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42

为了中国航天有一颗“强健的心脏”

——访航天六院十一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火箭型号副总设计师陈炜校友
商艳凯

陈炜校友(资料片)

  2014年3月19日,“陕西十年十大影响力人物评选暨第十届陕西经济推动力总评榜”颁奖盛典在西安举行。航天六院(航天推进技术研究院)当选,成为唯一入选的团队。这是对其过去十年间为中国航天跨越式发展和陕西省经济社会发展所做的突出贡献的褒奖。航天六院十一所副所长、火箭型号副总设计师陈炜校友作为获奖团队代表之一参加领奖。
  航天六院获此荣誉,实至名归。而作为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陈炜参与了长征系列运载火箭、载人航天工程、探月工程、高新工程等我国多个重点型号发动机的研制工作,可以说,亲历和见证了载人航天工程、绕月探测工程在内的数百次重大航天发射。
  以2013年发射的嫦娥三号为例。嫦娥三号是我国首次实现地外星体着陆探测的探测器。嫦娥三号要登上月球就必须依靠变推力主发动机——这颗强健的心脏来实现奔月飞行和月面软着陆。这项决定整个落月探测任务成败的关键产品的研究重任交给了航天六院。从接受任务的第一天起,陈炜和科研人员一起迎难而上、协力攻关,用了不到5年时间,就解决了变推力调节、高低工况性能优化、燃烧室可靠冷却、大喷管成形与制造等一系列设计、工艺关键技术难题,填补了国内空白,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并成功地实现了“推得精、飞得稳、变得妙、落得准”这一要求。
  2014年10月末的一天,我如约来到位于西安航天西路的航天六院十一所。坐在我对面的陈炜温文尔雅,虽然话语不是很多却掷地有声,给人一种沉稳干练的感觉。
  我们的话题从当年的大学生活说起。1979年,怀着“科技报国”的梦想,只有17岁的陈炜考入了哈工大,就读于动力工程系涡轮机专业。对于出生于湖北的陈炜来说,第一次离家,来到遥远的东北,刚开始在气候和饮食上都有些不适应。据他回忆,那时的伙食中,粗粮占到了七成,一周才能吃上一顿大米饭。刚入学的新生要参加一次义务劳动,帮助食堂在大暖窖里储存冬天吃的老三样——土豆、萝卜、大白菜。直到临近毕业,国家改革开放成果初显,学生的伙食条件才有所改善。
  在他眼中,哈工大学风朴实,教学严格。“和其他学校相比,哈工大的毕业生大多都是埋头苦干型的,基本功比较扎实。”他笑着说,“让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当时制图要用手绘,对削铅笔的规格有着严格的要求,笔芯要削多宽、多厚,画细线与描轮廓线要严格区分。正是这种严格培养了哈工大人做事比较严谨的作风。”
  谈到学习之外的生活,他表示,那时大学的文化生活相对比较贫乏,但青年内心的爱国情怀还是比较热烈的,比如正处于鼎盛时期的中国女排不断地带给国人惊喜,连续夺得世界杯、世锦赛的冠军。“我们在大阶梯教室里,通过电视转播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大家难掩内心的激动,敲着洗脸盆围着主楼转了好几圈。”‘振兴中华’是那时的流行语。”说到这儿,他眼里发出了光芒。
  1983年,大学毕业的陈炜服从国家分配,来到当时位于秦岭腹地的航天工业部○六七基地第十一研究所,成为一名液体火箭发动机设计员。十一所大发动机研究室承担着我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发动机的研制任务。如果说发动机是运载火箭的“心脏”,那么,涡轮泵就是发动机的“心脏”。而陈炜从事的就是为发动机设计“心脏”的工作。
  刚走上工作岗位,陈炜就赶上了我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基本型发动机的研制任务。凭着扎实的理论知识功底和虚心好学的优秀品质,短短几年时间,他很快就承担起主管发动机涡轮泵研制的重担。20世纪90年代初,经过数年型号研制锤炼的陈炜,挑起了大发动机研究室副主任兼发动机副主任设计师的担子,在人才济济的科研队伍中脱颖而出。此后,陈炜不仅逐步成长为一名型号主任设计师、运载火箭副总设计师,而且在行政管理上也担负起了研究室主任、副所长等一系列重要职务,主管10多个型号发动机的研制工作。
