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31

学军学农学工

——60年代的大学生活片断
杨立民

  1965年我考入了哈尔滨工业大学。20世纪60年代是个政治风云多变的年代。课程学得不多,各种活动不少。党中央、毛主席号召向工农兵学习,我先后经历了学军、学农、学工的3个过程。
  我所在的工程力学系,即老五系是保密系,五系楼有警卫连日夜守卫站岗。师生们与战士们相处得很融洽。新生入校后不久系里组织起了“军训”。当时的军训与现在的大学军训有所不同:一是不穿军装;二是非“脱产”性的;三是军训的内容有所差异。当时大学没有开展军训。由于五系的特殊环境和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们请 来了警卫连战士当军事教练,在课余时间教我们拼刺刀、掷手榴弹、擒敌拳等搏杀战斗本领。同学们学得饶有兴趣且很认真,有些同学学得很好,水平很高,与战士比试不相上下。这大概是普通高校开展最早的军训吧!
  1964年我国农村开展了“四清”运动,以后又改为“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要求大学生走出校园,到农村搞社教,经风雨、见世面、受锻炼。1966年春节一过,我们乘坐“闷罐车”(老式火车箱,窗户很小)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颠簸,到达了讷河县境内的六合车站。一下火车就遇到了当地称作的“大烟泡”。北风呼啸着卷起漫天雪花,吹得人睁不开眼睛。地上的积雪足有一尺厚,同学们背着行李一脚深一脚浅艰难地走着。到公社后集训了3天,同学们又分别乘坐火车、马车到了各个大队、小队。当,时纪律十分严格,要“三同四清”,即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每天轮流到农民家里吃派饭,吃的是粗粮、咸菜、白菜、土豆,一点荤腥也没有。同学们白天要拾粪、捡柴、干农活,晚上要开会、写材料。由于卫生条件差,不少同学都生了虱子,大伙戏称为 “革命虫”。几个月下来,大家又黑又瘦。6个多月的农村生活使许多同学,尤其是没有来过农村的同学受到很大教育,了解了社会,体验到劳动人民的艰辛。
  1966年“文革”开始后,学校各级组织全部瘫痪,领导干部基本上“靠边站”,学生们停课“闹革命”。后来毛主席发出了“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和“农村是一个广阔天地,在那里是大有作为的”最高指示,1969年5月师生们又奔赴工厂和农村。五系被安排在哈尔滨林业机械厂,这个工厂是哈尔滨最老的工厂之一,主要生产森 林小火车头和研制林区载重汽车。师生们对“文革”早已厌倦,一听说下厂都很高兴,系里给同学发了工作服,工厂又给了毛巾、手套、肥皂等劳保用品。同学们分到各个车间,与工人师傅结成对子拜师学艺,车、钳、铣、刨、铸、锻、焊,干啥的都有。大家学得很认真,很快就掌握了基本技能。如张万振同学,他的车工水平很高,能和技工一样顶岗干活了,毕业后分到沈阳新光机械厂,不久就当上了车间主任。还有陈鹏飞、桂志强两位同学分到又脏又累的铸造车间,他们的苦干实干精神给工人师傅留下了深刻印象。至今该车间的师傅们提起他们还交口称赞。现在陈鹏飞已是齐齐哈尔市人大副主任(原常务副市长),桂志强是黑龙江省侨联副主席。
  5年的大学生活是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度过的,有失也有得,有苦也有甜。这段学军、学农、学工的经历给我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对我们后来的人生道路也是有所裨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