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41

漫谈哈工大老“八百壮士”的形成与特点

李家宝

  本文主要按照这样一个脉络展开:哈工大的老“八百壮士”是怎样形成的,哈工大的老“八百壮士”对哈工大乃至全国高等教育的主要贡献,我对3类老“八百壮士”代表人物的素描,以及哈工大老“八百壮士”所形成的主要特点——平凡中的伟大。    

一、哈工大的老“八百壮士”是怎样形成的

1.形成过程的来龙去脉  

何谓“八百壮士”?这是由于反右派初始时,有人提出“哈工大没有有声望的教授,今后往何处去”的问题。1956年申报,1957年反右派刚完,教育部公布了全国第一批副教授(当时是新中国成立后的最高职称评定),哈工大被评上的特别多,共13人,平均年龄31到33岁;教师骨干队伍共800人左右,平均年龄只有27.5岁,李昌校长形象而自豪地说:“我们已经有了‘八百壮士’!”  

马祖光院士就是老“八百壮士”的突出代表。其实,“八百壮士”,就是哈工大1957年当时整个教师队伍的代名词。也就是说,老“八百壮士”就是指哈工大1957年时的整个教师队伍(根据哈工大校史而略有订正)。  

2.“八百壮士”大致组成部分的分析与描述  

这支队伍的组成来源是很复杂的,大约来自以下方面:  

①教育部派来做在职研究生留下者:1950年6月7日,中共中央电告东北局:“中长路已决定将哈工大交给中国政府管理。”电报指示哈工大:“应着重招收国内各大学的讲师、助教和研究生”并“已决定该校聘请苏联教授十人。”“应更好利用那批苏联教授的有用才能”(哈工大校史第105页)。接着,中央教育部电告各省,要求各派两三名青年教师,于9月份前到哈工大做在职研究生,向苏联专家学习,3年毕业后仍回原校工作。这批来自全国的青年讲师、助教,还未到毕业,哈工大就打报告给中央批准留下20人,作为哈工大的干部、教师队伍骨干。这批全国优中拔尖的青年教师,就是哈工大老“八百壮士”的第一种来源。  

②哈工大从全国各地招聘来者或自愿来者:1949年前后,中国政府接管哈工大之前,冯仲云任校长期间,曾先后数次派人到全国各地招聘有识之士到哈工大工作;另外,还有的是自己主动投奔东北建设而来,他们年富力强、满腔热情、斗志昂扬来到哈工大。  

③哈工大从本校已毕业或未毕业学生中调出任教师者:从1952年起,教育部为了支援哈工大迅速建设与发展,批准把头几批本科毕业生的大部分以及专修科毕业生的优秀者留给哈工大;与此同时,哈工大为了建设好自己的基础课、政治课等急需的教师队伍,从未毕业的本科生中留一部分留校工作,被称之为“小教师”。这部分人才,是不拘一格挑选出来的优秀者,队伍相当庞大,代表性人物也很多。

④教育部从应届大学毕业生直接派给哈工大做教师或研究生者:这一部分人数也不少,都是经过挑选,来自四面八方。  

⑤从国外留学归来或从外校调来,直接派给哈工大任教师者:他们大都学问有成,为“配合苏联专家,创建学习苏联的样板学校”而来。  

3.他们是怎样培养成功的  

①他们经过认真严格的培养,绝大多数都是本科毕业或研究生毕业;即便是提前抽调出来工作的研究生,或本科未毕业的小教师,也都边工作边学习补到毕业或相当于毕业水平。  

②他们经过在校苏联专家的直接培养,或送到苏联进修;送到苏联培养进修的人员,数目很多,而且多种多样,有从本科生念起的,有做进修教师的,有念副博士的,还有在校经苏联专家培养后又到苏联进修学习的。  

③要求必须学会俄语,本科生5年长学制之外,还要多学一年俄语。  

④必须经过实践环节的培养,下厂实习或到实验室工作。

二、哈工大老“八百壮士”对哈工大乃至全国高等教育的主要作用与贡献

①他们使哈工大的教师队伍从无到有,成为一支强有力的、国内一流水平的、年富力强的、具有竞争力的教师队伍,为国家培养了大量的优秀人才。  

②为哈工大和全国高等教育界创设了一批新兴的学科与专业,例如焊接、企业管理等。

③为高等院校编辑、出版了一批优秀教材,例如《理论力学》《电工学》《电工原理》等全国通用教材。  

④为理工为主的高等院校培养了一批优秀教师和管理干部。  

⑤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代表人物,并形成了哈工大培养教师队伍的特色。

三、我对哈工大老“八百壮士”若干代表性人物的素描

我只举以下3位已逝去的3类代表性人物为例:    

马祖光——院士型的代表

他是1950年山东大学毕业,同年分配到哈工大的,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我是他的入党介绍人,我们之间的交往比较深入,了解也较多。在“文化大革命”即将结束的困难时刻,我被打成哈工大“黑帮”的重点人物,还没有完全解放,没有人敢于与我往来。他却坚持正确信念,不顾艰险,逢年过节晚间专门偷偷到我家拜访,与我保持着联系,给了我难以忘怀的慰藉与支持。他的先进事迹报刊上已经很多很多,我不想在这里多谈。我只想谈点对以他为代表这一类型人物特点的看法。  

