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31

“好雨知时节”

——访富奥总经理田雨时

 

胡朝斌 孟宏震

 

P102

田雨时校友(古月供稿)

 

  从认识到采访结束,不足两个小时,“田雨时”这3个字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名字好,人更好。

  唐代大诗人杜工部在他的《春夜喜雨》中,一开头就用“好”字赞美他笔下理想的“雨”,紧接着就说这“雨”之所以好,是因为它“知时节”,因为它“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因为它了解实际,把握机遇,按照客观的需要,与时俱进,而且不大张旗鼓,不张扬自己,扎扎实实地工作,完全是为了“润物”,无意显示自己。

  田雨时,这位管着3个科研机构、7个直属分公司、9个合资分公司、近16000人的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富奥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兼党委书记,名符其实,正是杜工部所描绘的那种知时善行、务实善进、居功不傲的好“雨”。富奥人称他为“头雁”,当受之无愧。

 

采访,从田总上大学时谈起

 

  1964年,不满19岁的田雨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哈工大。作为工农子弟,学习上他不敢稍有懈怠。他深知,上大学不容易,家乡的人民在期待着自己,新中国的建设需要科学,需要技术。然而,两年后的文化大革命,却使他无法再正常学下去。派性斗争、停课革命、串联、揪斗……学习环境被践踏,学校处在一片混乱之中。怎么办?难道大好的学习时光就让它这样白白的流逝?田雨时陷入了痛苦的思索:不能随波逐流,更不能推波助澜,社会总要发展,要发展就需要知识,要抓住一切机会学习。

  大家都在轰轰烈烈地闹革命,要想真正学习点东西又谈何容易。但机会总是有的,只要你能抓住。1966年下半年,全国性的革命大串联开始,同学们纷纷走出校门。此时的田雨时没有奔北京,也没有去上海,他抓住这个机会,一头扎进了与自己专业有关的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4个月的生产实习,不仅巩固了他两年来学到的知识,而且使他学到了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实践使他进一步认识到,口号代替不了科学,代替不了技术,发展生产,建设社会主义,必须要有一批掌握先进科学技术的人才。有了这种认识,田雨时不再等待机会,而是主动出击,创造机会学习。

  从长春返校后,学校依然一片混乱。趁此机会,田雨时和几位同学找到雷廷权老师,请雷老师指导他们的外语学习。在当时的形势下,学生主动向老师请教,老师该是多么的高兴!雷老师恨不能倾囊而赠。田总在回忆这段往事时,话里话外都充满了对雷老师的感激之情。他说,我的外语之所以能有现在的水平,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雷老师的教导,我永远忘不了当时东躲西藏请雷老师给我们上课的情景,至今我还保留着雷老师给我们编写的、我用钢板刻印的《英俄汉词典》。

  特殊时代大学生活的磨练,锻造了田雨时坚强的性格,严谨的态度,务实的作风和在逆境中刻苦探索、勇于开拓进取的精神,同时也使他的思维能力变得更加敏锐,对客观事物的分析认识更加科学,对成功机遇的把握程度更加准确。这对他以后几十年的人生道路和事业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1972年,田雨时成为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的一名正式职工。30年来,他从在车间顶班劳动,到工艺员、技术员、设计室主任、生产科长、分厂党委书记、专用车厂厂长,到总厂组织部长、党办主任、生产处长、协作处长,到能代替总厂一把手行使权力的总调度长,到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富奥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总经理兼党委书记,一步一个脚印,每个脚印都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丰满、那样的深刻。

 

采访,问及田总这些年来的工作业绩

 

  对这方面的问题,田总似乎不太愿说,他总是把话题岔开。无奈,笔者从办公室主任那儿要了一份富奥公司近3年经营情况的材料。这份材料的内容虽然不多,但从中足可使我们感到田总这些年来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搏浪奋进的气势,足可让我们领悟到他在前进道路上留下的那一个个清晰、丰满、深刻足迹的丰富内涵。现将这份材料摘编如下:

