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41

北方人在杭州

张丽丽

 早起觅食,想想昨晚没有应景地吃块月饼,于是翻出学校的福利,然后,惊讶地发现:居然有苏式椒盐月饼!椒盐!土人的我只吃过椒盐排条、椒盐皮皮虾、椒盐花生啊,原来月饼也可以椒盐?太吃惊了!  

  看来,虽在杭州多年,但作为北方人的我,还是会不停受到来自生活各个方面的震撼,想想这么多年,也是各种不容易啊!

北方人在杭州之衣

  北方的同学都知道,按北方气候,基本进10月就会冷起来,秋裤是肯定不能少的了。有时10月中就开始下雪,各种冬天的装备就都可以用起来了。于是,到杭州第一年,十一假期一过,凉风起,我照往常样穿起了秋裤。某日在与同事回宿舍途中,May委婉地问:你穿了几条裤子啊?答:穿了秋裤。她笑了起来:我说你腿怎么变粗了。然后问:你现在穿秋裤,冬天穿什么啊?反而换到我奇怪:冬天穿各种厚度的羊毛裤啊!难道你们不穿?那你们冬天穿什么?  

  然后我从May口中得知:多数人是一条牛仔裤可以过冬的,实在冷,也就只加一条秋裤。更搞笑的是FLL的说法:上中学冬天死活不穿秋裤,就一条牛仔裤。我实在诧异,问:真的不冷?答:冷。天冷,冻得钢笔都写不出字,但就是不愿多穿。  

  于是,我懂了:南方人也不是天生更抗冻,是他们不知道天冷该加啥衣服,或者,为了其他目的,不想多穿而已,于是冻习惯了。而北方人却擅长做各种抗寒工作,随之,也就越来越不抗冻了。

北方人在杭州之食

  说实话,今早见到椒盐月饼,的确吃惊,但很快也就平静了,远不及刚到杭州时在非端午节时见到满大街粽子做早点的震撼。  

  那时因每天在卖早餐的小店都会见到大量的粽子,也经常见到学生抱着用塑料袋裹着的扒了皮的粽子啃。终于有一天,没忍住,问本地的同事:这边天天吃粽子,那端午节吃什么啊?答:也是粽子。于是很不解:那……那过节得多没气氛啊!不过后来想想,北方人过年吃饺子,但其实平时也经常吃饺子。所以,同理吧。问题是,这边的粽子,不似北方纯粹白白的糯米粽,都是用肉汤浸过的酱油色,里面或是蛋黄,或是肉块,或是其他奇奇怪怪的让北方人的我完全想象不到可以包在粽子里的东西。姑且不说好吃与否,就糯米这东西,那么实诚的一大坨,大清早放到胃里,怎么消化啊? 

  另外,北方的素菜,就是菜里的肉少点而已;可,这边的素菜,真是素菜啊:满眼绿色。刚开始我很不理解这跟用水把草过一下有啥区别,味同嚼蜡大概就是说这种吧。但,几年下来,每天不吃点草样的素菜,反而有些不适应了。如果回到北方,几天北方饮食下来,更会强烈地想吃草!对此,JJY说浙江人民是比较早地知道了养生的真谛,似乎很有道理。  

  不过,个人感觉,饮食完全是习惯造成:从小的家里饮食习惯,长大后身边的饮食环境,慢慢就养成了个人的口味偏好。    

北方人在杭州之住

  记得小时候,每在冬天来临前,一项必做的工作就是:糊窗缝儿。  

  最早时候,每家会用报纸或白纸裁成大约3厘米宽的纸条,后来可以买到统一制成的规则窗缝儿纸。通常是兴师动众地先把窗框窗玻璃彻底擦干净,然后,老妈支好桌子,将纸条铺好,用面粉熬制成糨糊。那时候,打下手的我会很愿意给铺好的纸条刷糨糊,于是我更通常是负责摊着双手把涂好糨糊的纸条递给老妈,看她把窗缝糊好。由于北方气候的特殊,住房都是两层窗子,所以在糊好外层之后,还会在两层窗户间铺上一层锯末,在锯末表层撒上碎碎的五彩玻璃纸,达到美观的目的。记忆里最近一次做这些事情是刚入大学那年,一群人给教室和老师的办公室糊窗缝儿。而做这些工作的时候,天气通常已经很凉,不戴手套在户外会冻手。回想到此处,我又有了那时干好活后将冻得通红僵硬的手指浸在热水里变粗变涨的感觉。

  当然,20世纪90年代北方集体供暖普及之后,各家都是愁室内太热,开窗散热气还来不及,早不用再做这些事情了。  

  不过,来到杭州后,我发现,两层窗子是根本没有的事情,糊窗缝儿,那更是外星球的行动。更常见的是,不管什么季节,各家的窗子都是开的。于是,初时的我,不管到哪里,第一件事:关窗!有一次去May的房间,见阳台门窗大开,她穿着比在户外时还多的衣服手脚蜷缩坐在对着阳台门的桌前,很不解,奇怪她为何不关门窗,直说她这样跟坐在马路上被风呼呼地吹着没区别。May一脸无辜,说没想到关门窗的问题,因为觉得不睡觉时都是要开的。当时的我这个笑啊,觉得浙江人真奇怪。可现在,不管是何季节,早起第一件事情通常是开窗,否则,就觉得气闷。以至冬天回到北方后,开窗进来的空气带着煤烟味儿,经常让我反感。    

北方人在杭州之行

  未过来杭州时,在上海与C厮混过许多日子,经常见到一些男女穿着睡衣裤在街上若无其事地活动,被惊得几近无法言语:虽说睡衣裤并不会让人露啥,有些花色还很漂亮,完全不比正常衣服逊色,但,这功能不一样啊,这不是就跟内衣差不多么?跟C表达了这种困惑,答我:这在上海很常见。然后,某次跟C在上财附近的路上,一身材高挑曼妙的年轻女人,着一吊带睡裙,提着外卖的食物在前面款款而行,……好吧,我就理解成南方人比较随性吧,不像北方人那么爱面子爱臭美,出门也要衣着整齐;或者是因为北方气候原因,没合适的温度可以穿着睡衣裤在街上晃荡。  

  结果,在杭州待了几年后,有时要下楼取快递或扔垃圾之类,想想:反正棉睡衣捂得严严实实,啥都没露,况且花色也好看,不像专业睡衣。然后,出门了。不过,依然不能够很坦然。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总会担心不知再过多久,我会成为初到南方时很看不惯的那些穿着睡衣裤泰然自若在街上聊天买菜散步的人中的一员。看来,我只能努力提醒自己,不要成为自己不喜欢的那类人吧。    

  几年下来,回老家时,经常有人说我衣食住行等生活习惯改变很多,开始在南方被同化。但我想说的是:来之前,我也没想过会有这么多的南北生活差异。不过经历下来,只剩感慨人的适应性的确潜力无边。就是习惯的改变问题而已,在这个过程中,有震撼,有不自觉的反抗,有顺从,有潜移默化的改变,当然,还有更多的是对以往习惯下意识防卫性认为理所当然的好,以及认为现有的才是最合理的慢慢转变。——所以,椒盐月饼就椒盐月饼吧,没准也很好吃。不过,我还是选择了百果月饼。椒盐的,还是先等等,慢慢来吧。    

(作者为外国语学院本科、硕士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