少量的生活费和一张西部开发助学工程的资助证明,独自踏上了求学之路。
  离家千里之外的大都市哈尔滨的繁华让刘佳为之眩目,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和陌生。看着同学们新奇的手机和他们身上漂亮的服装,听着他们讲述那些自己从没听说过的新鲜事,还来不及思量这些反差的时候,更现实的生活问题摆在了刘佳的面前。一贫如洗的家里不能再给她更多的支持了,如何填饱肚子,成了刘佳面临的首要问题。
  于是刘佳开始利用一切机会拼命打工赚钱。最多的时候她一天要做8个小时家教。“周末,我一大早起来坐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赶到红旗家具城附近去做家教,上午的家教结束之后,还要赶忙去亚麻厂附近做第二份家教。为了节省时间,中午在公交车上啃个馒头就算是午饭了。虽然这样的生活很苦很累,但是我靠自己的努力养活了自己,不用家人再替我操心了。”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一直是刘佳的座右铭。从离家上大学起,刘佳就再也没有向家里开口要过一分钱。她总是在忙碌的学习中挤出时间,在学校勤工助学,出去做家教,做兼职翻译,艰难赚取生活费。在最困难的一段时间,由于父亲身体不好,弟弟上学急需用钱,她每周做三份家教,一份兼职翻译,同时还任航天学院学生会学习生活部副部长,学生会的工作一项也没有落下。
  “对自己吝啬,对别人慷慨”,这是同学们对刘佳的评价。自己舍不得花钱,看见身边同学有困难的时候,刘佳总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帮助。校园里每次有募捐活动,她总会送上自己的一份心意;第一届支教团的王建同学生病,刘佳和队友们慷慨解囊表达对王建的关心;大学期间,刘佳隔壁寝室的一位同学生病住院一星期,她组织班上的同学每天到医院看望,轮流给同学打饭,在医院陪护,照顾同学无微不至……
  勤工助学和学生会的工作占去了她周末和晚上的大部分时间,为了保证学习时间,只能挤出晚上睡觉的时间来学习了。每天晚上,她总是在室友们都入睡后,一个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宿舍楼的自习室里看书复习,常常一看就到一两点。
付出总会有收获。在大学四年里,刘佳认真学习每一门课程,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大学期间共获二等国家奖学金一次,二等人民奖学金一次,三等人民奖学金三次,三等傲雪奖学金一次,获得“优秀团员”、“优秀团干”、“优秀学生干部”等荣誉称号,2006年,被评为国防科工委优秀毕业生及哈尔滨工业大学优秀毕业生。



奔赴雪域,直面苦境不畏艰

  临近毕业,读研还是工作,是多数同学觉得难以抉择的问题,但刘佳却从未有过这样的困惑。四年间,她一心想着的都是尽快工作,挣钱补贴家用。直到她看到团中央关于“中国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研究生支教团”的招募公告,海报上那些孩子渴求知识的眼神深深触动了她。
  她知道,这是一个机会,自己可以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选择西部,选择支教,因为我从那里来,因为那里需要我。回想起自己走过的路,曾经我和他们一样,只是我比他们更幸运,得到了西部开发助学工程的资助,圆了大学梦。”2005年10月,刘佳毅然报名参加哈工大第四届研究生支教团,首选的服务地是西藏。
  经过院系初选推荐、英语口语测试、身体检查、校领导面试等多个考核环节,刘佳最终成为了第四届支教团的一员。直到此时,她还没跟家里提过自己要去支教的事情,她怕家里反对。
  当接到支教团最后录取的通知时,刘佳知道,再也不能回避了,自己必须向家里解释清楚。姐姐心软,舍不得她去西藏吃苦,哭着不让她去,刘佳在电话中跟姐姐解释了很久,姐姐好不容易才含泪答应了;爸爸不是一个感情外露的人,跟他说了支教的想法后,刘佳分明感觉到电话那头爸爸内心的犹豫与不舍。漫长的沉默过后,爸爸只说:“你想好了?想好了就去吧!我支持。”那一刻,刘佳的眼泪刷地就流了下来。
  在同济大学接受了一周的培训之后,2006年8月25日,刘佳和队友登上了飞向拉萨的航班。
拉萨高等师范专科学校是西藏自治区师范类的重点院校,但其教学管理却遵循中学的模式,那里的学生知识水平也只能达到初中的程度。由于学校毕业生由政府统一分配,压力的缺失使他们整天无所事事,白天逃课在街上闲逛,晚上则溜出校门通宵上网。而且学校在教学及师资方面存在很大不足。全校普师班和大专班共有29个班级,英语课是必修的。但全校近200个老师只有6个是英语专业毕业的。师校几乎所有老师都教过英语,数学老师过,音乐老师也教过。由于英语老师严重缺乏,刘佳被分配到英语教研室,任大专班英语教师,同时在师校团委开展相关工作。
  拉萨平均海拔约为3700米,平均氧含量是内地的50%到60%,在西藏平地走路都不能用快节奏,走100米就像在内地走1000米,爬楼就更考验人,上一层楼比在内地爬3层还累。刘佳所教的班级都在教学楼4层,也就是顶层,每天上课必须提前十分钟走到教室门口,喘好气再进教室。刚开始站在课堂上的时候,常常讲了十几分钟就得停下来大口喘气,刘佳他们的经典台词是:“同学们先自己看看书,老师喘口气再讲……”
  在西藏,稍微走快一点就呼吸困难,恶劣的自然条件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但雪域高原的艰苦并没有让这个小个子女孩低头,相反,她凭借自己顽强拼搏的精神,付出了外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征服了调皮的学生、恶劣的环境。许多年以后,每每想到当初要离开西藏时,望着孩子们依依不舍的表情,以及他们滑落的眼泪,刘佳知道,自己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全力以赴,做学生的引路人

