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31

深切怀念老校长、老书记吕学坡同志

张星熙


  1954年秋,我由地方机关调到哈尔滨工业大学党委办公室工作,文革前后任秘书、副主任,工作了18年。这期间,我耳闻目睹了哈工大历届领导为学校的建设和发展,呕心沥血,做出了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有的老领导因为常年劳累,积劳成疾,逝世于工作岗位上。他们是哈工大的奠基人,我们永远怀念他们。
  这篇短文,记述的是我们尊敬的老校长、老书记吕学坡同志。
  吕学坡同志长期在高等教育战线担任领导工作,他献身党的教育事业的精神和深人细致、密切联系群众、关心群众的工作作风,我至今记忆犹新。

吕学坡老校长(摄于1976年)(吕兵供稿)

为学校党的建设奠基

  1953年6月,中共哈尔滨市委(当时在哈高校党的关系归属中共哈尔滨市委)任命吕学坡同志为哈尔滨工业大学党委书记。这时正是党中央和高教部把哈尔滨工业大学作为学习推广苏联先进经验,改造中国旧教育制度的重大历史时期。把吕学坡等一批富有革命斗争经验的老干部派到学校担任领导工作,就是要加强对高等学校的领导,推动教育制度的改革。这是历史赋予他们的重任。
  吕学坡同志来校后没有辜负党的期望。他针对当时学校的实际情况,突出强调要大力加强党对教育工作的领导,保持发扬老解放区的教育传统,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广大师生员工,这是办学的首要任务。他要求全校师生员工都要树立为在中国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奋斗的无产阶级世界观,把学生培养成为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人才。为此,他亲自给全校师生作报告,开展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教育,对党员和党的积极分子进行党的基本知识教育。同时他对青年的教育工作也十分重视。1955年5月,在他主持下,党
委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对青年集中地进行共产主义道德教育的决定》。在此期间,他还积极组织全校师生员工参加各项政治运动,深入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运动的宣传,开展反对浪费、实行节约的活动,使全校师生员工社会主义觉悟得到显著提高。
  吕学坡同志还非常重视在各个教学环节中加强党的思想政治工作,以保证教育质量的提高。1955年6月,在他主持下拟定了《关于生产实习中党的工作指示》,要求党的各级组织要把完成生产实习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加以保证。他谆谆教导学生要关心政治,又红又专,德智体全面发展,成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有用人 才。
  吕学坡同志还十分关注学校党组织的建设。1950年6月,学校由中长铁路局移交中国政府管理,当时党员人数较少。他到学校以后,大力抓了党的组织建设,使党的队伍和党的基层组织不断发展壮大,到1957年党员人数由1949年党组织公开活动时的140人,增加到1173人。这时每个系都建立了党总支,学生按年级建立了党支部。为了严格党组织生活和加强党员的组织纪律性,对党员实行定期监督,促使每个党员在各项工作中都注意发挥模范带头作用。另外,针对当时有些党员不关心群众,不愿担负社会工作的倾向,进行了严肃的批评,要求每个党员都要成为密切联系群众、做好社会工作的模范。

办教育的行家里手

  根据党的八大会议精神,学校党委会由在党组领导下对学校工作起监督保证作用,改变为党委制的领导体制,同时撤销党组。吕学坡同志在1957年7月召开的哈尔滨工业大学第一届党代表大会上被选为党委副书记。
  1958年9月,邓小平同志视察哈工大,对李昌校长说:“大厂大校要关心国家命运。”接着,学校上级领导部门第一机械工业部也发出指示:“哈工大要搞尖端,要增加一些为国防服务的专业。”从此,哈工大工作重点转移到为国防建设培养高质量科学技术人才上面来,学校专业设置也逐步向由民到军的方向转变。为加强对国防专业的建设和管理,学校于1959年初建立了二部,吕学坡同志任中共哈工大二部工委书记,直到1960年8月30日。在这个期间,他为了建立新专业,从调査研究每个新专业的发展方向、业务范围、师资培养、招生,以及学生的培养、管理等每项工作,都亲自动手,日夜操劳。吕学坡同志由于虚心好学、刻苦钻研,在实践中掌握了丰富的知识,成为我们党内懂得办教育的一位行家里手,为我校新专业的建设和学校由民到军的转变都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师生职工的知心人

