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42

艰难困苦玉初成

——访80 级校友孙宏

刘忠奎

孙宏校友(资料片)

  80级北京校友孙宏很忙,但在哈工大北京校友会的“软磨硬泡”下,我终于如愿以偿地采访到了她。当孙宏走入我的视线,她朴素、低调、谦和、严谨的气质与性格深深地吸引了我。
  “那个时代,人很单纯,也很有激情,在学校时我们经常会几个人聚到一起,谈理想、谈人生,憧憬未来科技报国,总想多学一些知识,将来好多为祖国的繁荣富强做出一些贡献。”说到这儿孙宏笑了,“也许你们这代人不能理解,我们就是这么一代简单到有点傻的人。服从组织安排,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这是我们当时最响亮的口号。”
  孙宏是黑龙江省双城人,她从小学起就一直担任学生干部,作为少先队大队长的她经常会带领同学们做好事、帮助别人。她说小学时她家与消防队为邻,官兵的衣服、裤子、被褥坏了,全部由她负责缝补,战士们都亲切地称她为“拥军模范”。
  “考上哈工大是我少年时的梦想!”1980年,孙宏没有辜负老师和家人的期望,以全县第四名的优异成绩考入哈工大精密仪器制造工艺专业。当时,哈工大是一所充满神秘色彩的学校,来自五湖四海的学子带着各自的梦想相聚在这里,开始了他们积累知识、提高自我的新生活。
  “那时的教学条件和教学资源有限,和现在没法比。同学们完全靠课堂上老师讲的内容和图书馆的参考书籍来丰富自己,但是大家都很努力,校园里处处都能看到刻苦读书的身影,那时候上课不用点名,几乎没有人逃课,要想在大教室里占个听课的好位置是需要起早才能实现的。”孙宏感慨地说。回想起大学4年的学习生活,讲台上那些孜孜不倦、勤勤恳恳的老师也给孙宏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尤其是她的本科毕业设计指导老师陈在礼,更是让她终生难忘。陈老师治学严谨、一丝不苟,他所审过的毕业论文,不光要逻辑清楚、论证充分、结果准确,就连标点符号、错别字都不放过。如果论文内容不严谨一定要退回去重写,没有商量的余地。“那时学校没有横向的合作项目,因此写论文是件很困难的事情,现在搞了这么多年的科研项目,感觉那时论文真的没有写好,心里总觉得有点遗憾!”孙宏说。也许这就是母校“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训和认真严谨的校风在她身上的具体体现吧!
  孙宏是学校学生总会文艺部的一名学生干部。受父亲的影响,孙宏非常喜欢音乐,是兆麟中学的首席小提琴手,在哈工大时她曾经和当时的文艺部长陈虻组织过多次文艺讲座和文艺会演。那时校园里的课外活动很少,集体郊游成为孙宏和同学们的快乐时光。
  1984年,孙宏毕业后被分配到航天部部直机关工作。不想从事管理工作的她直接拿着档案找到了航天部二院23所的领导,要求从事相关技术研究工作。于是,孙宏就在23所工艺室负责数控加工中心的编程工作。1985年,她又被调到23所二室负责雷达天线的结构设计工作,从此与雷达天线结下了情缘。
  刚接触雷达天线时,孙宏对自己所从事工作的重要性还没有更多的认识,但经过几次靶场试验和下部队处理问题,看着自己设计的雷达天线精准地捕捉目标、完成导弹的发射任务,或者是看到雷达连的战士们操纵着自己设计的雷达天线,日夜守卫着祖国的咽喉要地,孙宏在内心深处生发出一种使命感:“一定要设计出更多性能先进、质量可靠的雷达天线,让中国的雷达赶上并且超过世界上发达国家,扬我军威!”有了这样的奋斗目标,孙宏便把自己的设计工作当成一个个战斗任务,不管碰到什么样的困难,她都会不屈不挠,千方百计地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保质保量地完成任务。
  结构设计是雷达天线研制过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同时也是最复杂、最辛苦的一项工作,每个天线都是要经过反复的仿真计算和设计评审,才能确定下最终的设计方案,然而这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就是大量的图纸设计,每个产品都需要几百张甚至上千张的图纸才能完成设计工作,孙宏说现在用计算机软件进行设计,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刚参加工作时他们是趴在图板上用铅笔一笔一笔地把天线画出来的。
  孙宏说每次接到新的型号,最关键的是前期的方案设计阶段,有时为了满足一个指标要求会反反复复地修改设计方案,每次修改都会带来很多新问题,要通过充分的论证才能达到一个最优化的状态。孙宏表示,这个阶段最费心血,整天脑子里全是设计方案的事,有时夜里醒来,不管几点只要一想到设计方案的内容就再也睡不着了,直到这个方案完全确定以后心里才会放松下来。
  孙宏在20世纪90年代初就参与了我国最先进的相控阵雷达天线的研究工作。由于当时我国还没有自主研发的相控阵天线,孙宏和他们的设计团队依靠仅有的一些资料反复地摸索,经过一次次的失败、进步、再失败、再进步,最后终于研发出了我国最先进的相控阵雷达天线,这个项目整整经历了10年的时间。2006年该项目荣获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孙宏也因此获得了国防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和航天部二院个人突出贡献奖。
  成功离不开付出与坚持。在30年的科研生涯中,孙宏的生活中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节假期和双休日,如果赶上紧急任务“5+2”和“白+黑”都是常事。孙宏说今年春节某军贸型号的雷达天线要在正月十五交付外方,但是由于外场试验做得不充分,在交付前的靶场校飞过程中出现了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孙宏配合雷达电气总体想尽一切办法,不分昼夜,奋力拼搏,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最终按时完成了交付任务,赢得了外方的认可和信任,为国家争得了荣誉。但是为了这场“战争”,2013年春节孙宏只休息一天,任务完成后孙宏也住进了医院。
  舍小家为大家,航天人的爱无私而伟大,当祖国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无条件地抛弃个人利益。“活在永定路,死在八宝山”,这是多少代航天二院人的信念,“献了青春献子孙”,这正是航天人奉献精神的最高境界。作为女儿和母亲,孙宏也和其他同事一样,内心充满了对父母和儿子的歉疚。谈话间孙宏讲起有一年正月十五晚上,正好赶上有一部大天线进行外场测试,为了保证测试工作的顺利进行,孙宏一直坚守在试验场上,当时孙宏的儿子只有五六岁,独自一人在家。作为妈妈,孙宏的心里非常牵挂自己的孩子,“听着周围震耳欲聋的鞭炮声,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我的心里百感交集,手里拿着电话,一遍一遍地告诉儿子,‘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妈妈马上回来。’”现在回想起来,孙宏的眼里依然饱含着泪花。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经过岁月的磨炼,孙宏逐渐成长为雷达天线结构设计的专家,她所设计的产品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有些产品还走出了国门。谈起个人的荣誉,孙宏显得很淡然,她说:“这都是母校培育的结果,是‘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训赋予我不服输的品格,激励着我不断前进、严谨求是、开拓创新。”
  今年是孙宏毕业30年,孙宏毕业后第一次回到母校。“学校变化太大了,看了让人振奋、骄傲,真心希望母校越来越好,为国家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孙宏感慨地说。同时她对学弟学妹们说:“希望学弟学妹们珍惜在校的美好时光,努力拓展自己的知识领域、夯实基础,将来走上工作岗位后,要发扬哈工大的优良传统,做一名优秀的哈工大人,为母校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