  上半年,刘佳教088、089两个普师班以及07级大专汉7数7高班的英语。这3个班以汉族学生居多,和学生沟通相对比较容易。下半年,由于英语教研室4名江苏籍支教老师服务期满回内地,刘佳他们的教学任务也更重了。按教务科的安排,刘佳带大专班的英语课程:07级数7汉7高班,08美术专业班和09汉语专业班。还是3个班级,却是3个年级3个进度,虽然每周课时和上半年一样,但备课量比以前翻了一番。
  然而刘佳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她认真地向有经验的当地老师请教,学习适应当地教育现状的教学方法,积极参与教研室的讨论和听课活动,虚心请同事对她的课堂教学提意见,得到了许多中肯的建议;此外,她也经常和一起支教的其他志愿者交流教学经验,谈论教学工作方面的话题,从中获得了许多宝贵的教学经验。
  在教学中,刘佳配合教室里已有的多媒体设备,准备了丰富的幻灯片课件,用直观的图像吸引学生兴趣。针对学生缺少练习的情况,自己从参考书或者互联网上寻找相关的习题,印发给学生,通过做题,加强他们对知识点的理解。在学生的眼中,课堂上的刘佳老师是一个严厉的好老师,课下的她是一个亲切的大姐姐,班上的孩子亲热地叫她“小刘老师”、“佳佳老师”。
  学生英语基础普遍比较差,很多从初中考上来的学生以前甚至没有学过英语。每次考试,能及格的也就10来个,学生补考的及格线定在30分。教学进度也比较慢,一般一个学期只上4到6个单元,一本书12个单元要2个学期甚至3个学期才能上完。但学校通常会在初中英语第一册还没有结束的时候把教材换成初二的,初二的还没上完又换初三的,甚至在同一个年级的班级也会有几种不同的进度。
  为了培养学生对英语的学习兴趣,在讲课文内容时,刘佳尽量把复杂的语法简单化,并用生活中经常出现的场景来举例。充分利用教室里的多媒体,制作漂亮的PPT给他们视觉上的冲击,还在晚上给他们播放英文电影,《南极大冒险》、《哈利波特》系列影片受到了同学们的热烈欢迎。
  在培养兴趣的同时,刘佳也采取了强制措施,要求同学们记单词背语法,打好基本功。鼓励学生在课堂上多提问题,鼓励他们开口说英语。王占禄,汉7班一个腼腆的高个子男生,站起来脸红着怎么也不肯读。“没事,不会的单词老师先教你。加油,老师相信你!”在刘佳的鼓励下他终于开了口,一个单词一个单词,读得磕磕巴巴,但坚持读完了一段,教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刘佳看到他坐下后在抹眼眶。
  刘佳的学生们,他们从最开始的躲躲闪闪怕老师提问,到自己踊跃站起来答题。格桑平措和古鲁措姆,每次有练习他们总是争着到黑板上做,基础不错的课代表白姆自告奋勇站到前面给大家讲习题,用藏语给同学们解释英语语法。
  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刘佳收到好多学生写给她的纸条:“老师,谢谢您,现在我对英语学习有信心了”;“老师,虽然我的英语成绩还不是很好,但我会努力学习的……”
  支教回来后,刘佳收到09汉专班格桑平措的短信,“老师,我的英语第一次考及格了,而且是我们班的第一名!老师,我们班大部分同学都考及格了。”而在这之前,每次期末考试每个班四分之三以上的人是要补考的。
  教师节的时候,刘佳又收到07大专班的孩子发来的信息:“老师,您好吗?我们现在也到乡下了,条件有点苦,但是都习惯了,都上了两周的课了。老师,我们挺想你的,自己站在讲台上的时候,总想起您教我们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