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31

返校

吕伟娅


  1个月前,我们46位给水78级的同学,如约回到了阔别20多年的母校。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对于40岁的老师,我们觉得40岁的老师应该是非常的沉稳和成熟,不应该激动,不应该忘情。而今我们大多数也是40多岁,面对曾经是那么熟悉的老师和同学,我们却无法不激动,无法不忘情!
  20年来,我们的共同感受是以作为“哈建工的学生”而骄傲。在校4年最大的收获是拥有了一种“世袭”的哈建工精神,这种精神是老师感染给我们的,就像遗传基因一样。这种精神就是作风严谨,勇于追求,实事求是。在这种精神的激励下,我们亲眼印证了母校的进步。原哈建工的给排水专业如今已成为综合能力国外知名、国内一流的学科专业,不仅教过我们的老一辈教师继续着学科带头人的领先地位,而且成长起来的新生代教师也显露出不俗的业绩。站在即将竣工的新的市政环境工程学院楼前,我们看到了母校的明天。
  母校的业绩是辉煌的,母校播出的种子也是辉煌的。在与老师的见面会上,同学们畅谈了各自的工作成绩和生活经历,现场的气氛非常融洽。没有伪装,没有炫耀,有的是对母校的真情,对老师的谢意,对学生时代的怀恋。班上年纪最大的是老班长于培全同学。在恢复髙考后的77届、78届学生中,“大龄学生”占有一定的比例。当年入学,“老于”34岁,而“小曲(曲红光同学)刚刚17岁。今天的“老于”仍然为我们给排水事业忙碌着。这次的同学聚会,就是“老于”和“老林”(林才年同学)挂帅,带领驻守哈尔滨的同学们组织的。这不是吗?最南边的李铁龙、刘大军、黄春生带着改革开放前沿——深圳的气息赶来了;最北边的赵景川、赵化龙带着三江平原的收获赶来了;最东边的李天浒、孙大地、杨英、小曲带着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的前卫之风赶来了;尤其令大家为之动容的是从最西边的汉中平原,放下电话就奔机场的李涛同学,他的刚刚出生50余天的儿子成了我们这次聚会最小的参加者,这也可能会打破校友聚会参加者年龄最小的记录吧。
  “多年不见,你好吗?”这句平常的问候,会让人泪流满面。没有人在乎名片上的称谓,不论是总经理,还是教授;不论是院长,还是总工,都没有人记起,真正不忘的是当年经常挂在嘴边的绰号。
  岁月沧桑,皱纹已悄悄地爬上了眼角。叫不出同学名字的刹那很快就淡漠了,3分钟之后,当年同学的模样就原汁原味地显现出来,最后的结论是“谁也没有变! ” 我们的老师在同学们的眼中风采依旧,老师对学生的那份纯纯的感情体现在了相互交流之中。居然还有老师谈起了一次课堂提问,还有老师仍藏着学生当年的实习报告,这是一种多么大的荣誉。我们除了说谢谢,还能说什么!
  从1982年到2002年,正是我们祖国改革开放的时代,我们从稚嫩走向成熟,我们奉献了我们的青春年华,我们无愧于母校。面对21世纪,环境是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主题,在这样的大需求之下,我们专业的黄金时代已经来临,我们共同期待着为国家、为母校继续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