我认为,一方面这一类人物与其他几类的主要不同点,即在于他们获得了院士头衔,同时他们在科研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另一方面,我认为以马祖光为代表的这一类院士型人物与其他类型的共同特点是4点:第一,热爱事业,无私奉献;第二,刻苦钻研,勇攀高峰;第三,严于律己,一丝不苟;第四,日日学习,永远学习。马祖光给我印象极其深刻的几个亮点是:  

他的科研经费,按政策可以分给个人的部分,他都不准私分,即便有人说怪话,他也不在乎;他艰苦奋斗,从地下室起家,带动大家自己动手,创建出世界水平的实验室。他“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邻居朱某,曾经在自己调离哈工大的头天晚上跑到我家,深情地告诉我说,“像我这样的人,哈工大放走多少都没有关系,只是不能放走马祖光。即便在‘文化大革命’最紧张的时期,别人都无所事事,唯独马祖光,没有一天停止读书学习。”我深深地被感动了。一方面,我被马祖光这种为了事业天天坚持读书学习的精神所感动;另一方面,我被这位调离哈工大的“八百壮士”之一的教师对哈工大的热爱深感敬佩。对真理与同志无私无畏、勇于奉献,为学问永远读书学习,对自己严格要求、一丝不苟。这就是马祖光最值得学习,也是我们能学到的地方。所有具有院士头衔的老“八百壮士”均属这一类。    

洪晶——教授型的代表

这一类型的老“八百壮士”,与前一类基本上是共同的,都是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都取得了耀眼的成果;所不同者,前者具有院士的头衔,后者由于种种原因只有教授头衔。洪晶教授就是这一类型的老“八百壮士”的突出代表。  

她在美国获得硕士学位,正在攻读博士的期间,时逢抗美援朝,他们夫妇毅然回国,1952年来到哈工大工作。我正巧从她到哈的第一天起就与她相识。  

1952年的哈尔滨仲夏,我怀着极好的心情,受学校之委派前往哈尔滨火车站,迎接洪晶副教授。我当时是哈工大机械系第一把手的助理系主任,学校的干部很少,洪先生已由时任哈工大教务长的借聘教授马大猷陪同而来,再加我去接站,也就算很隆重了。我之所以乐于前往,还有一层公私兼顾的意思,因为我的未婚妻,即如今相依为命50余载的夫人张思竹,乘同一次火车从解放军转业调来哈尔滨。 

我在软卧车厢位置的站台前等待着,最后终于盼到两个似不相识的青年女士,走出车厢,还手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两位女士的衣着反差很大,一位衣着入时、端庄文雅;另一位却是一身戎装,全副武装加上背上的军毯。前者,虽戴着一副眼镜,却仅30多岁,举止动人,但严肃中略带温雅,显然是学者洪先生;后者,20多岁,因为是从抗美援朝的部队转业直接调来哈工大,身着军装,所以我几乎不认识了。那个小孩就是洪先生的儿子,他从软卧车厢跑到紧接的硬卧车厢玩耍而认识了我的未婚妻。站在站台上,我们5个人相遇的那一刻,永久地、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了。第一,从那一刻起,我们两家两代人成了莫逆之交;第二,从那一刻起,我深刻感到哈工大不拘一格、广纳贤士的策略体现在了我们5个人的身上;第三,从那一刻起,我已感到洪先生蕴藏着敬业、爱业、无私奉献的精神,今天洪先生用她的一生证明了这一点,而这一点正是我们哈工大值得骄傲的宝贵传统。

我听过洪先生讲授物理课的大课,每听一次我都感到是一次享受。在她的课堂里,同学们鸦雀无声、聚精会神,大家与我有同样的感受,就是被她的讲授魅力所吸引、所感染。她是全身心地投入讲课,不是一般地背诵讲稿。她把广泛的知识、深刻的理论以及最新的科研成果汇集在一起,变成自己的东西,脱口而出、顺理成章。最能抓住人心的就是重点非常突出,逻辑性特强,深入浅出。语言是那样地生动、准确、简洁,抑扬顿挫,柔和而响亮动人。许多学生课后都写信给她、给学校,表扬她、赞美她。洪先生是哈工大物理教研室的创建人之一,是最主要的创建人与奠基人,她也是工科类型院校创建物理博士点的先驱者。她的这一派教风已经扎根在教研室里,一代代地传了下来。这类教风是哈工大教授型老”八百壮士“所共有的。我听过许多哈工大物理老师、基础课老师的讲课,都很令我神往、佩服。  

