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51

厚德博学 大师风范

作者:陈德应

  人们常用“天鹅项下的明珠”来比喻冰城哈尔滨,对于我来说,一个远在福建的学子,吸引我的不是这座城市的美丽,而是先生的名字——马祖光。

  记得1983年,我当时还在读高二,在报上看到马老师在德国首次做出了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工作的报道,我为马老师献身科学、报效祖国的赤诚之心所感动。1984年,我有幸成为哈工大激光专业的学生,开始在马老师的教育、指导下学习、工作和生活。

  由师从先生,到成为先生的助手,20年日子过得是如此之快。如今,先生已永远离开了我们。追忆过去,与先生相处的日子依然历历在目。

学识渊博,孜孜不倦

  先生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学识非常渊博。他的知识不仅限于物理和光学领域,他对机、电和材料方面也很精通’而且还爱好文学、音乐,尤其喜欢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普契尼的歌剧《蝴蝶夫人》。有一次说起音乐,先生讲起上大学时为了买《天鹅湖》唱片,凌晨起来排长队等候的情景,先生感叹地说,现在没有时间欣赏音乐…

  还有一次,马老师参加“863”会议,会务组组织去听了一场音乐会,马老师特别髙兴。回来以后,先生跟好多人说:“哎呀!这次‘863’会议,请我们听了一场音乐会。”他曾对我说:“我们搞自然科学的人应该爱好广泛一些,音乐不仅会给人带来美的享受,还会给人带来灵感,因为自然科学与音乐一样,都具有和谐的美。”

  跟马老师接触过的人,都被他极强的求知欲和探索精神所感染。他无时无刻不在学习新东西。在学习上,马老师到了痴迷的程度,无论实验室还是家里,无论出差的车船还是医院的病床,都是他进行学习、钻研的地方。

  有一次,我跟马老师谈起学习,他说我越学习就越觉得什么都不懂。”听了这话,我就能理解马老师为什么总觉得时间不够用了。

因材施教,治学严谨

  在我们的记忆中,马老师似乎只有两件让他永远做不完的事,一个是科学研究,另一个就是培养人才。

  马老师对他的每一个学生的培养都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他非常注重学生能力的培养,总能因材施教。有的学生以理论见长,而实验技能不足,马老师就会安排他做以实验为主的课题,以提高实验技能;有的学生实验技能较好,而理论基础欠佳,马老师就会安排他做理论研究的课题,以提高理论水平。

  在硕士工作阶段,马老师给我安排了一个以实验为主的课题“受激布里渊散射相位共轭腔的研究”。在马老师的亲自指导下,我们在国际上首次做出了“受激布里渊相位共轭腔激光振荡”。我把论文初稿交到马老师那里,马老师对论文逐句进行了修改,连标点符号都进行了更正。在先生的指导下,这项工作获得了航空航天工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并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

  1991年我又考上了马老师的博士生。在安排我的博士课题时,马老师给了我7个课题,他简单地说:“我给你7个题目,给你两个月时间调研,然后提出你的看法。”当时,我心里有些想不通,因为一般的导师都只给学生出一个题目,学生只要在导师指导下,沿着导师提出的研究方案去做就行,也比较轻松,可是马老师却给我提出了这么多的课题。

P18

马祖光院士(右)、中科院王久江院士(左)、马祖光的博士生陈德应(中)在光电子实验室

  后来经过调研,我把调研的情况向马老师汇报。看到我选定“激光感生碰撞过程的理论研究”作为我的博士课题,马老师异常高兴,他说:“你知道,我之所以给你7个课题,主要是想看一看你的判断力,因为这确实是一个前沿性的课题,我也希望你做这个课题。”

  博士毕业后,我到复旦大学做博士后,从事利用四波混频研究小分子激发态光谱的工作,这是一项实验技能要求比较高的工作。此前,曾有一位来自国外的博士后在复旦大学做了一年半的工作,没有进展。由于在马老师的指导下,在实验技能上和理论研究方面都得到了很好的锻炼,所以我在做博士后期间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导师交给的研究任务。这时,我首先想到的是多年来马老师对我的培养,立即给马老师打电话。马老师为我感到由衷高兴,他还一再叮嘱:“你现在还年轻,精力也充沛,一定要加倍努力工作,要多学习,特别要多向老师们学习。”

