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31

难忘的大学时光

7994班 张志赟

 

  34年前,我刚过完16岁生日不久的一天清晨,正在菜园子里帮妈妈锄地。突然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原来是镇上的邮递员,听得出他高兴的语调。他告诉我:“你的录取通知书来了!”这天是1979728日,是我永远难忘的日子!

  那年9月初,我从洞庭湖畔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北国城市哈尔滨,走进哈工大的校门,开始了我的大学梦。到校的第二天,在学校的主楼前,我高兴地拍下了我的第一张大学生活照。我们这一级新生,是“文化大革命”后恢复高考的第三届。刚刚经过“文化大革命”后的学校百废待兴。当时学校的学生宿舍十分紧张,我们新生大部分都没地方住,只好住在教学楼的地下室里。我们九系男生70多人,分别住在地下室两个大房间里,其中一个房间住了50人。开始的时候,辅导员老师每天晚上都要到宿舍督导大家休息,因为要是有人不按时休息,就会影响其他同学的休息。直到76级、77级的同学毕业后腾出一些宿舍,我们才搬到一宿舍,一个房间也要住10个人。

  虽然当时住宿条件很差,但是对我们这些刚入校的学生来说,没有什么感觉。对我们来自南方的学生来说,最大的困难是生活习惯问题。当时学校供给每人每月只有2斤大米、8斤白面,其余都是粗粮,比如高粱米、窝窝头、玉米面等,很多南方学生都吃不习惯。而我仿佛天生习惯北方生活似的,对粗粮没有反感,很快就习惯吃那种硬邦邦的窝窝头和像“气枪子弹”似的高粱米饭了。这可能也和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吃苦较多有关吧。一直到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国家经过几年改革开放,农村粮食产量大幅增长。在学校的努力下,我们才能放开吃大米白面。

  我们班刚入学时只有19名同学,黑龙江的同学占了一半,另一半来自祖国四面八方。我们是锻压专业,俗称“铁匠”专业,可能是有的同学不愿意读这个专业,考上了没来,而来了的同学都很珍惜学习机会,热爱自己的专业。哈工大素来有“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传统,被誉为“工程师的摇篮”,同学们对能够上哈工大感到无比自豪,学习上都很认真刻苦。通过学习了解,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之所以比较落后,其中关键的一点是工业基础比较薄弱,尤其是材料工业基础更加落后于发达国家。而作为从事国家基础原材料研究的锻压专业来说,国家需要大量这样的专业人才来提升我国的原材料工业水平。所以在毕业的时候,我们宣誓:“为振兴国家民族工业奋斗!为振兴锻压专业增光!”

  大学期间,我在班上一直担任团支部书记。为了丰富同学们的业余文化生活,我们经常组织郊游,太阳岛上、阿城县里、大顶山上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除了学习之外,大学期间我还酷爱写作,经常向学校校报投稿,发表了不少诗歌、散文、通讯,几乎每年都被校报评为“优秀通讯员”。在班上我也算是个文艺活动积极分子,学校文艺汇演的舞台上偶尔也有我独唱的声音。班上哈市的同学比较多,对我们外地来的同学很关照,周末的时候我们也常常被哈市的同学邀请到家里去做客。毕业这么些年,每当回忆起这些,我都会在内心涌起一股热流。同学们之间的情谊非常深厚,是因为大学梦把我们的过去和未来紧紧联系在一起。日夜相伴、朝夕相处的4年,使我们亲如兄弟姐妹、情同手足。那时候,只要是哪位同学家里有困难,大家都会热心帮助;哪位同学生病了,同学们都争相照看。

  20世纪80年代初的同学们都积极要求进步,很多同学把自己的学习和祖国的未来紧紧联系在一起,勤奋刻苦学习,并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毕业前夕,1983531日,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我入党前,系团总支书记卢振环老师的一席话让我受益终身。

  记得当时系里同学通知我,说卢振环老师要找我谈话,我马上赶到他办公室,敲门后开门往里面一看,他办公室有人,只好退出来。过了一会再去他办公室还有人,当时正值写毕业论文紧张时期,我可能面露不快,被他觉察到了。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人不能要求任何事情都以个人意志为转移,要顺应天时、地利、人和才能有所作为。”当时我还不怎么明白这番话的意思。后来在实际工作中,我深刻体会到他的教诲,他是想指出我要克服工作中的急躁情绪,要学会适应环境,而不是让环境适应自己。

  4年的大学生活虽然短暂,但是给我们留下了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毕业多年,同学只要相聚,都会怀念夜晚教学楼的灯光、图书馆里伏案学习的场景、实验室里老师亲切的叮咛、体育场上挥洒“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而锻炼体魄的汗水、清晨校园里朗朗的读书声,还有那些为了我们成长进步辛勤耕耘的园丁——我们敬爱的老师身影……一晃大学毕业30年了。回忆起30年前的大学生活,我们这些已经开始两鬓斑白、年过半百的学子们,依然对母校有着深深的依恋和想念。610日,学校邀请我们回校相聚。得到通知,我们日思夜想地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让我们再牵手,相聚美丽的松花江畔,共忆往事,创造更加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