  陈炜走上副主任设计师岗位时,适逢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的全面启动,运载火箭发动机的研制工作随之展开。陈炜以其严谨、务实的工作态度和作风,瞄准载人航天发动机高可靠性的目标,大胆创新,突破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显著提高了发动机的可靠性、安全性和环境适应能力,为神舟号载人飞船提供了高可靠动力。
  发动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由上万个部件组成,而涡轮泵作为发动机的“心脏”,其性能和可靠性至关重要。要充分验证涡轮泵的改进效果,必须进行涡轮泵联动试验。可是,在长征系列发动机研制历史上,从没有顺利超过200秒的联动试验。怎么办?陈炜以他亲身经历的基本型发动机研制经验,分析了涡轮泵长程联动试验的主要风险,决定设计师和试验工艺师一起进行试验系统改进。经过努力,涡轮泵联动试验经受了长程考验,为载人航天运载火箭发动机研制的顺利进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一次发动机可靠性试验出现故障时,他出差回家没坐几分钟,得知消息立即赶赴200多公里外的试验现场,凌晨到达后,经仔细观察,找出了隐藏的故障部位,经后续改进消除了发动机可靠性隐患。当神舟号飞船,尤其是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发射成功后,那种兴奋与激动无以名状,自豪感油然而生。
  嫦娥三号月球探测器主动力采用变推力发动机是最佳方案。但由于变推力发动机的技术难度大,许多技术专家和领导担心难以按期拿出产品,但采用其他方案不仅探测器功能要压缩,还可能影响可靠性。因此变推力发动机被工程领导列为工程首要关键技术,提前启动工程前期攻关。陈炜带领设计师队伍,通过查阅大量中外资料,汲取技术营养,详细分解工作剖面,对备选方案进行逐一仿真,确认了主攻技术方案,陆续解决了产品烧蚀、低推力性能低、燃烧震荡等问题。在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下,通过研制队伍共同努力,他们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完成了关键技术攻关,满足了工程指标要求。随后的研制工作中,他们又重点解决了产品可靠性和工艺稳定性以及与探测器的匹配性问题,为嫦娥三号交付了高可靠产品。看完嫦娥三号落月实况直播,他接受陕西电视台采访时说:“这是一次完美首秀,是对研制队伍的最好褒奖。嫦娥三号落月了,我们心里的石头才真正落地了。”
  陈炜在液体火箭发动机研制方面取得的突出业绩和付出的巨大努力得到了上级部门的充分肯定。他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等多个奖项,也获得了“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突出贡献奖”“航天基金奖”“511人才工程学术技术带头人”等荣誉称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在陈炜的人生日志上,曾记载过太多的重大项目技术攻关突破和连续发射成功的欣慰和喜悦,但也有过新技术研发的艰辛和研制工作波折的巨大压力。对待成功和波折,他总是保持一颗平常心,对事业永不言弃。正是这种平常心,使陈炜的名字镌刻在了中国航天的功劳簿上。
  采访最后,陈炜对有志于从事航天事业的哈工大学子提出了希望:一是要有做事业的态度,这是第一位的,要有大的目标,心中装着国家,以此为基础实现个人目标;二是要打好基础,这是体现一个人将来有多大能力的前提;三是要养成严肃、严密、严格的作风,这是航天事业对人才队伍的要求,也是哈工大人身上与生俱来的特质,应该保持这一特色;四是要勇于创新,要讲究创新的方式、方法,还要不断学习,汲取前人的经验;五是要多读书,不要仅仅满足基于网络、手机的浅阅读,而是要重拾经典,不断提升个人的知识层次和思想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