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31

我,一直走在路上

李 浩

  1999年我从哈工大人文学院研究生毕业后,来到了上海一所学校工作。单调的教学内容、千篇一律的作息模式使我开始问自己:我来到上海到底是追求什么样的人生?这个想法越来越强烈地敲击着我。在一个周末我决定去人才市场转转。在熙熙攘攘的求职大军中,有一个招聘岗位吸引了我:一家泵业集团总裁助理。说实话,以当时我的专业背景和工作经历,我没想到会被录用。但我还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投了简历。
  出乎意料,第二天我的BP机(当时很流行的一个通讯工具)嘀嘀地响了起来,这个公司约我去面试。当时我对“面试”这个词语还比较陌生,不知道该做哪些准备。不过在整个面试过程中,我一直秉持着“诚实做人,踏实做事”来回答所有人提出的所有问题。也许正是我的两个“实”,使我在众多候选人中拿到了入场券,我被录用了!
  在决定是否离开安逸稳定的学校工作时,妈妈从老家给我挂来电话,让我慎重考虑。她帮我分析了很多潜在的风险、将会遇到的困难与挑战、得与失等。经过反复思考,我最终决定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企业的节奏确实很快。当时正赶上集团在全国设立行销分公司,因为职务的关系,我参与很多筹备工作。这个过程让我学到如何设立公司、如何管理公司……这为我后来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做了妈妈以后,我提出调入人力资源部,被公司批准。人力资源工作是我最向往的,因为我喜欢与人沟通。
  2000年初,有些国内企业对于人力资源管理还不是很专业,虽然名字是人力资源管理,但实际还是没有跳出传统的人事管理模式。于是一个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是一直在这个环境中做下去,还是趁自己年轻到真正有人力资源管理理念的外企去历练一下?
  我再次走入人才市场,将目光锁定在外企人力资源管理岗位上。我投了一家生产健身器材的公司,这是一家起源于台湾,亚洲第一大、世界第三大的健身器材公司。我选择这家公司的理由是:他的中华区总经理曾在日本丰田公司服务过10年。我对他的判断是:他对人力资源管理的方法应该有丰田的影子。丰田的精益管理是人力资源行内所崇尚的,也正是我想“求学”的地方。如我所愿,我顺利进入这家公司工作,负责该公司在中华地区6个工厂及一个销售公司人事预算管控、人事管理制度建设、员工招聘、培训、人员梯队储备等方面工作,成为公司高级管理层中仅有的两名中国籍管理者之一。
  2005年中俄两国首脑签署了一项战略伙伴合作协议:中国政府为俄罗斯圣彼得堡市开发建筑面积250公顷的一个城市副中心,2007年这个项目转由上海市政府承办,并开始筹备选拔外派工作人员。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个猎头的电话,问我是否想出国工作?我回绝了,因为孩子太小,况且在这家公司工作也很顺利。但是,猎头公司紧追不舍,因为我具备这个岗位4个必须条件:会两门外语(俄语和英语)、外企人资管理经历、硕士、党员。
  为了给猎头朋友一个面子,我想去应付一下,如果录用不上更好,遂了我的心愿。但结果却恰恰相反,我接到通知春节过后到圣彼得堡工作。
  出国是我向往的,因为自己大学是学俄语的,对俄罗斯这个国家有着特殊的情结。然而看看只有3岁半的女儿,心里着实放心不下。一边是向往已久的工作机会,一边是牙牙学语的可爱女儿,那个春节我是在纠结中度过的。
  在家人的支持下,经过充分考虑,2007年3月我登上了飞往赫尔辛基的航班(转机到圣彼得堡)。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在海外投资开发的地产项目,没有任何经验可参考,我的人力资管理亦同这片空旷的土地一样,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在我开口说话前,必须要先看看对方的脸,好确定选择用俄语、英语还是汉语。从开疆拓土到几幢楼房拔地而起,我累但快乐着,同时也为自己骄傲。因为这些楼宇的建成,有我的一份努力在里面。
  非常有缘分的是,在异国他乡我遇到了母校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工作团队,见到母校的老师及校友倍感亲切。工作之余,我们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一起过周末、一起过节日。那段时光结下的那段感情使我终生难忘,难忘我的母校、我的校友和我的老师们。
  近3年的海外工作公司管理基本按部就班地运行,女儿也要上小学了,我觉得该回国尽一个母亲的责任,于是果断地递交了辞职报告,回到了上海,回到了女儿身边。
  经过10余年人资管理经验的积累后,我决定向自己职业生涯的下一个目标挑战:开始自己创业!2013年初,我与台湾一家培训公司签署战略合作伙伴协议,在上海注册了“上海企著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并开始业务运营。不同于其他培训公司“授人以鱼”的运营模式,企著的特点是“授人以渔”,为情况不一的企业量身定做培训方案并组织有效实施。
  只有“诚实做人,踏实做事”才能走得更远。我,一直走在路上……

(作者为哈工大人文学院1997级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