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42

在温哥华世界模联

康子梁

  作为一名大三的非英语专业学生,我很荣幸能代表学校参加由哈佛大学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共同举办的2012年第21届世界模拟联合国大会(简称世界模联)。对我个人来说,这是一次奇妙、富有意义而又令人兴奋不已的经历。
  哈佛大学世界模拟联合国大会(Harvard World Model United Nations)是由美国哈佛大学的学生组织在1991年发起的,是世界上最具专业性、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模拟联合国大会。世界模联每年3月会选择在不同的国家举行。
  世界模联曾经在许多个国家举办过,受到各国政府和世界一流大学的高度重视。2006年挪威甚至为了举办世界模联,为数千名参与者提供免签待遇;2008年,北大在经过十数次申请之后终于取得了举办资格;而2010年,中国台北更是出动了大量的哈佛校友为自己争取到了举办世界模联的资格。20年的时间内,参与世界模联的人数从最初由哈佛模联协会自主举办时的100人,发展到1997年第一次有外校力量参与(布达佩斯大学),至2011年新加坡模联举办时突破65个国家和地区共有266所大学的2 255人参加,彻底确立了自己世界第一模联会议的地位,现已成为影响力最大、参与人数最多、学术水平最高、会议质量最优的全球性会议之一,为世界各地的优秀大学生搭建了交流的平台。
  今年的世界模联在加拿大的名片城市温哥华举办,共有2000余人参加。这虽然不是我第一次参加国际级模联的经历,但是如此盛大的规模以及其参赛者与组织者雄厚的实力还是令我兴奋不已。当然,怀着这份心情的不止我一个人,还有同去的兄弟姐妹们。为了这次模联盛宴,大家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特别是领队张学孜师哥和韩霄雯师姐为了行程和签证问题百般辛劳,对我们这些师弟、师妹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虽然我们代表的国家是非洲南部最贫穷的小国、世界上最大的国中之国莱索托,查找其详细的外交资料都难,但是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去获得充分翔实的资料。我个人甚至还查到了该国外交大臣自2005年以来所有的演讲和发言,为的就是能够在模联会场表现出哈工大人专业的知识和严谨的态度,在世界的舞台上一展哈工大的风采。
  3月9日,几经艰辛,我们怀着兴奋的心情,终于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辗转来到了温哥华,开始了这段来之不易的旅程。到达温哥华的第一天,在入住的青年酒店,我就迎来了一个大惊喜。我们的房间隔壁住的正好是来自法国的世界模联参赛代表。经过寒暄,我很快就和他们相互熟识,并向他们介绍了中国北方的美丽冰城哈尔滨,以及坐落在哈尔滨的哈尔滨工业大学。
  温哥华时间11日当晚,我们代表团一行7人参加了会议开幕式。一直以来,参与世界模联的学校大都是老牌的世界名校:哈佛、耶鲁、普林斯顿、麻省理工、牛津、剑桥等大学。直到2000年之后,国内学校如北大、清华等也积极踊跃地参与进来。而对于我们哈工大学生而言,这次活动将会带领我们零距离接触名校中的名校、精英中的精英。想到这些,我就激动不已。当晚的开幕式十分隆重,很多大政治家、外交官进行了致辞。哈佛大学的主席团更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的专业、自信和开放在舞台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让我找到了学习的榜样和今后的目标。
  在正式开会期间,我被分到了特殊政治与非殖民化委员会(SPECPOL)。这个委员会在联合国大会中处于第四委员会位置,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处理其他委员会或全体会议不处理的各种政治问题,包括非殖民化问题。能在这个委员会担任代表,是老师和学长对我的信任,让我感受到了无比的荣耀。同时,如何在偌大的委员会中发出自己的声音、如何代表好哈工大乃至中国大学生的形象让我也体会到了巨大的压力。
