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61

李昌与“一二.九”运动

 

 

——献给“一二.九”运动70周年

陈一鹤

  

  1935129日,在北京爆发了一场规模宏大的学生爱国群众运动。这就是我党领导的、伟大的一二·运动。今年恰好是它的70周年。

  193512月,日寇铁蹄已肆意蹂躏东北,并虎视华北。在山河破碎、中华民族危急的历史关头,北京学生在中国共产党的直接领导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爱国救亡运动。李昌当时是清华大学的学生。在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的悲愤呐喊中,他与清华及北京其他高等学校很多的热血青年一样,在党的领导下觉醒、奋起,走上街头游行示威,南下扩大宣传,发动广大群众,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的行列之中,走上了与工农相结合的革命道路。李昌校长是一二·运动中成立的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的全国总队长兼党团书记,被誉为铁鹰队长

  一二·运动为抗日战争造就了一大批优秀干部,也为新中国造就了一大批优秀干部。远的不说,我们哈工大校领导中就有李昌校长、高铁校长、吴立人副校长等等;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有杨易辰、任仲夷以及哈军工的刘居英将军和其他高校的校长等等。而在全国一二·干部就更多了:有当过政治局常委的姚依林,其他担任过副总理、部长、副部长、各省市的书记、省长也举不胜举。

  我在一份资料中看到,人们对一二·运动的学生领袖都有很高的评价。我把它抄在下面。从中可以看到,他们确实是当时中国的一群非常优秀的人才:

  千家驹在他的回忆录《七十年的经历》中就说过,一二·运动之后,蒋梦麟清华当时的校长虽然开除了一些学生,但暗中又给那些人送了一些钱,好多人就是拿了那笔钱去留学的。还有参加一二·运动的一些学生,最后是去了西南联大,并出国留学。而一二·的领导人物,如黄敬、蒋南翔、姚依林、杨述、李昌和韦君宜他们是不可能再有留学的经历了,但他们确实是很优秀的一批人。著名作家韦君宜在《思痛录》中就说过,20世纪80年代初,一些当年留学美国成了科学家的人都说:我是一二·那时候的学生。说老实话,我当时在学校只是一个中等的学生,真正出色的、聪明能干、崭露头角的,是那些当时参加运动投奔了革命的同学。如果他们不干革命而来这里学习,那成就不知要比我这类人高多少倍。

  李昌担任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副院长的时候,有一次,我与张连芳哈工大校友,他担任过中国驻日使馆二秘去他的办公室看他,恰逢他与钱三强副院长商讨问题。过后钱三强对我们说,“‘一二·运动时李昌就领导我,现在我又在他的领导下工作 “一二·运动时,他们都是清华大学物理系的高才生,钱比李高两级。他们的恩师、系主任吴有训,是著名的物理学家,物理学上的吴有训效应,就是因他发现而得名。

  我是1956年来到哈尔滨工业大学工作的。在哈工大,每年一二·运动都有纪念活动。一般情况下,李昌校长在这期间都要给全校教职工和学生作报告,讲一二·运动的历史、讲革命传统、讲当前的形势和任务、讲大学生中间存在着的各种思想认识问题并给予解答、讲学校中的现实问题和解决办法。全校师生集中在大礼堂、各个阶梯教室和办公室这里都有喇叭,听得清楚听报告。李昌校长作报告都是经过精心准备的。所以他的报告生动感人、内容丰富,大家都非常愿意听。听了他的报告以后,一般都是反应强烈,大家感到深受教育。当然,也不是每年都由他来作报告,有时也请别人。例如,有一年哈工大就请了黑龙江省委副书记杨易辰到学校作报告。记得那次报告一开始,他就说,今天是一二·运动的纪念日,你们请我来作报告,其实这个报告应当由你们的校长来作,当年在一二·运动中,我是你们校长李昌麾下的一员小将,在他的领导下搞群众运动、游行示威、南下扩大宣传……杨易辰的报告生动、风趣,引起了学生们的鼓掌和欢笑。有时候哈尔滨团市委会也会请李昌校长到青年宫,给全市的大学生代表作报告。其中一次在青年宫的报告会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

  T11

图为李昌校长(左二)、陈一鹤等人在北京香山留影(陈一鹤提供)

  当时哈尔滨有十几所高等学校。青年宫的会场里,分区域坐着各个学校的学生代表,很明显地看得出,哈工大的学生队伍最为朴素。上世纪60年代,正好是李长春、王兆国、李继耐等人在校学习的时期。哈工大良好的政治氛围、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风气、艰苦朴素的作风造就了国家的新一代栋梁之材

  1958年学校让我当李昌校长的秘书。由于经常接触,他在一二·运动中的一些故事,逐渐地进入了我的脑海。这些故事,令我十分感动,我很想推动他把这一切写出来。恰好这一年中国青年出版社的一位编辑方蔚同志来找李校长,约他写有关一二·运动的回忆文章,李昌答应了,但是,因为工作太忙,一直没有动笔。这期间方蔚同志与我经常联系,在方蔚同志的多次催促下,19618月,李昌校长在参加完国防科委召开的校长会议后,留在北京,赶写这篇回忆录。

