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31

在梦想和精神的旗帜下

——记哈工大“快舟一号”卫星研制团队

作者:吉星

  2013年9月25日12时37分32秒,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在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响起。“快舟”小型运载火箭成功将我校研制的第三颗小卫星“快舟一号”发射升空。在浩瀚的苍穹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后,卫星顺利进入预定轨道,并与在太空遨游了5年依然顺利运行的我校“试验三号”卫星形成“双星拱月”之势。

71

“快舟一号”卫星研制团队(吉星 摄)

  哈工大小卫星又一次吸引了世人的目光。从2004年“试验一号”卫星到2008年的“试验三号”卫星,再到现在的“快舟一号”卫星,作为被国家认可研制卫星的高校,这已经是哈工大自主研制的小卫星第三度闪耀在璀璨的星空。一飞冲天的壮举,也将哈工大人的眼光和脚步延伸至更高更远的地方。
  成功的背后,是小卫星研制团队十几年如一日的坚持不懈和竭诚奉献。一切为了国家的需要,一切为了哈工大的航天梦。意气风发的小卫星研制人员时刻牢记责任与使命,凭借无与伦比的向心力协作攻关、开拓创新,一次又一次以哈工大的名义将梦想放飞,将哈工大精神发扬光大。

在创新中抱紧梦想和精神

  威尔逊曾说,人类因梦想而伟大,所有的成功者都是大梦想家:在冬夜的火堆旁,在阴天的雨雾中,梦想着未来。的确,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梦想。无论是小小的心愿,还是宏伟的蓝图,梦想让我们与众不同,让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能够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当今时代,是中国航天事业飞速发展的黄金时代——神舟系列飞船顺利收获了炎黄子孙的飞天梦想,嫦娥系列卫星也正在实现着华夏儿女的探月神话。
  现代微小卫星是高新技术集成的产物,和大卫星相比,具有更快速、高效和可靠的特性。发展试验卫星,是探索和推动航天技术和航天装备跨越式发展的最好方法之一,有利于推进航天领域自主创新和新技术成果转化。因此,发展微小卫星事业,不仅仅是哈工大人的梦想,更是国家的战略需求。
  “高校研制小卫星,创新永远是第一位的。这是国家对我们的定位,也是我们自己对自己的定位。”航天学院院长曹喜滨是“试验一号”和“试验三号”卫星的总设计师,是“快舟”概念的提出者之一,担任“快舟”项目任务总师、“快舟”工程副总师。在他看来,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这么多年来,哈工大小卫星团队从来没有在某个阶段停滞不前,反而是借助学校的协同创新平台,“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际学术前沿”,在发展中谋求发展,在创新中继续寻梦。
  东风路是东风航天城的主干道,道旁的路灯是火箭模型样式的,灯上大多写有鼓舞人心、纪律严明的宣传标语。其中有一条引人注目——“要有再次走进大漠的精气神”。
  再次走进大漠的精气神——这说的不就是哈工大试验队吗?2008年11月5日,由哈工大抓总研制的技术试验小卫星“试验三号”卫星在“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的托举下从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一飞冲天,直刺苍穹。时隔5年,哈工大试验队再次走进大漠,又让“快舟一号”卫星闪耀在深邃而璀璨的星空,创下国内高校三度研发小卫星、三战三捷的记录。
  毛泽东说过:“人是要有点精神的。”的确,精神是信仰的升华,精神是力量的源泉,精神是人之为人的关键,精神是一个集体的图腾。那哈工大小卫星精神究竟是什么呢?
  2013年9月14日,中秋佳节前夕,校党委书记王树权专程赶到东风航天城慰问试验队时表示:“小卫星是学校的一件大事,是我们航天背景高校的显性标志成果,为学校争了光。你们秉承‘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训,坚持创新,勇于实践,将哈工大精神展现得淋漓尽致。我代表学校感谢你们这支党性坚强、作风过硬的团队,也希望你们能继续充满自信,一鼓作气拿下这次任务。”

73

“快舟一号”卫星总设计师徐国栋在研制现场(吉星 摄)

