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42

为了心中的建筑梦

——访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安军校友
商艳凯

安军校友(资料片)

  当每个乘坐飞机到西安这座古都旅行或出差的人推着行李从咸阳国际机场T2航站楼出来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形状似飞鸟一般、充满动感与现代气息的T3航站楼,让人不由得对这座底蕴深厚的城市又增添了几分新的认识。而说到这件富有想象力、气势恢宏的建筑作品的设计者,不得不提到一个人,他就是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第十设计所所长、我校校友安军。带着对这位校友的敬佩之情,2014年10月末的一天,我赴西安对他进行了专访,近距离地领略了这位优秀建筑师的风采。
  初见安军,他很热情地和我握手,采访的一个多小时里,他始终保持着随和的微笑。在他身上,我感受到了一种艺术家的气息,同时也感受到了哈工大人特有的那种谦和、朴实。我们从当年的大学生活谈起,一直说到他对建筑的认识和理想,他就像对多年未见的朋友一样,毫无保留地向我诉说着这些年自己亲身经历的种种往事。
  时光将我们拉回了30年前。1984年,高中毕业的安军面临着人生的第一个重要选择——上哪所大学、学什么专业?对于从小喜欢美术的他来说,建筑学专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于是他分别填报了原来的哈建工和重建工两个志愿,同时达到了两个学校的录取分数线,在经历一点小波折后,最终他还是如愿地被自己的第一志愿——哈建工录取了。
  对于从小在西安长大的安军来说,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但独立惯了的他没有让家人送,而是选择和考上哈工大的高中同学结伴而行。就这样,带着些许兴奋和忐忑,他踏上了北行的列车。由于那时没有火车从西安直接开往哈尔滨,在坐了20多个小时火车后,他和同学不得不在北京转车,在车站熬了一晚上,第二天又坐了20多个小时才到哈尔滨,一算前后加起来竟然要三四天时间。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安军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据他回忆,当时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是60块钱。由于物资供应紧张,一个人每个月的粮食都是定量的,一个月才能吃上5斤大米,平时吃的都是玉米、高粱米等粗粮。对于平时习惯吃面食的西北汉子来说,刚开始的确有些不适应,再加上气候寒冷,思乡的情绪开始在心中蔓延。
  好在渐渐步入正轨的大学生活填补了心中的思乡之情。在他看来,那时的大学生活虽然没有网络,但活动也很丰富多彩,比如学生舞会、各种社团活动等。由于性格随和,他被大家一致推举为建筑画社的社长。这是一个拥有最多社员的学生社团,主要活动就是组织社员的作品展览、请专家来做讲座等。记得有一次,社团邀请了当时名气很大的一位广州美院的教授前来讲座。活动海报一贴出去,就在同学间传开了。活动当天,能容纳几百人的大教室座无虚席。第一次见如此阵势的他显得有点紧张,当着那么多人,声音略带颤抖地介绍了嘉宾的情况。完成任务后,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大三时,他又被选为班长。第一个工作就是组织班级同学到外地进行认识实习。他带领着30多人先后到北京、上海、大连、苏州等地,参观当地的标志性建筑。作为一班之长,他不光要保证全班同学的安全,还要进行活动的组织、协调,难度可想而知。事后回忆起这些经历,他觉得很宝贵:“经过大学的磨炼,个人的交往能力、融入社会的能力都有了极大提升。”
  在他眼中,当时的哈建工地处城市的中心,这对学生对城市、对建筑的感知有很大的帮助。当年,哈建工被大家称为“袖珍大学”,地方不大,却功能俱全。而更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当时哈建工的学习风气很好,几乎没有人逃课,教课的老教授们非常敬业,跟学生打成一片,甚至主动把一些家在外地的学生请到家里做客。“这些老先生就像父辈一样对待自己的学生,在他们身上有着老一代知识分子的严谨,无论是做学问还是做人做事,他们都言传身教,对学生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说到这儿,他对当年教授自己的老先生们充满了感激和敬佩之情。
  1988年,大学毕业的安军面临着人生的又一个重大选择——毕业后是去北京还是回西安?按照当时的分配原则,学习成绩排名靠前的毕业生有优先选择用人单位的资格。当年很多人向往的城市是北京,但成绩优异的他却主动放弃了这一机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西安,并且在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一干就26年。
  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扎根家乡、建设家乡的信念,安军一步步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建筑设计师,其设计的作品多次获得中建总公司、西安市、陕西省、建设部和国家级的优秀设计奖。2006年,《建筑创作》杂志收录了“文化大革命”后毕业的(一般称为第四代建筑师)成就、名气较大的188名国内青年建筑师,安军的名字赫然在列。此外,他还被授予“西安市十佳青年建筑师”“陕西省优秀勘察设计师”等荣誉称号。对此,他只是笑着说:“我只是赶上了中国大发展的时代,是时代造就了我。”
  要说到安军最满意的作品,就要说到前面我们提到的西安咸阳国际机场T3航站楼。他将这一航站楼命名为“丝路新港,长安圣殿”,就是希望在远离城市的地方,依旧可以让旅客通过航站楼的设计感受到西安的文化特色和城市特点。可以说,他亲眼见证了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发展成为我国西北地区最大的空中交通枢纽。对此,他笑称,自己和这座机场的建设一起度过了15年的岁月,从最开始的第一次机场扩
建,到T3航站楼的设计,每一次机场换颜的过程中,都有他这个参与者活跃其中。
  对于机场,他有着自己独有的理念。“机场作为一个陆空转换的空间,无法或缺的是它所具有的功能性。在其展现交通枢纽的功能性的过程中,人性化则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关键条件。”除了已完工的T2、T3航站楼,目前,安军正带领着设计团队全身心地投入到以T3航站楼为核心建筑的咸阳机场扩建工程上,预计到2020年,建成的T3航站楼以及国际指廊将与T2、T1航站楼彼此相连,方便旅客中转,共同围绕交通枢纽一期工程做到与陆路交通的无缝衔接、零换乘,实现综合交通一体化。
  在安军的观念中,建筑永远是遗憾的艺术。建筑活动从本质上是一种经济活动,设计只是它的一个环节,除了尊重建筑本身的规律和特点外,还要综合考虑各方的意见,最终以一种公共艺术景观的形式呈现出来。“每个建筑师都有自己心中的建筑梦想,但一个建筑物并不因此而打上安军的标签,建筑从根本上说是为公众服务的,我要做的就是为建筑物添上画龙点睛的那一笔,共同完成大家心目中的建筑。”
  安军一直将中国工程院院士张锦秋视为偶像和学习的榜样。张锦秋曾经说过,一个人理想和价值的实现,必须要把自己的人生追求和社会的需求紧密结合起来。“虽然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但不能因为现实就泯灭对建筑梦想的追求。当你把建筑设计当作事业或职业时,不同的选择往往会产生不同的结果。用形象的话说,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建筑设计师,就要学会在挣扎中寻求突破。”安军笑着对我说。
  对于那些有志于将来从事建筑设计工作的学子,他也给出了自己的忠告:“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建筑师,首要的是热爱,只有热爱自己的专业,才能无私地付出,没有太多的功利性;其次是要努力,成功没有捷径,唯一的道路就是比别人付出更多;最后就要有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有认可你的团队。当然,还有就是在学校受到的教育,这也是一个人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同时,他也希望母校建筑学科在今后的发展中发挥自身的特色和优势,在中西建筑的结合、寒地绿色建筑等方面有所建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