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41

我不想说再见

 岁月总是经不起念叨,你还在念叨中,岁月就已悄无声息带走了你的青春。你倔强地拽着青春的尾巴不肯承认自己已经老了,脸上写满不甘;你以一个过来人的姿态看着那一群群刚入学的朝气蓬勃的师弟师妹们,心里满是羡慕;你想用白银三千换6年岁月,眼中满是忧伤;只因为你要毕业,只因为你要离别,离别这所学校,我最爱的母校——哈工大。 

  低调、踏实、严谨甚至于呆板木讷,都是形容哈工大学生最最常用的几个形容词。用我们专业的一位老师的话说就是,哈尔滨是一个经济欠发达地区,所以这所学校的学生一般都没有那么多想法,社会上的浮躁、浮夸、浮华基本上与我们无关;低调、踏实、严谨正是做学问所需要的,所以,这所学校的科研水平和科研实力很强、科研成果很多。  

  就像校歌里唱的那样,“朴实无华的沃土桃李芬芳”。  

  整所学校最大的特点就是质朴,质朴到你恨不得自己给她打扮打扮,低调到我高中一些老师都分不清她和哈尔滨另外几所学校名称上的区别。潜移默化中,我们一代又一代哈工大人把这种精神传递下来了,也把这种价值观传递了下来。  

  想起研一的时候送别即将离校的两位博士师兄,在离别宴上两位师兄哭得稀里哗啦。当时不懂师兄为何如此脆弱,现在想想,4年本科、2年硕士、5年博士,即将离开这个挥洒了10余年青春的地方,心中实在难以割舍——难以割舍这所学校、这些老师、这些同学、这些师弟,还有自己那再也回不去的青春。我虽是一介小硕,但也挥洒了6年时光,6年时光匆匆一过,留下的也就一纸文凭和一脑袋回忆。6年,足够我成长,足够我蜕变,足够原来自命不凡的自己蜕变成一个脚踏实地、勤俭稳重的人。  

  6年前,从老家山西长治启程,来到哈尔滨。依稀记得父母第一次送我来学校的时候,妈妈流着泪对我说:“你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家,都没离开过我,现在一个人出门在外,妈放心不下。”6年过去了,我早已长大。只是,每次走在离家返校的路上,心中总是有些怅然,脑海中总浮现出那些人、那些事。跟时光走在渐行渐远的路上,我什么也带不走,什么也没抓住。在还没有听够的蝉声中,一个夏天就这么过去了。时光就如父亲头上的白发,让你措手不及。有一次,母亲打电话给我,说她又做梦了,好几次梦到的都是小时候的我。那时候我每天都守在妈妈的身边,后来,我开始上学,家,俨然成了一个寄住站、招待所。而我记忆中的父母也都是他们年轻的模样,没有皱纹也没有白发,爸爸顶天立地,妈妈美丽动人。于是,在成长的旅行中,父母成了我最熟悉的陌生人。  

  哈工大陪着我走过6年,这6年,我抨击过食堂饭菜,也埋怨过老师,抱怨过这所学校一百句、一千句、一万句,但是从来不许任何人侮辱她!高中兄弟出国前的最后一晚,我陪他聊到夜里1点半。我俩高中同班,而且有着结拜兄弟的情分,更为巧合的是,他后来也来到了哈工大。我俩平时吃饭的时候就没少抱怨过这个学校的种种不是。再后来我留下读研,而他将要出国深造了。最后离别那一晚,我跟他说,平时就咱俩能说这学校的坏话,现在你出国了,你可别忘了,你也是这学校的人。最后他嚷嚷着几近嘶吼地跟我说,这学校就是我的母校,谁也别说她一句难听话,谁也别说她不好。再过数日,我也将要远去,留下的人们,你们也会思念远去的我吗?我是否也给你们留下了一些美好的回忆?  

  回忆是最让人矛盾的一个词,拥有回忆本身是件开心快乐的事情,但无论那回忆是开心或是难过,我们眼角总是会挂着泪。我努力让自己的文字不那么苦涩、不那么感怀。可是毕竟功力不深、笔墨不达。行走“江湖”数年,早已见惯了相聚离别,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今日的相聚就是为了今后的别离,相聚总是短暂的,分离总是痛苦的。在擦泪的站台、吻别的车站,离别是看得见的。我,将要离别,离别这所学校。以前说出母校的名字总是很随便,而现在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却总有些酸楚,也有些神圣,心里总会泛起重重的涟漪,原来,她早已融入我的生命。我的大学生涯,好似一场终将结束的恋爱,抑或一本终将画上句号的剧本,最后时刻,连说出她的名字都格外小心翼翼。毕竟还是要走,毕竟……让我用最后的这些岁月,写一个完美的结局,而我与你的剧本的最后,不要句号。我不想完结,因为我真的不想说再见。我的哈工大,我的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