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31

我和一位海外校友的故事

何苾菲

  都说校友对母校的感情非常深,尤其是哈工大的校友,每个都是铁杆校友。以前,我对这句话并不怎么理解,直到前一阵遇到一件小事,才让我真正体会到这句话所饱含的沉甸甸的感情。
  2013年6月,毕业前夕,我从哈尔滨飞往杭州。当我和旁边座位的年轻人低声交谈时,里边靠窗的一位老先生一直安静地没说话。然而,当我说到自己在哈工大上学时,这位老先生的眼睛却突然亮了亮,向我伸出手来,说:“小姑娘,咱们是校友啊!我也是哈工大毕业的!”然后跟我紧紧地握了个手。 
  随后,他问我就读的是哪个专业,对大学生活有什么感想,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并给了我很多有益的建议。他告诉我,他是77级校友韩清源,暖通专业,大学毕业几年后去美国留学、工作,现在已经旅居美国20多年了。去年他回国到杭州帮一位海归朋友办公司,这次回哈尔滨是参加哈洽会和出差。他说:“这次我跟留校工作的几位老同学见面了,很开心。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我们都过了天命之年了!”一路上,他深情地回忆了许多往事,那是我过去不曾了解的哈工大。我也告诉了他如今母校的一些新变化,一老一少,中间相隔近30的年时光仿佛并不存在。
  几个小时很快过去了,由于飞机晚点,到杭州时已是深夜11点多。他不放心我一个人从机场到市区,坚持要我跟他同行。中途他去取行李时,直接将自己的手提电脑交到我手上,让我在原地等他回来。这种信任让我现在想起来心里还很温热。出机场后坐上来接他的车,他刻意绕了远路先将我送到住处。这时已经过了12点。临别前,他说:“小姑娘,咱们保持联系啊。名片上有我的联系方式。”直到现在我们还保持联系。
  偶遇海外校友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我心里却始终不曾忘记。因为“哈工大”,我们从陌生人变得不再陌生;因为“哈工大人”,我们从无话可说变得津津乐道。如今,我也从哈工大毕业,成了一名哈工大“校友”。也是在此刻,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对哈工大和哈工大人那种自然而然的亲近与不舍,也才真正理解了作为校友对母校哈工大发自肺腑的依恋与不舍。
  国家是人民的根,母校是校友的根,难道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