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51

工作着是美丽的

——访黄永勤校友

  12月的哈尔滨早已冰天雪地,而当我来到位于太湖之滨无锡的江南计算技术研究所大院,却是满眼的郁郁葱葱。早就耳闻这个研究所的所长黄永勤是哈工大校友,在我国某巨型计算机研制中立下赫赫功绩,堪称女中豪杰。如今,与她面对面,谈起走过的风风雨雨,我最突出的感觉是这位女所长平和中透出的爽快与干练。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西方国家对我国实行高性能计算机禁运,我国开始研制巨型计算机系统。从80年代初期参加某巨型计算机系统研制,到80年代末参加“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某巨型计算机系统研制,再到90年代初参与主持某可伸缩的大规模并行处理计算机系统的研制,作为副总设计师兼信息处理主管设计师参与主持总体设计和全系统的联合调试,主持并成功完成了信息处理机的攻关,直到90年代末担任总设计师参与主持某超大规模计算机系统研制,近年来担任新一代巨型计算机系统的总设计师,黄永勤为中国高性能计算机的历史性突破做出了突出贡献,先后荣立两次一等功、一次二等功,1994年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1996年当选为总参谋部优秀中青年专家,1999年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2002年获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对自己做出的这些贡献与获得的荣誉,黄永勤闭口不谈,我们只好把话题先拉到了她个人的成长经历上。
  黄永勤的经历,照她的话说,“有点特殊”。1955年出生的她在部队里长大,15岁当兵,该学习的时候正好遇到“文化大革命”,当兵时,也就是“初一水平”。而要强好学的她一直坚持着“学点什么”,这就有了1978年的考入哈工大,当时物理95 分。
  聊起在哈工大的学习生活,黄永勤说,那时候大家都非常珍惜这个学习机会,“上大学特别来之不易啊!”我在学校好像就没怎么出去玩过,基本上没有星期天,每次放假前上一趟街,平时就是埋头学习,挺刻苦的,穿得也都很朴素,书包里背着碗袋,一走路就叮叮当当的。那时学校的条件也挺艰苦,特别是第一年,当时肉很少,发肉票,一下课赶紧跑,快去吃肉片,哪天说有什么樱桃肉,大家都特高兴。有一次去食堂吃饭晚点儿,只有凉拌黄瓜,其余什么都没有了。初入校时住教学楼,20多人一个屋。哎呀,楼里老鼠多到什么程度啊,门都不关,干脆你随便进吧,晚上老鼠就在屋里转。但那时候学习风气特好,尤其女生更努力,一人拿个小棉垫子在大教室占座,总觉得每天都有新知识、新收获,特别有意义。记得刚毕业回到研究所的时候,真还有点不习惯呢!
  说起母校,黄永勤说,哈工大留给我的印象是深刻的。那时教学很严谨,记得有一位顾秋心老师,特别认真,考试前有同学想问问重点,她立刻就发火了’说怎么能这样学习啊!还有一位姓戴的老师,讲课特别活,老搞一些考试什么的,给同学们出一些没有答案的题,有时我研究半天,还与他去讨论。他鼓励学生跟他进行学术上的讨论。我觉得老师的师德和校风,使得哈工大更好。我从不后悔上了哈工大,我很为我的母校自豪。
  4年大学毕业后,黄永勤回到了曾经工作过的现所在的研究所,一干就是20多年。她说,从参加某巨型计算机系统研制开始,一台一台地去做,我从担任课题组长,到副总师,每一台机器都要做四五年。这期间,我们这批人陆陆续续走了不少, 我一直干下来了。一次参加“863”高级人才培训班,每个人介绍自己的经历,有不少是留学回来的,当我介绍做过3台国家顶尖计算机,得过国家大奖,大家哗地鼓起掌来。