  2008年12月12日,在“试验三号”卫星研制发射圆满成功表彰大会上,校长王树国曾经说:“哈工大是一个团结的集体,卫星所是哈工大的一个缩影,卫星所展现出的精神是哈工大精神的集中体现。卫星所成员在荣誉面前互相谦让,在工作面前奋勇向前,为了国家任务抛家舍业,为了试验成功废寝忘食,他们对国家的忠诚、对社会的责任、对事业的执着,使哈工大精神得以发扬光大。”
  回顾小卫星的研制过程,充满了艰辛与挑战。在载人航天工程启动前期论证阶段,学校通过对国外卫星发展的趋势进行深入了解和分析,认识到发展小卫星是我国国防与国民经济发展的急需,而大学研制小卫星更符合成本低、研制时间短、科学价值高、人才培养效益大的特点,因此在世界范围内备受推崇。通过深入思考和精心组织,哈工大凭借强大的科研实力和充分的准备在1997年10月从国内众多单位参与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试验一号”卫星研制工作正式启动。从此,小卫星团队一路走来的光辉岁月,每一步都镌刻了沉甸甸的责任,生动地诠释了哈工大精神中“铭记责任,竭诚奉献的爱国精神”。
  在长期的实践教学和科研活动中,哈工大人培养了秉承求真务实、崇尚科学的求是精神,并让“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训日益深入人心。“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这是周总理给航天部门定的16字方针。高校做航天工程,标准并不降低,都得严格按照航天规范来做。从“试验一号”卫星到现在的“快舟一号”卫星,我校小卫星团队坚持16字方针,实现了“不带问题转入下一程序,不带问题转场,不带隐患上天”的目标,使试验任务全过程的质量管理一直处于受控状态。
  卫星所的成员们表示,当年“试验一号”卫星进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后,试验队一丝不苟地按照流程严格执行,把工作具体到每个岗位,责任落实到每个人头,检查细化到每个环节,使全部工作紧张有序地进行,并最终实现了设备零故障、操作零差错和指挥零失误。如今“快舟一号”卫星进入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后也是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做到了零故障、零差错、零失误。
  卫星研制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精良的科技队伍、强有力的组织管理和雄厚的物质基础,必须依靠全体人员的共同努力才能实现,只有发挥整个团队的聪明才智才能顺利完成。在哈工大,卫星所被誉为一支甘于奉献、团结协作、积极向上的团队。“有曹老师这个绝对核心在,大家心往一块儿聚,劲儿往一处使,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卫星所的老师们如是说。对此,曹喜滨表示,哈工大有团结一致干大事的魄力和大力协同的精神。我们的工作缺了哪一个人都不行,团队力量是成功的核心,这个团队最大的优势是有协作攻关的团结精神。
  哈工大人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使哈工大充满创新活力,在不断为现代化建设做出贡献的过程中,铸就了哈工大自强不息、开拓创新的奋进精神。卫星技术研究所从最初就一直致力于科技创新,坚持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际学术前沿。从“试验一号”卫星到“快舟一号”卫星,哈工大带动了小卫星领域的基础研究和科技创新,洞悉了国际上微小卫星前沿技术的所在,把握了微小卫星的发展趋势和需求,在此基础上提出新方向,开发新技术,并取得重大进展。学校的努力得到国家认可。“试验一号”和“试验三号”卫星分别成功入选2004年度和2012年度“中国高等学校十大科技进展”。

74

孙宪仁、叶水驰、林晓辉在讨论问题(吉星 摄)

  爱因斯坦曾经说,真正的快乐是对生活的乐观、对工作的愉快、对事业的兴奋。哈工大小卫星团队成员就是这样,他们有梦想、有精神、有朝气,虽然因为竭尽全力工作而无法兼顾家庭,却依然热爱生活,享受着小卫星事业带来的快乐。参加“试验三号”卫星研制的拼命“三”郎——邢雷、李冬柏、陈健尤其对此深有体会。经过两颗小卫星任务的打磨,他们都已经成熟起来,并且依然带着自强不息的奋进精神。喜欢佩戴毛主席像章的邢雷豁达乐观,深信“我们的目标一定能达到”;踏实稳重的李冬柏志存高远,想用一生来干一番事业,心怀梦想的陈健也表示:“小卫星工作虽然有着诸多挑战,但我对未来充满期待。”