  2000年1月,田雨时刚刚就任富奥公司总经理兼党委书记,一汽集团公司就向他提出了红旗轿车零部件每辆降低成本5000元的指标。如果按年产两万辆计算,富奥这一年就要失掉1个亿的利润,而1999年富奥全年的利润只有7300万。这意味着什么谁心里都清楚。重负压身,怎么办?向集团公司讲条件吗?有的副总已经提出了这个问题。但田总心里明白,在汽车市场竞争白热化的关键时候,要提高整车的竞争力,首当其冲的矛盾就在于价格,而要降价就必须从零部件开始。所以,必须无条件地服从集团公司的大局。

  在总经理办公会上,田总从分析汽车市场形势人手,从理论到实际,深刻阐述了生产汽车零部件和整车发展的辩证关系,指出富奥必须无条件服从一汽整车的大局。田总的分析和阐述令人心悦诚服,领导班子成员的思想很快统一到“服从整车大局”上。接着,田总又进一步指出,真正干事业的人,从来不把负担看作压力,而是把它当作动力,压力越大,爆发力就越强。他说,红旗轿车零部件降价,促使我们必须寻找新的突破口和新的机遇,以保证我们在完成集团公司下达的指标的同时,确保富奥的持续发展。在他的引导下,班子成员开动脑筋、集思广益,提出了许多切实可行的措施。这些措施经过进一步的研究论证,最后形成了决策,并制订出了具体实施措施。

  按照班子的决策和具体实施措施,田总在这一年中紧紧盯住内饰件这个瓶口,率先垂范带领机关各部门的同志深入现场服务。同时,借助整车市场旺销的拉动,在卡车战线持续大干,创造出超历史的产销量。结果是:富奥公司在2000年实现销售收人33.7亿元,比上年增加17%。在摊销了1.4亿元预算外费用的情况下,实现利润7939万元,比上年增加10.3%,同口径相比增加220%,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社会和经济双重效益。

  红旗轿车零部件降价的问题刚解决,集团公司又向富奥下达了卡车零部件每辆降价800元的指标。怎么办?当然还是无条件服从,还是要变压力为动力。在田总的带领下,富奧人群策群力,继续苦干,结果不到半年就完成了全年利润指标的83.6%。又是一个大胜仗!

  小红旗轿车换型,是富奥承担的又一项硬任务。这是一场时间紧、任务重的经济仗,更是一场关系到民族尊严的希望仗、争气仗、形象仗。在时间限定为3个月的换型战役中,田总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他在处理整个公司千头万绪的工作中,亲自组织专题会议,安排专门时间深人现场,了解每个换型工程的质量和速度,亲自与多家公司联系紧急业务,科学分解制造工序,妥善协调项目分工,及时处理出现的各种问题,提出改进方案,组织落实……繁重的工作和不规律的生活,终于使田总病倒。当他到医院检查时,医生感到非常吃惊:这么重的病怎么挺了这么多天?再不手术就危险了!就这样,他被强制住进了医院。但手术后的第五天,他就又投人了紧张的工作。

  经过超常规的奋战、整车试装,在国庆前富奥圆满完成了小红旗轿车换型的所有配套任务,向祖国和人民献上了一份厚礼。

  3年,只占田雨时到目前工作历史的1/10时间。但这3年,他却使富奥公司走出了亏损困境,带出了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使富奥的生产效益以每年递增2070的比例持续增长,累计创利润两亿元,产品降价直接向集团公司转移利润3亿元。2002年5月和10月,他先后被评为吉林省优秀企业家和长春市劳动模范。

  笔者问田总,您对这些年来的工作有哪些感受?田总说,感受很多,比如改革开放的政策,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上级部门的领导和支持,广大员工的努力,等等,没有这些就没有富奥的今天。此外,还有一个最深的感受,那就是人才。可以说,没有人才优势就没有企业的优势,更谈不上企业竞争的优势。

 

采访,谈到人才培养问题

 

  田总说,21世纪综合国力竞争的核心是知识创新、技术创新和高新技术产业化。“谁在知识和科技创新上占有优势,谁就在发展上占据主导地位”。创新是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灵魂,而人又是创新的灵魂,创新要以人为本。因此,田总认为,21世纪综合国力竞争的核心实质上就是人才的竞争,谁在人才上占有优势,谁就在发展上占据主导地位。基于这种认识,结合企业发展的实际情况,近几年田总在人才培养和人才开发方面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首先是提高公司所属各单位领导的思想认识。田总一向认为,思想是行动的基

