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41

药壶 缝纫机 几代学生的记忆

陶丹梅

  20世纪50年代有两样东西帮助过很多学生,一个是药壶,一个是缝纫机,让他们记忆深刻。这两样东西的主人就是耄耋之年的张俊才。

  张俊才,1946年毕业于保定女师,20世纪50年代从公安部跟随李昌校长来哈工大,在机电学院任行政秘书。每年学生报到,她都热心地查看学生的行李箱,尤其是看南方学生带的衣物,了解每个学生的经济状况,学生都把她当作亲人。

  一个四川学生得了伤寒,高烧三十八九度,她赶快托人为他找医生,并送他到传染病院;一个学生得了肾病,需服中草药长期治疗,她早上4点烧上蜂窝煤炉给他熬药……那些年,她为学生熬药,熬坏了几个药壶。

  张俊才家的缝纫机主要用来为学生改衣裤。每个周日,她家里几乎全是学生。开始是为女生做内衣内裤,后来男生也来了。四川男生个子矮,就得穿学校发的女式棉衣裤。于是,她用缝纫机给裤子开裆口,把长的改成短的,休息时从早改到晚。缝纫机经常用坏,武汉学生陈尉然也常到她家去修。张俊才说:“那时,这些学生中有孤儿,有烈士子弟,还有很多是家庭困难的,我把他们当自己孩子,有的经常在我家吃饭。”张俊才把照顾学生当作自己应尽的义务,得到她帮助的学生毕业后给她寄来的感谢信多得数不过来。当年的学生回校参加活动,总忘不了打听、看看当年像妈妈一样帮助他们的张老师。

  风云卫星总指挥、曾任上海航天局副局长的徐博明去年回校,特意买了一大堆礼物,冒着大雨来看张老师。当年的学生已年过花甲,他激动地搂着张老师……此时徐博明兜儿里正揣着机票,马上要赶往机场。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张俊才坏了又买了几次的药壶早已不见踪影,唯有那台修了又修的缝纫机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