  北京的夏天非常炎热。那时还没有空调,招待所也没有给客房里配备电扇。热得实在受不了,李昌校长就和我一起把床上的床单等物都沾上水,挂在屋里,以求降低一些室内温度。在这种环境下,住了几天之后,国防科委的领导同志发现了。一天,国防科委八局局长庞展同志来看李昌校长,并告诉他第二天国防科委的秘书长路扬少将约他到香山去散散心,休息休息。就这样,李昌校长在国防科委的秘书长和八局局长的陪同下,与在京办事的上海交大的余副校长一起游览了香山。本文所附的照片就是当时在香山拍摄的。当时大家走累了,坐在窗前休息,我把照相机放在院子中央的花坛上,当我调整好自拍按钮后,李昌校长和庞展局长等人往两边一闪,就把中间的位置留给了我。在这些人中间,我最年轻,也最小,却端坐在他们的中间这张照片可以证明,当时人们之间是没有太多的条条框框的。这些照片我一直珍藏着。

  李昌校长在这次写回忆录的期间,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住在这个招待所里的还有一位特别的客人,他就是越南的国防部长武元甲。他当时在北京休假,没有穿军装。武元甲还是会中文的,不过长年不用比较生疏。而他的随员都不会中文。一天国防科委八局的一个军官来招待所找李昌校长,请他将学校的表报汇总学生人数的表格带回学校去。他不认识李昌校长,更不认识我。他看见一个开着门的房间里坐着一位大干部形象的人,就以为是李昌校长,进去告诉他这是给你们学校的表报,请带回学校,填好后报给国防科委八局。武元甲一看表格,慌了神:怎么让我报告有几个一年级、几个二年级、几个三年级、几个四年级、几个五年级的孩子,还要填表。你们中国搞什么名堂于是找到了国防部外事局。国防部外事局通过招待所的负责人把表格拿给我,这才解开这个迷团。我也才知道那个人是武元甲。八局的这位同志真是开了一个国际大玩笑

  李昌校长记忆力特别好,整个写作过程中,极少参照别的资料,差不多是一气呵成。有时中国青年出版社的方蔚同志来招待所看看,也插不上手,我也插不上手,完全是他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写出的,没有任何人代劳。

  1962年以后,社会上对革命回忆录有些反映,说某些回忆录是作者为自己树碑立传。李昌校长很警觉,一次到北京出差,李昌特别让我到中国青年出版社找方蔚同志,了解反映。方蔚同志告诉我,他们得到的反映都是正面的。认为李昌同志的回忆录全面客观地反映了一二·运动的真实情况,并没有突出自己。事实也确实是这样,李昌校长在回忆录里对于一二·运动的活跃分子提到了几十个人。每个人当时担任什么工作,起到什么作用,都有清楚的说明。许多人的名字后面还加上了他们参加革命后的名字,使人一目了然。

  就在这一年,李昌校长突然收到由内蒙古寄来的一封信,是内蒙古某市的市委书记高锦明写来的。原来他就是李昌校长在回忆录中提到的敖百风,是一二·运动的学生领导人之一。李昌校长非常兴奋,当即给他回了信,信中说:一二·运动之后,一直没有听到你的消息,原来你隐姓埋名,躲到内蒙古去了其实李昌校长当时也不叫李昌,他原名雷骏随,参加革命后,与方方面面打交道太多,他的湖南口音较重,人们听不清字,往往以为他姓李,他就顺势把名字改成李昌。木子李,双日昌,又好记,又容易听清楚。李昌校长后来与高锦明常有书信往来,并且在北京还有一次会面,相互交流了参加革命后的各自经历。高锦明说,他读过很多有关一二·运动的回忆录,李昌写的最全面、最客观

  毛主席1939年在延安各界纪念一二·运动4周年大会上曾经说过:红军经过了万里长征,在193510月到达陕北吴起镇。当时敌人还在进攻我们,那年的11月下旬,在富县我们还打了3个胜仗。在祝捷声中,在1210日,一听到北京一二·运动的消息,我们心里好不欢喜红军同志完成了这么伟大的长征,学生同志在北平发动了这样伟大的救亡运动,两者都是为解放民族和解放人民而斗争,其直接意义都是推动抗日战争。所以,一二·运动在历史上讲,是抗日战争准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他还说:至于一二·运动,它是伟大抗日战争的准备,这同五四运动是第一次大革命的准备一样。一二·推动了七七抗战,准备了七七抗战。

  70年后的今天,我们重温毛主席这段讲话时,更加激起了对于一二·运动的先辈们的敬仰之情我们祝李昌校长等革命前辈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