  础,思想认识不上去,工作就干不上去。为此,他专门主持召开人才开发战略研讨会。他把人才开发提到战略的髙度,用典型事例、活生生的事实,教育、促动各单位领导。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对特殊人才的特殊待遇政策,如住房、用车、薪酬等。接着他又明确指出了在人才开发中要注意处理好的几个关系,即:外聘人才与现有人才的关系;科技人才、管理人才、操作人才和其他人才的关系;直接创造价值和间接创造价值、创造有形价值和创造无形价值人才的关系;老中青人才的关系。田总的这些努力不仅使公司各单位的领导真正从思想上重视起人才工作,而且使人才开发、培养工作的目标更加明确,政策更加具体,措施更加得力,进而有力地推动了整个公司人才开发、培养工作的开展。

  建设产品开发中心,是吸引和培养人才的一项重要战略举措。为此,田总多次与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领导磋商。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富奥终于得到了7000平米的大楼作为产品开发基地,并获得了1.4亿元的产品开发中心建设贴息贷款,使筹划中的产品开发中心建设成为现实,为富奥的“人才工程”实施开辟了一个优越的环境。

  谈到人才培养,田总多次提到母校。他说,我是哈工大走出来的,是哈工大培养了我,我永远忘不了母校的培育之恩。为母校尽点义务,与母校合作共同发展,这是我多年的愿望,同时也为此作出了积极的努力。

  1994年,田雨时就任一汽专用车厂厂长。由于专业技术上的联系和工作上的便利,从此他与母校的联系逐渐多起来。用田总的话说,就是有了回报母校的机会。这些年来,田总不仅多次促成与母校的技术合作,为母校提供研究课题,而且一直为母校在吉林的招生等工作提供方便条件。他每次为到吉林招生或办事的母校老师提供的车辆都是最好的。他说,这不是摆阔气,而是以此树立哈工大的形象,扩大哈工大的社会影响,提高哈工大在吉林的知名度,增强哈工大人的凝聚力。

  近年来,为加强人才培养教育,并为选送出国人员进行先期培训,田总又多次与母校合作,先后举办了4期英语脱产班,现已有160人毕业。目前,他正在积极筹划在母校举办日语培训班,并准备与母校继续合作,对本科毕业生在财会、计算机等方面进行继续教育。

  田总说,哈工大是国家重点建设的前9所高校之一,具有强大的科技实力和人才优势,我为有这样的母校感到自豪。作为哈工大的校友,作为富奥的领导人,我非常愿意为母校尽一份力量,同时也非常高兴与母校进一步的加强合作与交流,为我们的共同事业和社会的发展进步不断做出新的贡献。

 

采访,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话题中结束

 

  采访田总时,正值党的十六大刚刚闭幕,话题自然也就离不开十六大。在整个采访过程中,田总不止一次地提到我国改革开放20多年和求新务实13年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看得出,他对十六大提出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充满了信心。田总说,经过20多年的发展建设,在世纪之交,我国已经解决了两亿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实现了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小康的水平。虽然这种小康还是低水平的、不全面的、发展不平衡的,但这在中国历史上巳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说到这儿,田总把话题转到汽车行业的发展上。他说,人民生活必需的吃穿住行问题,到目前已基本解决了吃穿住,随之而来的就是解决“行”的问题,这就必然推动汽车行业的发展。虽然“小车社会”不等于“小康社会”,但在今后20年,小车进人家庭,汽车行业大发展这是必然的趋势。

  又是一次好机会。中国这个潜在的大市场,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对汽车行业的巨大拉动作用是可想而知的。知时善行、务实善进的田总已经看准了这个时机,并已开始行动:抓国产新技术,扬民族之威;与德、日等国谋求合作,开发新品牌……甚至连建职工住宅都配建上了车库。

  田总说,我已经是奔60的人了,在这样鼓舞人心的大好发展形势下,我必须抓紧时间,加倍地努力,按照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为年轻人打好工作基础,为富奥的未来打好基础,为一汽零部件的发展打好基础,为实现十六大的奋斗目标、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贡献出自己的全部光和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