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41

七 年

姬永刚

  我是母校哈工大的一名普通学生。  

  从20077月离开母校参加工作至今,已满7年。多次提笔,想为母校、为师弟妹们写点东西,却总在思考很长时间之后又放下笔。我只是母校那么多知名校友身后的一名普通学生,没有可以炫耀的成就,也没有太多的人生感悟,而对母校太浓的感情无处着笔。  

  想到母校,最清楚的莫过于“规格严格,功夫到家”这句话了。初到哈工大,年轻气盛的我还比较文艺,更欣赏其他院校“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这类校训,而对母校的校训是有些自卑的,觉得既不朗朗上口,也不气势磅礴。工作后有次去深圳出差到了我们的研究生院,和我当年的同窗一起走在美丽的校园,我却在寻找这两句简单的话,因为我觉得朴实厚重。  

  工作7年了,在一个国有企业,从一名普通的职员到子公司(烟台北极星股份有限公司石英钟公司,编者注)的副总经理,我就是得益于母校这朴实无华的八字校训“规格严格,功夫到家”。想起在《哈工大报》做学生记者,我采访了很多知名校友,他们的经历成就都是母校的骄傲。在学校,我成绩不优秀。和我一起参加工作的同学,分布在全国各个城市,大多从事着像我一样的普通工作,现在都已是企业单位的骨干力量。在工作中,我时刻告诉自己,即便做不到让母校以我为荣,也绝不能给母校丢脸。我亲爱的母校,学生一直在努力。  

  身边的朋友大多进入而立之年,我也即将踏进30岁的门槛。30岁,忽然想起丰子恺先生的散文《秋》,“虽然明明觉得自己的体格与精力比29岁时全然没有什么差异,但30的这一观念笼在头上,犹之张了一顶阳伞。”我越来越思念母校,思念母校巍峨的主楼、欢乐的体育场,思念每一栋建筑、每一条路和路边的风景,思念我的辅导员,坦诚又帅气;思念校报编辑部的老师,温暖的集体;思念每一位课程老师,和蔼又认真。身不在,唯有思念。  

  我亲爱的师弟师妹们,希望你们好好学习,取得好成绩。考试60算及格,工作却没有60分,只有零分和满分。想当年我带着一腔热血,为了科学家的梦想奔赴哈工大,而今却做着管理工作,这是人生逐步在走的路,且行且选且认真!  

  我的7年,只是个开始。希望我们一起珍惜时光,用“规格严格,功夫到家”要求自己,书写属于自己的未来。  

  母校的丁香花快开了吧,多希望母校以我们这些普通学生为荣。此文共勉。

(作者为机电学院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