作风过硬的卫星研制团队

  哈工大小卫星相继闪耀星空,充分显示了学校蕴藏的创新能力与多学科综合交叉的优势,以及积极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为国家航天事业做出重要贡献的决心和能力。然而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哈工大能够成功?
  哈工大小卫星的成功,跟校内外相关单位的大力协同密不可分。学校作为坚强的后盾,为小卫星的研制提供了强大的支持;各单位、各部门的密切配合,为小卫星的成功提供了有力的保障。而小卫星团队本身又是一支作风过硬、能打硬仗、善打硬仗的队伍,这支队伍就像居里夫人一句名言所说的那样——我们最高的原则是无论对任何困难都绝不屈服。经过3轮小卫星的研制之后,团队成员彼此之间都已经很熟悉、很默契,团队处于一个稳定上升的状态,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一种团队文化,这种团队文化使进入团队的新成员能够很快融入角色,统一思想和行动,保证试验任务的圆满完成。
  曾担任“试验一号”和“试验三号”卫星总师的曹喜滨教授被大家称之为卫星所的“主心骨”。曹喜滨说,卫星所最大的优势是团队诚实、敬业、踏实的作风品质。除承担“快舟”任务外,还承担多项重大科研工作和学科建设工作,任务十分繁重。但大家勇于担当,任劳任怨,每个人都把自己融入团队当中,在自己的岗位上付出了很多。声称“对别人要求很严”的曹喜滨其实对自己要求更严。“从第一颗小卫星到现在,曹老师付出的心血最大,起了最关键的作用。”徐国栋教授说。
  由于“特别能攻关”“特别有办法”,徐国栋被大家誉为神机妙算的“智多星”。身为“快舟一号”卫星总设计师,他尽职尽责。团队里的年轻人多,徐国栋“对年轻人好”在卫星所是出了名的。“快舟一号”卫星模拟飞行测试期间,卫星需要连续不断电工作,为此年轻人们轮流值夜班守护,而徐国栋每天早上4点半前就来换班了。当别人劝他不用那么早就过来时,徐国栋却笑着说:“人家年轻人都干一宿了,我早点过来也是应该的。”
  和徐国栋同年的孔宪仁也是卫星所里一头勤勤恳恳的“老黄牛”。这次任务,他不仅继续负责热控系统和总装,还担任了副总指挥。华发渐生的他身上担子更重了,却依然身先士卒,无论是卫星卸车,还是测试装配,抑或是协调进度,都少不了他忙碌的身影。“我们都还那样,也没啥事,多跟年轻人聊聊吧。现在年轻人挑起担子了。他们付出的多,面临的压力大,也更辛苦,更不容易。”面对采访,孔宪仁把年轻人推了出来。而团队成员却说,孔老师其实很不容易,今年5月父亲过世,他匆匆赶回老家,来不及过多逗留就又马上重返出差地了。
  “我做小卫星,完全是兴趣使然,从小就喜欢。”负责电源系统和结构与机构系统的林晓辉教授表示,航天是自己的梦想,能有机会从事这项事业,感觉很幸福。直到现在,他还挤出时间如饥似渴地阅读国内外各种航天资料,不断地给自己充电。如今,担任“快舟一号”卫星副总师的他还在为本科生讲授“航天器总体设计”这门课。因为林晓辉知识渊博,涉猎广泛,所以授课内容非常丰富,光PPT课件就做了1 000页,涉及航天史、哈工大小卫星以及他以前讲授过的“航天器姿态动力学”,深受广大同学喜爱。
  负责姿态轨道控制系统和推进系统的耿云海教授是小卫星团队里“最年轻的元老”,1995年博士毕业后留校,1998年正式加入卫星所工作至今。同事们对他的评价是“很聪明,做事情很稳,不容易出错”。
  耿云海对学生就像对工作一样认真负责,只要在学校,他都会坚持每周去参加学生的学术讨论会。除了讲授专业课,耿云海还走到学生们身边,以讲座的形式为大家讲解航天器的相关知识、哈工大小卫星的研制背景和取得的技术成果,结合自身经历与有志于航天事业的学子们谈心。
  “质量是水,成功是舟。”主抓质量的叶水驰教授表示,卫星所恪守学校提出的质量管理要求和具体的控制措施,积极开展质量“双想”(故障回想和故障预想)活动,针对产品研制过程中发生的问题和现象的处理情况,回想可能存在的隐患和处理措施未落实的情况;对将要展开的工作和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预想,以尽早发现问题,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予以解决。
  负责综合电子系统的邢雷工作尽心尽力、认真周到。试验队队长、原副校长李绍滨说“邢雷做事很细心”。
