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31

忆帮助哈工大发展的苏联专家们

陈雨波

  1950年6月7日,中央就哈工大办学方针电告东北局:“中长路已决定将哈工大交给中国政府管理。”“已决定为该校聘请首批苏联专家10人。”电报指示哈工大“应着重招收国内各大学理工学院的教师、助教和研究生,学习俄文并向苏联专家学习,两年毕业后分配到各大学任教”。这个指示,不但对哈工大的建设和发展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对当时国内各高等学校全面学习苏联,进行教育改革,也起到了十分重大的推动作用。
  1949年7月我从清华大学应聘到哈工大任教。那时哈工大的本科教师,除了极少数是中长路派来的苏联技术人员外,绝大多数是“十月革命”前后来哈尔滨的苏侨,学生大多数也是苏侨。老师在课堂上用俄语讲课,学生用俄文做作业,教材用的也都是俄文课本。从学制和师生的实际情况看,当时的哈工大,好像是一所小型的俄式大学。我想,当时中央政府之所以将地处偏僻又名不见经传的哈工大选为全国重点学习苏联高等教育制度的一所大学,并为其先后聘请几十位苏联专家,原因之一恐怕与哈工大当时是国内唯一一所俄语教学的工科大学有关。
  1951年3月,以古林教授为首的10位苏联专家陆续到达哈工大。由于那时我在教务科工作,与苏联专家接触较多,后来被调至土木系任助理系主任,主要任务之一也是为苏联专家服务,特别是担任系主任与系顾问(苏联专家)之间的翻译。那时土木系的顾问是建筑力学专家库兹民博士。1952年9月他回国后,系顾问由钢筋混凝土结构专家特里丰诺夫副教授继任。再以后,由于我被调至教务部工作,土木系是哪一位专家接任系顾问就记不清了。
  20世纪50年代初,中央下达哈工大的办学任务是:“仿效苏联高等工业大学的办法办学,并及时总结推广其学习苏联的先进经验,推动我国高等教育的改革。”因此,来哈工大任教的苏联专家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帮学校领导进一步熟悉苏联高等教育的体质,了解像鲍曼工学院或古比雪夫土建学院那样的苏联高校的发展史和那个时期的概况,并结合实际,帮助学校制定了《哈尔滨工业大学五年发展计划》,草拟了哈工大第一份发展规划蓝图。这些对哈工大后来改建、扩建和发展起了一定的导向作用。
  在研究、制定学校发展规划时,学校领导清楚地看到,根据规划提出的发展规模,如果哈工大要发展,首先必须解决基建用地问题。因为那时的哈工大,校本部已经被4条马路所包围,再往外已无地可扩。当时的校长冯仲云、副校长高铁以及教职工们都主张将学校迁到市郊,像关内一些老大学那样,建设一个美丽、幽静、与世隔绝的封闭式校园。可是苏联专家却一致反对搬迁。他们认为:大学的教学工作是培养为社会服务的人才,大学科研工作的原则也是“从社会来,到社会去”。大学必须紧紧面向社会,大学生在校学习期间,就要尽可能地去融入社会、了解社会。为此,他们认为,哈工大应该维持原来马路大学的形式,并且在苏联都是这样做的。专家们对此问题态度坚决,最后学校采纳了这个建议,决定在附近征地建设新校舍,并得到了市政府的批准,同意将复华街以西、教化街以东、大直街以南的“巴扎尔”(俄语,市场的意思)原址拨给哈工大建设校舍,也就是现在哈工大的主楼、电机楼和机械楼这一个建筑群体所占的地块。它虽然不大,但以此为基础,通过60年的努力,逐渐地建设成现在这样一个硕大的、完整的校园。此外,由于学校地处市中心,学生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社会、理解社会,与各色各样的人打交道,毕业后正式踏入社会,就能心胸广、视野宽,更容易受人欢迎。这一点,用人单位就有所反映。同时,由于学校地处市中心,交通方便,使学校的教研室、研究室有更多的机会与省、市企事业单位接触、交流、学习。这样选题方便,推广成果也很容易,因而大大促进了学校科研事业的发展。这时,我们才认识到当时苏联专家提出的建议是何等英明!