  由于委员会庞大重要,因此采取双代表制,由领队张学孜师哥和我共同代表出席。正式会议开始前,我们主动出击,与许多在场代表在场边进行了深入的交谈,在议题选择、国家方针方面交流了想法。通过交谈,我很快就和其他小国代表如东帝汶、汤加、卢森堡、塞尔维亚等熟识,并在我的建议下,我们数个国家很快就建立了小国联盟,抢占了先机,开始为争取本国利益做出努力。
  进入会议正式议程,大会定下议题讨论巴勒斯坦问题。这样一个长期被大国利益左右的议题,实际上对于我们所代表的小国莱索托参与性不高,但是我们并未放弃任何发出声音、体现思想的机会。会议正式开始,为了更好地表达我们所代表国家的观点,我和学孜师哥两人通力协作,经常是一人在会场内掌控大局,另一人在场外与各国代表、团体磋商。得益于主动的姿态和良好的语言功底,很多代表都被我的想法说服。我们不仅和非洲小国如布基纳法索、贝宁等一致对外,同时也打动了几个欧盟国家包括罗马尼亚、塞尔维亚、奥地利等,与他们达成了共识。我们凭借联合的力量与巴西、印度等大国多方交涉,终于使他们听到了我们的顾虑和意见,接受了我们的想法。为此,我还参与了几份大会工作文件的写作和讨论,以及一份决议草案的部分内容撰写工作。此外,为了让整个大会听到我们的声音,我还做了几次全场发言,巩固了我们的工作。虽然很遗憾,最后大会没有任何决议草案得以通过,但是我们所参与的决议草案还是得到了许多国家的支持和认可,这也提升了我的信心与参与感。
  为期4天的会议,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交到了很多朋友,也让我产生了许多的感悟。首先是亚洲学生不太善于交流。哈佛大学为此次大会安排了很多社交活动,但亚洲学生的参与性普遍不高。不仅是我们中国学生,日本、韩国学生更是经常只能坐在场边观看大家跳舞。而对于西方人,据我观察,你是否能融进他的社交圈正是决定于你对这些社交活动的参与度,包括一起跳舞、喝酒、在场边交谈。
  刚开始,我对这样的社交活动也不太会应付,也苦于外国朋友和我交流的话题更多是关于我们自身的情况,而不是他们的生活经历。通过几天的交流活动,我发现只要我们能变得更加外向、主动,不惧与外人打招呼,并能操着流利的口语与他们进行交流,西方的同学还是很容易就能和我们成为朋友。开会期间,正值加拿大传统节日圣帕特里克节来临,我还收到来自法国巴黎第一大学学生的邀请,和他们一起去酒吧庆祝。虽然当日正好我要启程返回学校,未能参加,但是获得了他们社交文化的认可,也让我真正体验到了融入西方社会文化的感觉。
  虽然对于很多中国学生来说,能在哈佛的国际会议上拿奖几乎是天方夜谭,但通过这次的经历,我发现这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会议期间,我认识了一位成长在中国、在美国读大学的女孩,她的父母都是我们哈工大毕业的。她最后就获得了哈佛大学颁发的个人外交辞令奖。她的获奖就更加坚定了我认为中国学生获奖不是没有可能的信心。
  通过与外国一流大学代表的探讨,我们总结出了一些获奖的定律:一是一定要对所讨论的政治话题、国际舆论导向、自己国家的政策有深刻的认识和理解;二是一开始就要主动参与,加入到大会最有可能获得多数认可的小团体,积极参与工作文件和决议草案的写作,并且能够成为核心成员介绍草案;三是提高自身讲话的思想性和关注度,获得适量的在整个大会亮相的机会。
  通过这次外派经历,我深刻感受到我们哈工大同学的团结、开放与互相支持。4天漫长的会议历程,我们所有的外派代表都在互相关心、互相协助。在领队的带领下,大家都勤于相互交流、提出意见,没有人特立独行,这让我们整个团队获得了很高的相容度、归属感。团结的力量也让我们更好地展现了哈工大的风采。
  总的来说,这是一次难忘、难得的经历,相信同去的兄弟姐妹们也深有同感。我的收获将更好地指导我今后的学习、生活,特别是在模联的工作。希望将来有机会,还能代表学校,一展哈工大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