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31

哈工大给我打下了创新的基础

7915班 包家立

  2013年是79级同学毕业30年。回顾在哈工大的4年中我们获得了什么,在当年毕业的时候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回答。30年过去了,我感触最深的是哈工大给我们打下了创新的基础。

  我在一系15专业,当年叫精密仪器系工业自动化仪表专业,而我现在从事的是生物医学专业。我的同学都感到很奇怪,自动化仪表跟生物医学是两个没有交集的学科,怎么就联系在一起了?这就是创新,母校给我们打下了扎实的知识基础,教会了我们继续获得知识的能力、善于创新的思维。我印象深刻的一门课叫“仪表结构课程设计”,老师是12专业的初允锦,课程任务是设计一个开锁器,要求我们根据设计要求自己找工程手册来设计。我最大的收获是掌握了如何使用工程手册完成工程设计任务,提升了自我获得知识的能力。这门课程设计的原稿我至今还保留着。这种创新的能力让我在30年的工作中不断获益,我很多的仪器设计始终运用手册、图纸、设计说明书三要素,都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我毕业的时候先到核工业部一个基地,就是现在的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从事核反应堆热工测量和控制工作。这是我人生中从事的第一个专业,与我学习的自动化仪表专业一致,因此我上手很快。一年实习期后,我第一个独立从事的工作是完成秦山核电站下泄孔板的热态试验,就是在高温高压状态下测试所设计的孔板的压力损失。我的任务是完成试验设计、试验设备安装调试、热态试验、数据分析和报告完整的工程试验。在母校学的课程设计方法在这里首次得到了实际应用。之后,我独立完成过核反应堆稳压器动态水位测量、核反应堆燃料组件及驱动机构热态考验台架测控部分的设计和实验研究等任务。

  我的第二个专业是1988年到浙江医科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开始从事医疗仪器的测量及监护工作。这个工作与在母校学习的专业大方向一致,都是仪器仪表。小方向有差别,一个工作对象是热工参数,另一个工作对象是人体生理参数,而在母校学习的仪器仪表知识同样是医疗仪器的基础。我主要从事生理参数的测量及监护仪器,从测量理论来讲是一样的,只是研究的对象有所不同。比如我发明的用于呼吸测量的超声旋涡流量计,测量的对象是呼气气体,测量的方法是超声,测量原理是卡门旋涡,分解开来都是我们在专业中学过的知识。

  我的第三个专业是2000年到浙江大学医学院基础医学系从事生理学的工作。这个工作与在母校学习的专业大相径庭,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专业,也是我们同学对我的不解之处,但是分解开来还是有联系的。我在浙江医科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尽管从事的是医疗仪器的测量工作,但面对的对象是生理参数。在这期间,我学习了很多关于生理学和医学的知识,目的是要搞清研究对象的特性特点,而母校教给我的继续获得知识的能力在这里得到了体现。我的生理学研究方法与我同事的视角有很大的不同,我会用自动控制理论的方法分析生理调节、用数学物理方法分析动作电位,这就是我的优势,也是我的创新之源。我提出的生物鲁棒性就是用控制理论的方法研究生物体在遭受外源物质或其他因素扰动时的鲁棒性,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

  我的第四个专业是2005年到浙江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系从事生物物理和医学工程工作,着重研究电磁健康、慢性病控制、医疗仪器应用等公共卫生问题。这个工作与在母校学习过的物理学、数学等基础知识有密切联系。我提出的电磁场能量与生物分子相互作用产生自由基是电磁生物效应之源的学说,结合了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电磁场促进药物经皮渗透技术是结合药学、电工学和生物学提出的,而物理学、化学和电工学的基础都是在哈工大打下的。结合公共卫生问题,我运用控制理论的方法和医疗仪器的手段研究慢性病危险因素状态控制技术。结合医学工程问题,我运用检测技术研究医学计量和医疗仪器临床应用及其安全性等问题。

  在母校学习的仪器仪表、自动控制、检测技术、数学物理等知识为我从事的电磁生物学、药物释放控制、慢性病控制、医学计量等工作的创新打下了基础,使我先后获得5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在毕业30年之际,我要感谢母校的悉心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