  徐国栋也不无称赞地说:“邢雷也是老航天了。”“试验三号”卫星成功后,邢雷负责卫星的在轨维护和测试管理等工作。叶水驰夸赞他几乎是除了总师以外对“试验三号”卫星最熟悉的人了。邢雷是个热心人,同事朋友需要帮助时,他都会默不作声伸出援手。
  负责姿态轨道控制系统的李冬柏被曹喜滨称之为“未来的总师”。上颗星的时候,李冬柏10月2日刚举办完婚礼,10月3日就奔赴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承担起自己的工作。有了孩子后没时间照顾,妻子是中学班主任,工作也非常忙。为了给他们看孩子,父母专门从老家来到哈尔滨,家里有事他也无法回去帮忙。“亏欠家人太多了,我非常愧疚。”李冬柏有些感伤,但他又说,不光是我自己,所里的人都这样。
  陈健也是这样。为了上颗星,他错过了儿子的出生,也错过了儿子的满月。如今,他又错过了儿子的成长。虽然家人理解,但陈健心里总是过意不去:“媳妇生孩子我没回家。说实话,我欠我媳妇一辈子。”这次任务,他依然负责软件系统。他说,我希望我们卫星所是有朝气、有梦想的形象,而不是苦大仇深的形象。我们的工作有苦有乐。对我们每个人讲,如果每个人没有体会到乐趣,做下来还有什么意思?拿我来说,卫星中心计算机软件就是我的梦想,我会做得更好。
  董立珉2006年读硕士期间也参与到了“试验三号”卫星任务中,2008年读博期间留校,负责“快舟一号”卫星的测控和数传系统。在集中写毕业论文那段时间,为了不耽误工作,董立珉整整半年没有在夜里一点前睡过觉。“刚开始有两种感觉,一个是操心,这是工作方面的;一个是疲惫,这是学业方面的。到后来渐渐习惯了,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凭着顽强的毅力,董立珉不仅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还于2012年顺利毕业,拿到博士学位。
  “前期不可能没有问题,不出问题肯定是你没有测出问题来。”负责测试系统的李化义表示,自己的压力主要在任务前期。该发现的迟早会发现的,就像曹老师常说的那句话“有病早治”,所有问题能在前期暴露是最好的。所以必须在进场之前将各个分系统可能出现的问题都测试出来,完全搞清楚,尽快解决掉。由于表现出色,到发射场后,李化义被委任为指挥大厅卫星测试指挥,负责“快舟一号”卫星在发射场的测试工作和发射过程中飞行器指令下达等任务。
  负责总体电路系统的陈雪芹虽是试验队里唯一一名女性,但工作量却并没因此而减少,照样是该出差出差,该加班加班。“我非常感谢我可亲可爱的同事们。在我生孩子期间,他们帮我分担了大部分工作。”2012年陈雪芹当了母亲。“除了工作,我最惦念的就是孩子了。”平时在哈尔滨,下班一回家,陈雪芹就赶紧陪着孩子玩。因为丈夫王峰也在卫星所工作,也是非常忙,这次她到基地来,孩子没人照顾,就送到了四川外婆家。据说,小家伙现在已经开始讲四川话了。
  和李化义、陈雪芹一样,李晖也是2008年留校工作。同别人相比,李晖的工作岗位略有不同,却又不可或缺。他主要负责的是“快舟一号”卫星任务的协调调度,平时执行实施卫星所里的工作安排以及管理、保密等相关事宜。“李晖很辛苦,也很不容易。需要司机的时候他就是司机,谁家有什么大事小情,他都会站出来帮忙。”李化义说,李晖热心肠,所里谁家有些什么红白事儿,他都忙前忙后张罗;所里每个人的小孩生日他几乎都记得,并第一时间送上礼物和祝福。
  刘源协助孔宪仁负责卫星环境试验,协助林晓辉负责结构与机构系统。“2010年12月,报到第一天,孔老师找我谈话说,现在任务比较重,没时间让你学习和适应。”刘源表示,直接上手还是觉得压力很大,许多之前没有接触过的都得现学现做。“接送孩子去幼儿园、装修房子、搬家这些事都是我爱人一个人张罗。”刘源说,卫星所年轻人都是这样,也都没有辜负家人的付出。在工作适应后,他挤出时间,结合自己的理论研究成果,不仅累计发表了10余篇SCI/EI文章,还获得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
  嫦娥奔月、万户飞天,是中华民族久远的美好梦想。如今,中华民族千年的飞天梦想已经慢慢变为现实。在中国航天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历程中,一代代哈工大人也为之贡献了自己的大量精力和心血。和浩渺的宇宙星空比起来,一个学校、一个团队显得如此的渺小,然而却正是这许许多多的人,在梦想和精神的旗帜下用自己的赤子之心为中国航天事业聚拢了坚定而明亮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