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31

校友外交的奇思妙想

——访王永纯教授

胡春玲 杨奕

  一位在自然科学领域有着很深造诣、讲课又极受学生欢迎的土木工程专家,退休后竟对社会科学产生了深厚的兴趣。他从研究政治、经济、历史,到研究人物、各种文化,甚至连小行星的命名他也提出自己的看法,而且研究成果颇丰。他,就是我们今天采访的对象一一我校的王永纯教授。

  采访什么呢?听说王教授曾给江泽民主席写信,建议开展校友外交,对此,外交部还专门回信向王教授做了答复,那就请王教授谈谈关于校友外交方面的情况吧。

  王教授说,这件事儿的起因还要从布什访华说起。布什访华前,我和朱起、林荫广、孟宪吉、曹声远几位老教授对布什进行了研究认为在布什访华时,给他安排一次校友聚会,更能给他的中国之行带来一些新意,增强他访华的效果。基于这种认识,我们给江主席写信,提出了开展校友外交的建议,并单就布什的来访具体设计了3个方案。

  王教授说,现任美国总统布什是耶鲁大学毕业生。不仅是他,就连他的父亲、祖父、曾祖父、曾曾祖父,甚至他双胞胎的女儿,都就读于耶鲁大学。布什对耶鲁大学一向一往情深,而且十分重视校友交往。现任美驻华大使雷德就是布什的同窗。

  忆旧乃是人之常情,校友聚会更是牵动学子之心。很多官方解决不了的问题,同学之间却能解决。王教授说,大家都知道詹天佑建造了中国人自己的第一条铁路。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在整个铁路的建造过程中,他的很多留美校友帮了他的大忙。历史是这样,现实也如此。和布什同一母校,从耶鲁大学归来的留学生、访问学者,目前在我国不下5000人。但王教授等认为,安排与布什聚会应以80岁以上校友为宜,且不宜太多。王教授说,这样的校友并不难觅。就我校为言,市政环境工程学院的孟昭鲁教授就符合这一条件。

  在第一方案中,王教授等设想,在这样的聚会上,要使布什在白发苍苍的校友面前,感到自己恰值风华正茂;要使布什在父辈校友面前,确实感到中美两国的文化交流由来巳久;要使布什认识到,中国人民欢迎的是亲善使者只有继往开来,与时俱进,才能使他作为美国第43任总统的北京之行载入史册。

  王教授等进一步设想,在这样的聚会上,自然要抚今追昔,谈及耶鲁大学的沧桑巨变,不免也要谈一些校园轶事、纽黑文〈耶鲁大学所在地)风情这样的话题。如果可能的话,不妨同唱一曲耶鲁校歌。总之,这样的聚会会使校友们找到说不尽的轻松而有趣的话题。

  对这次聚会的主题王教授等也别有一番构想。王教授说,美国二战老兵在聚会时常引用美国军队的一句名言:老兵永远不死。这次聚会似乎可称之为:耶鲁校友永远年轻。

  在准备工作来不及的情况下,王教授等又提出了简单可行的第二个方案,那就是让这些老年校友出现在我国政府为布什举行的招待会上。当布什被告知在宴会大厅的一边就坐的是耶鲁大学的中国老校友时,设想布什会以异样的心情关注这一长者群体,加深他对这次北京之行的印象。

  除以上两个方案外,王教授等又提出了第三个方案,就是让布什和孟昭鲁教授单独会面。孟昭鲁今年83岁,身体硬朗,十分健谈。孟昭鲁、老布什、小布什3人不仅都就读于耶鲁大学,而且都有驾驶军用飞机的经历。老布什曾是VT-51型军机驾驶员,小布什则是FVV-102型军机驾驶员,而孟教授是AT-6型军机驾驶员。在美国同时具有在耶鲁读书和飞行员经历的人并不多,而在中国有这种双重身份的人更是凤毛麟角。除此之外,他们还有共同的爱好,就是足球运动。老布什是当时校足球队队长,小布什是校足球队拉拉队队长、垒球队队长,孟教授当时则是中国国家足球队队员。可以说,在我国知识界和高等学校中有条件和布什会面的耶鲁校友,我校的孟昭鲁教授是最佳人选。

  孟昭鲁教授和布什会面,可谈的话题很多。就此,王教授等提出4:第一,在中国现阶段,在维护国家基本主权的前提下,谁能够拉近而不是疏远中美关系,谁就是杰出的外交家。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校孟昭鲁教授在布什访华时,似乎有事可做。第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老布什和孟昭鲁教授在天空飞行时,小布什还没有降生。第三,布什总统访华这一年(2001对于美国人来说,是难忘的珍珠港事件60周年;对于中国人来说,是难忘的一八事变70周年。两个周年说明,中美两国曾有过共同的敌人。第四,2001年,也是美国志愿航空队(飞虎队)成立60周年,当中国人民遭受苦难时,正像人们没有忘记库里森科一样,也没有忘记陈纳德将军。改革开放后,我国领导人多次接见陈香梅女士,就是对陈纳德将军援华抗日功绩的肯定。

  令人感兴趣的是,提出以上3个方案的王教授和朱起、林荫广、孟宪吉、曹声远教授,他们虽然不是耶鲁大学的校友,但他们却都收藏有一枚以耶鲁”为标记的金钥匙。唐代诗人王维在诗中曾把他的思念之情寄寓于南国的红豆。可以想象,在远离自己祖国的太平洋彼岸,对于离校后常以耶鲁为荣并为之心驰神往的布什来说,熠熠闪光的金钥匙可能就是他在异国他乡的红豆。王教授说,如果布什与孟教授会面,我们愿献出金钥匙。当布什总统接到装璜精致的带有母校字样的金钥匙时,他将感到,在他这次访华的经历中,这是一个特殊的礼遇。这枚金钥匙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既不是为布什的来访刻意打造的,也不是司空见惯的象征性的城市金钥匙,而是纯属个人收藏并自愿提供的。

  王永纯教授等人精心设计的校友外交方案,得到了当时任校长兼校友总会会长杨士勤教授的热烈赞同和大力支持,致江主席的信于200193日发出。但遗憾的是,8天以后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九·一一事件。920日、927日,王永纯等先后收到了我国外交部礼宾司、美大司的回信。信中对他们策划的“校友外交给予了很高评价,认为建议很好,对接待布什很有帮助,并一再表示谢意。但同时他们也被告知,由于^”事件,拟议中的布什访华之行停留时间已大大缩短。此后不久布什的这次访华便被取消。·一一”事件过后一段时间,布什虽然又恢复了出访,但由于反恐任务艰巨每次出访无不是蜻蜓点水来去匆匆。

进人新世纪,尤其是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后,我国与世界各国,特别是与美国的交往越来越多,发展和建设我国同世界各国尤其是与美国的合作关系,是实践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重大战略措施。在国与国的交往中,个人的感情因素起着重要的作用,国际友好关系的促成更是以攻心为上。王永纯等几位老教授在校友外交问题上的创意,在布什访华中虽然未能付诸实施,但他们勾画出来的校友外交的奇思妙想却是意味深长,让人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