  完成博士后工作后,对于我来说,一个南方人,完全可以留在科研条件、生活条件更好的南方工作,复旦的老师真诚地挽留我,爱人也劝我留下,年迈的父母更希望我在离家近一点的城市工作,但我最终还是回到了哈工大,是先生的人格魅力在吸引我,是先生的渊博学识和他的这个团结战斗的集体在吸引我。

  马老师常说,做学问来不得半点马虎,要能经得起别人的考问,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在学术研究上,马老师对虚假和不严肃的态度深恶痛绝。

  我们平常见到马老师对学生总是那么和蔼可亲、面带微笑,不轻易批评学生。但也有例外的时候,那就是发现我们在科研工作中不严谨、不科学时,马老师就会很生气。有一次,在做光学实验中,由于光学调整架高度不合适,我就用书本垫,马老师看见后非常生气,他说:“你知道,书是有弹性的,垫在光学调整架下面能稳定吗?你做出的结果还能可靠吗?”“要让我们做出的结果能经得住别人的推敲,就要养成严谨的科研习惯,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么干了!”这是我惟一一次受到马老师的严厉批评。

  马老师治学严谨,对学生的要求也非常严格。他经常亲自参加博士生的实验,要求学生:“一定要有创新成果。实验结果不能光听,一定要亲自去做。”2002年,我们要做一个激光大气传输的实验,为了避免激光打到居民楼伤害他人,实验要从夜里11点开始。那时,马老师已经74岁了,我们都劝他回家休息,可是他坚决不肯,一直坚持到第二天凌晨6点钟,实验做完了,他才疲惫地走回家……

甘为人梯,提携后人

  马老师非常注视队伍的培养,为了让青年人尽快成长起来,他甘愿给我们做人梯。每年博士生的第一堂课,先生总要讲刘连满的故事。刘连满是我国登山队员,在攀登珠峰时,他自告奋勇地在前面刨台阶,用双肩搭人梯,把战友一个一个托上去。他体力耗尽了,在离顶峰只有100米的时候,他自愿留了下来,在缺氧的情况下,他毅然关掉氧气筒,把生的希望让给了战友,把登上珠峰的荣誉让给了别人。

  先生是这样说的,也这样做的。2002年11月,在“211工程”立项的时候,马老师提出利用一种新的能源来栗浦产生激光,并提出了研究方案。在项目论证时,要对能量的转化效率进行论证。由于涉及的知识领域多,论证工作遇到困难,我把情况向马老师作了汇报,马老师没有说什么,第二天把一个详细的论证过程交给了我。我在高兴之余,心里也有几分心酸:先生昨天一定是査找了大量的文献,也许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当我把论证报告写出来的时候,我把先生的名字放在第一位,可是先生却坚持要把我的名字放在第一,而且态度非常坚决。

  在取得成果的时候,无论报奖,还是发表学术论文,我们总把马老师的名字排在第一位,可是先生总是坚持要把自己的名字放在最后,在我发表的所有论文中,马老师的名字都在最后。在2002年6月举行的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论坛上,我们有一篇论文被录用,这个工作是在马老师的直接指导下完成的,但在署名时,马老师却坚持说:“论文的作者就是你自己,不用署我的名字,我的名字不重要,我们的事业更重要。”

  正是马老师的无数次的“让”’才有我们一批年轻人的“上”。我们知道,马老师心中始终想着专业的50年发展规划,在他的规划中,激光专业要成为国际一流需要一代又一代的学术骨干和带头人。

德高为师,身正为范

  先生是严师,更是慈父,无论我们谁有困难,先生总会想尽一切办法帮助我们。有一年,一位学生得了重病,心情不好。马老师知道后,比谁都着急,还求他在卫生部工作的一位好友帮忙。我们谁都知道,马老师自己身体不好’夫人也有病,可是先生却从来没有张口求过人。

  1993年,我结婚时博士还没有毕业,由于路途远,我的家人都没有能够到场,先生知道了这种情况后’主动提出要给我当主婚人,令我和爱人非常感动。我们都知道,先生是一个不爱热闹的人,但为了我,他来了。