  在扩建新校舍的过程中,有一件事我至今都没有忘记。基建用地解决后,学校就开始筹备先建造机械楼。这时,在校内由谁来设计这一个问题上意见有了分歧。那时,以克雷洛夫为首的第二批苏联专家正陆续到校。那一年去土木系任教的专家有5位。钢筋混凝土专家特里丰诺夫副教授、钢结构专家维琴尼阔夫副教授和建筑学专家普里霍吉柯副教授刚开始授课。土木系的师生认为,土木系应该全力以赴地组织教师、研究生和本科生系统地向专家学习,不能再分出这么大的精力来搞设计。而苏联专家的意见却与此相反,主张在苏联专家和苏侨教师的指导下,依靠土木系的教师、部分研究生和本科生,来完成机械楼(包括主楼和电机楼的初步设计)、第二学生宿舍、镜泊湖专家疗养所以及运动场等几项设计任务。理由是:第一,在设计的时间上、质量上可以有较好地保证;第二,可以在教学中更好地贯彻理论联系实际的原则,边教、边学、边干,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学校领导接受了苏联专家的意见,决定成立基建设计室,调我去任设计室主任。于是在设计人员抽调齐全后,设计室就开始进行上述的各项设计了。
  实际上,基建设计室真正的领导并不是我,在总体上是3位苏联专家,在技术上也是他们3位和几位苏侨教师。在他们的亲切指导下,设计人员边学、边干,通过他们的辛勤劳动,终于在预计的时间内保质保量地完成了上述4项任务,得到了学校领导的充分肯定。设计任务结束前,参加设计的青年教师和研究生们在一起交流心得。他们都表示,要感谢学校、感谢苏联专家给他们这样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使他们学得更扎实,对设计也更有信心,以后再碰到这类的设计心里就有底了。
  苏联专家来哈工大的另一个主要任务,是把苏联高等学校的教育制度、教学进程、教学方法,系统地介绍到中国来。苏联自“十月革命”以来,一直在实行计划经济。高等教育作为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一种上层建筑,当然也只能在国家的统一计划下进行和发展,如院校的专业设置、培养目标等都必须满足生产部门的要求。为此,国家按专业制订出全国统一的教学计划、教学大纲,组织编写统一的教材和教学方法指导书,以保证上述计划任务的完成。而教师的主要任务,就是把教学大纲规定的教学内容,在教学计划规定的课时内传授给学生,并培养学生相应的实践技能和独立工作能力。
  我记得土木系顾问、苏联专家库兹民副教授,一到校就带来了苏联高校“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工业与民用建筑结构”专业全套教学文件,并让我们复制后分发给研究生和进修教师,通过他们传播给国内相关的兄弟院校。
  此外,苏联专家还都不辞辛苦,亲自给研究生和本科生讲大课。那个时期,我一直随同研究生听库兹民讲的“材料力学”和“结构力学”两门课程,并担任他的助教,用俄语辅导一个本科班(全是苏侨学生)。这个时期对我的触动很大。我认识到,苏联专家们不但在学术上是我们的好老师,在如何做一个称职的教师方面也是我们的好老师。他们都认真备课、一丝不苟。例如,库兹民每次给学生讲课,上课铃一响,走进教室,拿起粉笔就开讲,从不拿讲稿。一堂课讲完,他把手中的粉笔一扔,正好响起下课铃。堂堂如此,天天如此。如果不是在课前认真备课,不是对教学内容熟悉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是不可能如此“神通广大”的。
  苏联专家是我们的好老师,同时也是我们的好朋友。就拿我的老师库兹民来说,他既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我知识,教我如何当一名好老师,又十分热情地关心我的生活和前途。例如,他知道我的心脏不太好,那一年夏天回国度暑假回来后,特意送我几盒治心脏病的苏联新药。又如,1952年夏,库兹民因聘任期满回国,回国前曾为我专门和高副校长交谈一次,希望学校尽快解除我的行政职务,让我一心一意做一名专职教师,教好书,搞好科研。他认为我在业务方面是有发展前途的。但在这以前,我从没跟他谈过这件事,更没有为此求过他,因而充分说明了他对他的学生是何等关心了。虽然库兹民离开后,学校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仍然让我干我的助理系主任。但是,我心里对这位恩师还是非常非常感激的。
