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31

缅怀张家骥老师

吴英凡

  在哈工大建筑学专业教育的历史上,大批有为的教师为其成长和辉煌做出了卓越贡献,张家骥老师是其中不可忘却的一位。作为他早年的学生,我们对张老师怀有特别的亲切感和敬意。

  1958年底,国内知名的建筑学一级教授哈雄文先生从同济大学建筑系调至哈工大土木系,以加强我校的建筑教学。张家骥老师作为哈雄文先生的得意门生和得力助手也同时调来。第二年,国家决定把土木系整建制从哈工大剥离,成立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并同时设置规范的建筑学专业,哈雄文先生任系主任。经过短暂的调整,1960年招收了首届6年制本科建筑学专业新生。张家骥老师也恰在此时开始担任建筑设计课程的教学工作,与我们建筑60班的同学在6年的时间里朝夕相处,直到我们毕业,留下了一段教学相长的故事和师生情谊的佳话。

  那时,张家骥老师还是意气风发的青年教师,他对以“类型建筑”进行课程设计的教学方式的弊端早就有所洞察。对此,他在教学中立志有所作为。第二学年开始,他在“居住建筑设计原理”的授课中最早教给了我们“平面空间组合”的“建筑学”技法和概念。通过在我们班的教学实践,他在数年间形成了“住宅平面空间组合规律”理论的科学构建,并在后来的教学中以其扎实和透彻受到学生们的普遍欢迎。

  名师出高徒。1956年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的张家骥老师直接传承了哈雄文先生的学养。哈雄文先生于1932年毕业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接受了一流的西方现代建筑学教育。回国后,他先后任教于沪江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同济大学。他在学生中间有一个非常“学术”的绰——“哈平面”。那是因为他在辅导学生时,经常强调平面、功能、空间组合等现代主义的理论和方法,以及他在处理建筑平面关系时所表现的高明。学生们对他的崇拜和敬佩之情,就在这善意的风趣中流传。20世纪60年代初,我们正处在求知阶段,渴望了解一个完整的世界。记得1961年,清华大学的吴焕加先生曾在《光明日报》上发表整版文章,介绍当时西方当代建筑实例(当然是以批判的姿态)。我当时竟如获至宝,那份剪报还保存至今。与此同时,张家骥老师在课堂上抛开顾忌,从正面介绍现代主义大师,我至今记忆深刻。

  20世纪60年代的哈尔滨,城市景观还是一派浓郁的俄罗斯风貌。那时,由哈工大1943届毕业生建筑大师李光耀设计的哈尔滨工人文化宫、哈尔滨防洪胜利纪念碑等许多重要的新建筑仍是欧洲古典形式。哈雄文先生、张家骥老师在哈工大的教学实践活动及现代理念,为哈工大建筑教育的多元化、学术理论与风格的多元化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同样令我们不能忘怀的是,张家骥老师以师长的情愫,对我们的生活、心理和学习给予关心、帮助和辅导。当年,在他与程友玲老师简陋的“斗室”墙上的“学者三境”条幅,早已深深地刻在一些同学的心中:

  东风夜放花千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张家骥老师在晚年曾深情地回忆道:“我年轻时代去哈尔滨,与建筑60班校友建立的真挚深厚的感情是多么难得和可贵,在我毕生的经历中,留下了非同寻常和不可磨灭的美好回忆。”

  20世纪80年代初,建设部在苏州组建“苏州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学院”(即现在的“苏州科技院”前身之一),张家骥老师承担着创办建筑系的重任。从哈尔滨调到苏州,他以首任系主任的身份呕心沥血地去构建和塑造一个建筑教育家的美好梦想。当一切就绪之后,张家骥老师曾有机会回到母校同济大学建筑系任教,但是苏州需要他,他就放弃了这一念兹许久的心愿,继续留在苏州,全身心地投入建筑教学和理论研究,并取得累累硕果。

  2008年,苏州科技学院向“全国高等学校建筑学专业教育评估委员会”申请建筑学教育评估。张家骥老师在接近耄耋之年,出面讲授“建筑美学原理”,为建筑教育倾注了最后的心力。最终,以张家骥老师为首任建筑系系主任的苏州科技学院通过了评估,获得了建筑学专业的学位授予权,成为“老八校”之外较早通过评估的高校之一。我作为评估委员和考察组成员,特别是作为张家骥老师早年的学生感到无比欣慰。

  张家骥老师对建筑理论的研究,早在哈工大任教时期就已经投入大量的心血。大约在1963年,他在《建筑学报》(当时国家唯一的建筑学术期刊)上发表了题为《读〈园冶〉》的学术论文,开启了他对中国造园理论的宏大研究,从此一发而不可收。他博览群书,既不囿于现有的理论,也无意挑战既有的权威,而是独辟蹊径、潜心求索,完成了《中国造园史》《中国造园论》《园冶全释》《中国造园艺术大辞典》《中国造园艺术史》等著作。他的学术影响迅速扩展到海峡两岸和东亚邻国,成为名副其实的“造园学家”。

  张家骥老师的睿智、聪敏、勤奋和执着,赋予他充分的自信。一部长达百万字、架构清晰、体系完整、论述缜密的《中国建筑论》以及合著的《建筑艺术哲学》,都给建筑理论文库增添了瑰丽的珍品。文如其人,那独到的见解和畅达的表述也体现了他的人格风范。

  张家骥老师在建筑教育及建筑理论上的贡献和精神品格,让我们深切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