  马老师给我们的帮助是无私的,可是,他自己却从来不想麻烦身边的人。2003年春节,马老师心脏病又犯了,保姆小马回家了,他就在家里坚持着不告诉我们。一直到保姆回来后,发现马老师心脏病非常严重,我们才把马老师送到医院,医生责问他怎么来这么晚,再晚可能就有生命危险了。”当时,我问马老师您怎么能对我们隐瞒病情呢?”马老师说:“大过年的,如果我去住院,要麻烦同志们,大家过不好年。”马老师常跟我们讲:“要做事,首先要会做人,不会做人,就不会做事”、“实际上,不论是做学问也好,做事情也罢,首先一定要做一个高尚的人”。

  有一次,我们几位学生与马老师一起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与会的有很多国内外著名的光学专家。会议期间,我看到会场的前几排有空座,就坐到了前面,会后马老师非常严肃地跟我说:“你还是到后面去坐,后面一样能听清楚,前面的位置要给我们的学术前辈们留着,一定要把方便让给别人。”事情虽小,但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我自12岁就外出求学,我的父母还没有顾及教育我更多为人的道理,马老师的这番话我至今铭记在心。其实,是马老师的言传身教教我懂得了应该如何去做人。

  在哈工大,马老师始终倡导博导、教授上讲台给本科生讲课。2003年6月19日,就在他去世前一个月,他还应邀给学生作了一场生动的报告,题目是《做人与做事》。那天,马老师很不舒服,夫人劝他你身体不好,就别去了。”可马老师说学生都在等着我呢!”讲座结束后,学生们围着这位平易近人的院士问这问那,他到家时已是夜里11点多了。

  熟悉马老师的人都知道,先生从不在意物质生活。马老师的生活标准出乎意料的低,有床睡,有馒头吃,有几件衣服穿就行了。平常的生活中,马老师的穿着异常朴素,冬天一件羽绒服,夏天总是穿着一件旧衬衫,春秋则是一件蓝色的中山装,衣服破了,打上补丁还继续穿。

  先生总是拎着一个很旧的包,我们曾经劝他换一个新包。他说:“这个包已经跟随我这么多年了,怎能舍得扔掉?”我这才明白,先生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即使是对那些没有生命的旧东西,也有着极深的感情。

  2001年,先生终于要搬家了,我们很高兴,都去给先生搬家。可望着家中极其简陋的家具,望着那张很旧的铁床,还有铁床上那条已经千疮百孔的褥子,我感到了先生的清苦。在先生为家庭和事业忙碌中,我感到了他的劳累。先生应该过着舒适的晚年生活,而不应该如此清苦、辛劳,可家中瘫痪在床的老伴儿是他永远的牵挂。先生曾因心脏病多次住院,可一出院他就马上投人工作和家庭生活中去。我们一直想替他分担一些生活的压力,可他很少让我们帮他。每次帮他做点儿小事,他都要一再感谢。

  2003年7月15日,噩耗传来,我们几位学生赶到北京。看到马老师走的时候身上还穿着那件蓝色带补丁的中山装,我们泪如泉涌,默默地给他换上了一套新西装。心想,也许这是先生穿过的一套最好的衣服了。

  在北京的那段日子里,我仿佛不是生活在现实中,总有一种感觉,先生只是休息片刻,他还会醒来。我们每天都要到医院里看望先生2~3次,几乎每天在夜里一两点都要去看先生,每一次,我都有一种期望,希望他醒来。

  但先生真的走了,我突然意识到以前只是读懂了先生的外表,并没有读懂先生我只是以我的思想去体会先生的生活,却一直没有体会到先生的精神。现在,透过先生慈祥的面容,我感觉到了他内心世界的快乐。先生的俭朴是发自内心的,他那快乐的境界,并不是物质生活的安逸和富足能带来的。在他对这个世界无欲无求的同时,他为这个时间,为他身边的人付出了无私的爱。在他为身边人付出的同时,他获得了真正的快乐、真正的成就感。他的精神世界是充实的、快乐的、安逸的。他用毕生去付出,为的不是一丝一毫的回报。

  先生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这本书里记载着先生的人生精华,也留给我们无尽的精神财富。今天,我也许只能解读其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