  苏联专家在哈工大期间既教我们专业知识,又教我们应该如何做人。记得有一天我去后楼办事,由于我穿的是美军大皮靴,在走廊里走起路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正在教室里上课的冶金专家斯米尔诺夫副教授闻声走出课堂,对我大声斥责:“你是官员,就这么威风?不让学生上课了?”弄得我面红耳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时,我既感激又非常佩服这位专家的正直和坦率。他既对工作负责,又不怕得罪人。这件事对我的教育意义很大,让我终生难忘。
  像我这样的青年教师和研究生,大多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后毕业于仿效欧美教育制度的高等学校,对苏联的教育制度一开始是毫不了解。但是,通过向苏联专家深入学习以及当时对哈工大毕业生情况的了解,我认识到,苏联高校的教育制度与欧美的相比较,除了具有高度的计划性以外,主要还有下列3个特点:第一,基础较扎实。数、理、化力学等基础课的学时数较多,围绕本专业的技术基础课和旁系专业课,开设面也较广。但他们的学制是5年,我国绝大多高校都是做不到的。第二,专业培养较深化。由于是按专业培养人才,专业理论和专业知识的学时数比较多,专业面窄而深。例如“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主要围绕房屋建筑的结构设计与施工工艺安排课程。而我在旧中国的大学里学的是土木系,是“通才”。除了房屋建筑结构的内容外,还学习了有关铁路、公路、桥梁、给排水、暖通、建筑学以及造船等专业的部分专业课,因而专业面比较广。从长远来说,从事其中的哪一个方面都可以,但由于哪一方面的专业知识和技能都学得不够多、不够深,因而一般要在实践中摸索两三年,还要有人指导、帮助,才能胜任工作。第三,较注重理论联系实际。苏联大学的教学计划规定,学生在校的5年内,必须进行两次生产实习和一次毕业前实习。要做的课程设计也要比我们在校时做得多,要求也高。另外,学生还必须完成毕业设计或毕业论文,答辩通过才能毕业。
  由于是5年制,按专业培养,并且密切结合实际,学生一毕业就基本上能拿得起一个“工程师”的工作。新中国建立初期,百废待兴,在苏联的帮助下,工农业又遍地开花,正到处急需人才。而从旧中国培养出来的技术专家又实在太少,无法满足大量传、帮、带的需要。因而那时急需很快能独当一面的大学生。学习苏联经验,按专业培养,学校与业务部门密切结合,不仅符合当时计划经济的原则,也满足了上述人才急需的要求。因而对当时的社会主义建设,对四个现代化的建设,确实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而这也要归功于那些具有伟大国际主义精神,远道而来帮助我们进行建设的苏联专家们。
  自1950年起至1960年止,哈工大先后聘请了74位苏联专家。在他们直接或间接的帮助下,学校培养出了一批教师、研究生和本科学生,成为李昌校长号称的“八百壮士”中的骨干;成立了相关的教研室;建立了一整套教学文件;筹建了先进的、有特色的实验室。也就是说,按照苏联高等学校的模式,哈工大基本上完成了这些专业的教学建设。与此同时,苏联专家还特别重视科研工作,一开始就要求教师和研究生边学、边教、边从事科研,并获得了可喜的研究成果。在此期间,学校还召开了5次“教学方法及科学技术报告会”。在会上,苏联专家们除了给大家介绍苏联高校这些专业的教学过程和办学经验外,还向教师、研究生们分别介绍了他们的科研成果。每次会议都得到了从全国各地来参加会议的兄弟院校的肯定和赞扬。
  苏联专家们无私的忘我劳动,使哈工大成为当时全国理工院校学习苏联高等教育的前哨,也为哈工大后来的发展和提高打下了十分雄厚的基础。为此,我们哈工大人,要向曾经热情帮助我们的苏联老师们,再一次地表示我们的感谢。你们,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