  1960年9月13日,国务院任命吕学坡同志为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仍兼任校党委副书记,分管学校行政管理工作。他任副校长之时,我们国家正面临三年自然灾害,国民经济处于困难时期,全校万余名师生生活遇到极大的困难,吃饭问题不仅仅是生活问题,已经成为党的一项重要工作。如何度过这个难关?摆在学校领导面前的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为了生产自救,校党委责成吕学坡同志在江北、清河、通河等地办起了农牧场,在镜泊湖和三江口组织了捕鱼打猎队。在物质生活极度困难的时刻,他强调各级干部要关心群众生活,做好炊管人员的思想工作。为节约粮食,他亲自组织坎管人员学习新法做饭,千方百计改善职工生活。
  在那些困难的日子里,吕学坡同志对群众、对下级十分关怀体贴,经常深人教学、科研、生产劳动第一线,嘘寒问暖,和大家一起学习、劳动、交谈思想。1960年秋 天,在1个多月里,他多次到学校基建工地和工人一起挑土,运砖挖下水道……并在现场解决实际问题。他的工作始终是那么繁忙,没有一天不为学校操劳。他始终把全校师生员工的生活放在心上,他曾经说:每当教职工,特别是教师在生活上遇到困难和不便,我都会感到脸红,为自己所主管的学校行政工作没有做好而内疚。 因此,全校有口皆碑,称赞他是“学校
的大管家”、“师生职工的知心人”。

创建“商良”写作小组

  1961年,吕学坡同志和校刊编辑室同志共同组织了“商良”写作小组。他亲自担任写作小组的主持人,每星期日晚上举行一次小组会,会上分析研究学校师生员工在一个时期出现的带有倾向性问题。他点题目、出思想,和大家一起务观点,研究文章的写法,要求每篇文章都要写得生动活泼、文情并茂、以理服人、以诚感人。每篇文章他们都讨论得很具体,甚至文章的结构、观点、体裁都详加探讨。文章成稿后,都送吕学坡同志审阅修改定稿。校刊先后发表的《春光明媚,百花争艳》、《一席谈话得红专》、《学好基础课,练好基本功》、《严师出高徒》、《铁将军把关》、《三十而立》等一批针对性、思想性强的好文章,在师生中引起了强烈反响,起到了创导读书、刻苦钻研的积极作用。这个小组从1961年到1964年共写出杂文81篇。不幸的是1966年6月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吕学坡同志组织的“商良”写作小组第一个受到批判,“商良”文章被说成是哈工大的“燕山夜话”,横遭贬斥。吕学坡同志更受到残酷迫害,身心倍受摧残。但是,人间正道是沧桑,这历史的冤案,终于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得以平反昭雪。

身心交瘁为学校

  1974年8月,中共黑龙江省委任命吕学坡同志为哈尔滨工业大学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是文化大革命的后期,当时“四人帮”还在横行无忌,学校领导班子中派性仍很严重,工作阻力大,加上主要领导有病,全校党政重担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但是,只要是党交给的工作,就是天大的困难他也要想法克服。他有一句口头禅:“就是头拱地也要完成。”充分反映出他对党的教育事业的赤胆忠心。
  这一年学校处境非常困难,学生宿舍里住满了家属,教学设备更是缺乏,要招收工农兵学员,还要安排南迁回来的几百户教职工的生活,要运回安置南迁回来的几百车皮的物资……工作之多使吕学坡同志忙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就在这时,他的肺结核病复发了。医生劝他休息,他却说:“现在是学校的非常时期,我怎么能躺下来休息呢?”他瞒着家属,一面打针吃药,一面抓工作,眼睛熬红了,身体累瘦了,从不说一声。但是,对群众的疾苦他却时刻挂在心上一家属宿舍盖得怎样了?澡堂修好了没有?从早到晚,不管风天雨天,他都要到学校各个地方走走,看看。他把学校当成了自己的家,把师生员工看成自己的亲人。
  为使学校得到迅速恢复,吕学坡同志曾多次去北京向上级汇报,争取上级和各有关部门在办学资金和物资上的支持。1977年春天,他参加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归来,浑身就像有使不完的劲,在哈市高等院校学大庆誓师大会上,他代表全校师生员工表示哈工大一定要比以前办得更好。”
  1977年7月,中共黑龙江省委任命吕学坡同志为中共哈尔滨工业大学核心小组组长、行政领导小组组长。这时虽然“四人帮”已垮台,但是学校元气大伤,派性的严重干扰,党内思想混乱……面临这种局面,吕学坡同志运筹帷幄,做出了调整领导班子,清查“文革”中的大案和落实政策等重大决策。
  为了把这几件大事办好,他广泛发动群众,经常走家串户,和老教师促膝谈心,征求意见,争取群众的支持。由于曾受林彪、“四人帮”的迫害,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如今又面临学校百废待兴、阻力重重、内外交困的局面,加上工作的紧张和压力,他实在太累了,身心交瘁,积劳成疾,不幸于1977年10月18日在北京出差时逝世在工作岗位上。
  如今,我们深切缅怀这位为哈尔滨工业大学做了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的老领导。我们要学习吕学坡同志的敬业精神,团结奋斗,一往无前,为把哈工大创建成世界知名的高水平大学而奋斗。

1976年,吕学坡同志看望在外地学军的同学们时与大家在一起(吕兵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