她虽然身居高位,任过副校长,又任过全国政协常委,但没有半点官架子;她虽然是全国知名学者,但也无一丝学阀派头,对人诚挚热情、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永远把自己放在一个普通人、一般党员的位置上。洪晶老师的种种品质不禁使我深切地感到,她是我们哈工大的骄傲,是哈工大也是全国高校物理界的教学名师、教学大师(转摘引自李家宝《怀念你洪晶先生》第24、25页,并稍有补改)。她是哈工大教授型老“八百壮士”的代表,同类型人物很多,情况与业绩都很相似。

赖声锴——鲜为人知型的代表

这一类型的人物,应该说他们的特点与前两类是相一致或相等同的;只不过他们没有院士头衔,有的虽有教授头衔,却缺乏应有的声望和影响,有的连教授头衔都没有,只有埋头苦干,付出一切,但他们的功绩却鲜为人知。也可以说,除前两类之外的所有老“八百壮士”,都包括在这一类型里。赖声锴就是他们中的典型代表。  

谈赖声锴,人们不太了解,只好先与王仲奇院士联系起来一块谈。王仲奇与赖声锴还在1952~1955年机械系念大学的初期,在班级里就是极耀眼的拔尖人才。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聪明过人、刻苦钻研,成绩冒尖。赖声锴勇于发现问题,王仲奇则善于埋头苦干。他们当时是最好的同窗好友,后来是最佳的同事伙伴。  

大约在1956年初期间,学校来了一位汽轮机方面的苏联专家,要成立汽轮机专业,教师、干部都很缺乏。由于对王仲奇、赖声锴突出表现的深刻印象与优秀记载,根据不拘一格选拔人才的原则,学校决定从高年级中把他们调出来,在苏联专家指导下教低年级的学生,并负责筹建汽轮机方面的专业与教研室。一上来,他们就负责讲授主要的专业课“汽轮机原理”。他们不仅很好地完成了任务,而且很受欢迎。他们边工作、边学习并毕业,实际上教研室与专业的所有创建工作都是他们两人所进行的。可以毫无愧色地说,他们两人是我校也是新中国成立后该专业的先驱者、创建者和奠基者。后来王仲奇被派往苏联学习,如今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赖声锴留校担负教学、科研任务并担任干部直至病逝。应该说,王仲奇、赖声锴都是哈工大有功之臣,是哈工大的骄傲。  

王、赖配合创建汽轮机方面的专业与教研室的这种模式,是20世纪50年代哈工大创建新教研室、新专业的普遍模式,只不过一般是抽调研究生来承担,他们是本科生。这类模式大为成功,从而哈工大创建了一批在国内名列前茅的专业。这些专业的最主要特点在于:创建者们都是不拘一格从青年的尖子中挑选出来的,他们热爱事业、热爱专业,刻苦钻研、勇于奉献,领导者间亲密合作,没有尔虞我诈。王、赖配合是突出的典型代表。  

不图名、不为利,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这是赖声锴最为突出的品质与特点之一。大约在1981、1982年期间,赖声锴从业务工作岗位调到行政管理单位,担任科研处的负责人之一。他立即进入角色,马上打开局面,迅速取得成效。他最值得我们敬佩、学习和永远纪念的,就是在他的生命最后阶段,他面对疾病的乐观态度。他被调到科研处工作不久就发现患了癌症。但是他能非常乐观正确地对待。一方面,他积极治疗,尤其是自己积极学习、钻研有关的医疗、护理知识,学会了打针、学会了针灸;另一方面,他不愿意离开工作岗位,更加积极、勤奋,人们看到他的是开朗的笑脸,而难以知道他是危在旦夕的重症病人。可以说他的一生,是奉献给哈工大的一生,是工作、工作、再工作,学习、学习、再学习的一生。他是哈工大的功臣,应该永远值得我们记忆,应该受到我们的尊敬、爱戴和学习。(转引自李家宝,《怀念英才早逝的赖声锴》,《哈工大人》,2009.1,略有修改)

四、哈工大老“八百壮士”所形成的主要特点

我从两方面来谈:一方面,是哈工大老“八百壮士”形成过程的主要特点,它们是:  

①不拘一格选拔、培养、重用青年人才:对青年人才大力提拔,重用为系及教研室的领导;将助教破格直接晋升为副教授,震惊全国高教界;即使被批评为“办学校买空卖空”“用办共青团的办法办学校”也在所不惜。  

②来自天南海北、五湖四海,广纳贤士、四处求贤,一度曾被讥讽为“搜罗杂家”,但一直坚持这条路线和特点。  

另一方面,是老“八百壮士”们所共有的品质与特点,前面已经分别阐述了不少,归纳起来就是:  

1.无私奉献、严格要求;  

2.爱业敬业、刻苦钻研;  

3.不畏困苦、时时学习。  

总之,我认为可以概括为一句话,这就是平凡中的伟大!这也就是我认为我们应该对老“八百壮士”学习、继承、发扬的重点。我主张,我们不仅要宣扬老“八百壮士”的名声、地位和影响,更需要宣扬他们中的那种在事业中默默无闻、埋头苦干、无私奉献,似很平凡但却很伟大的精神。

(李家宝,生前曾任哈尔滨工业大学原常务副校长,高等教育研究所名誉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