  说到这些年的工作体会,黄永勤说,一是要执著,不能受各种短期风潮的影响。比如说我刚干一个课题的时候,也没认为能在计算机方面干出什么大事,但坚持一步步把脚印走好。我们的待遇不算高,跟有的地方不能比。但我觉得一个人实际上对金钱、物质的需求其实很少,而能给国家做一些事情,还是很难得的。有时候看到自己的同学、同事出国的出国,当博士的当博士,也有动摇和动心,但我觉得一个人要干出点事来,得踏踏实实走好自己的每一步,不要追求太高。二是我觉得集体很重要,特别是搞这种巨型计算机,你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而集体的精神力量是非常可贵的。在搞一台巨型计算机时,我课题组里有的同事孩子病了顾不上,有的父亲病危了还要出差。在集体中每个人为事业牺牲自己的时候,实际上是互相影响着的。为什么我们这样的条件、这样的待遇还能稳定下这么多人呢?跟这个集体是有着非常大的关系的。还有,技术人员要成功,我觉得还是要花很多功夫钻研自己的专业。你当课题组长’别人为什么跟你干?你第一要比别人技术上高一筹,第二要比别人干得多。我当某一项目的课题组长时,不光自己搞总体方案,3部分的设计,自己承担最难的那一部分,这样我比别人更忙。当了副总师,白天忙大家的事,自己的设计晚上干,经常忙到夜里12点钟以后,总觉得时间不够。黄永勤说从家庭到同事对她的支持特别大,从那些老领导、老同事身上她学到很多东西,觉得自己有责任把旗扛起来,把研制巨型计算机系统一代一代干下去。
  江南计算技术研究所是我国最早成立的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相结合的大型计算机研究所,拥有一支以院士、国内知名专家为代表的技术精湛的人才队伍,各类科技人员千余人,具有很强的技术开发和工艺制造能力,研制的高性能计算机系统和其它产品居国内外领先水平。要当好这个家,带领研究所走在科技前沿,实在不是容易的事。当我们谈到这样的当家人应具备什么样的素质时,黄永勤脱口说道胸怀,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胸怀”,要做到胸怀宽阔,首先要多看人家的优点,其次不能争个人得失。另外一点,“你这个做头的,应该比别人付出得更多。你有权,付出少一点,也可能没有人来指责你,但我觉得良心上过不去。所有的碑,不管是石碑还是什么碑,最重要的是群众的口碑。”
  在与黄永勤交谈中,她说得都是一些很平常、很普通、很朴素的想法,而这些平常、普通、朴素的想法,实际就是一种境界,而且是一种很高的境界了。
  黄永勤已经离开学校多年,对母校的深厚感情,使她十分关心母校同学们的成长。当我问她如果重新回到母校当学生,想怎么做时,她笑了:“从我女儿看’现在的学生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从小学开始就非常累,到了大学以后,哎呀,终于松口气了。这口气应该松在哪呢?我认为,第一保证睡眠;第二有一定的体育锻练。而其他时间,都应该用在学习上,如果这一点做不到,将来你到社会上怎么办呢?”谈到学校的教育’黄永勤说做学生,首先要学会去做人,从最基本的做起,比如说你碰到一个需要帮助的老人该怎么做,碰到一个迷路的小孩子该怎么做。最基本的,孝顺父母总应该吧,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爱,你还会去爱谁呀?她觉得人有爱心非常重要。黄永勤说还有一点就是不能读死书,同学们应参加学校的一些社会活动和公益活动。这是一种社会能力的锻练。一个人光会读书是不行的,你走出校门,要做事,要待人接物,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光说我学问好,也是有问题的。
  当我们请黄永勤给学校的师生说几句话的时候,她说:“第一是感谢哈工大培养了我,这确实是我事业的奠基,没有哈工大,就没有我今天的成就。第二,希望咱们哈工大的学生有更大的发展,承担重任。我们不是为了当领导而做领导,但你不到一定的层次干不出大事,因为没有一些人跟着你一起干。所以我希望学校能在培养学生这方面上再努力些,继续保持哈工大的辉煌。”
  采访结束,已是中午,走在绿树成阴的研究所大院,看着各楼中走出的人们,在冬日暖暖的阳光下,匆匆来去,不禁想起刚才黄永勤校友说的一句话:工作着是美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