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22

宝贵的不是完成了一件事而是为完成所付出的努力

——哈尔滨工业大学日本同窗会会长稻垣宽的致词

作者:肖友

  因健康关系,鬼头会长再三提出辞呈,经6月的全体会议推荐和决议,敝人接任同窗会会长。首任木本会长、第二任鬼头会长都是我的前辈。基于“年轻化”的需要和本部全体同仁的鼎力相助,身居京都的敞人方鼓足勇气接受会长重任,恳请多为指教!敝人现尚担任机能纸研究会(已任25年)、红麻协议会(任8年)两会会长,这两会的学术会议和年度例会相对集中、固定,而同窗会的工作以毕业身份证明、会员葬礼的生活突发琐事为多。4个月来使我感受到前任会长工作的艰辛!
  欲绘制新图,首先必须确定座标和轨迹,为此允许我分析同窗会的现状及其作用:现在构成同窗会的正式会员,最小的70到82、83岁高龄,且多数健康状况欠佳。同窗会虽然欢迎去世会员的妇人及其子女参加同窗会的活动,但没有后续的哈工大毕业生补充,日本同窗会面临着自行消亡的严峻局面。尽管如此,已往有日本人就学的伪满或旧中国的大学几乎都已不存在,然而唯独母校哈尔滨工业大学,把我们在学校的年代计算在一起,已成为有81周年历史的重点大学,且最近同清华大学同时被指定为“环境重点大学”而突飞猛进地发展着。日本同窗会为与这样的大学当局和中国同窗会保持有紧密联系而欣慰。
  再进一步讲,同窗会是青年时代在中国学习、生活过,而之后始终关心中国发展的拥有300余名中国通的“宝贵”技术团体。其所以“宝贵”,是因为这些人有在中国受到真正平等、友好待遇的实际经验,不像现在的日本政府对中国持忽左忽右政策,而一贯致力于友好往来。基于这种现实同窗会应如何发展呢?当然它必须反映大家的意见和愿望。正当新一届同窗会本部工作起步之时,谈几点个人不成熟意见:
  一、同窗会内部的信息交流仍保持以年级、系、地区分别进行;而全国性的集会,毕业资格认定证明、以组织出面更有效的对外交流活动,则以哈尔滨工业大学日本同窗会的名义进行。为此,本部和各支部的组织机构沿袭已往不变,唯关西支部由山本实先生继任支部长。
  二、关于海外交流和交换信息问题:应进一步加强与母校哈工大和母校校友总会交往;争取同尚活跃在第一线的与哈工大有关的领导人就有益于中日两国发展问题的坦率交谈(如邹家华、宋健),恢复木本会长时代有过接触的移居澳大利亚、美国、巴西的俄国毕业生的信息交流也有所考虑。从经济和速度考虑,积极利用互联网技术亦应摆到日程。
  三、为日本的将来,也为同窗会输送新生力量,每年送20~30人去哈尔滨留学的提案,不知可否?
  “宝贵的不是完成了一件事,而是为完成所付出的努力!”也许是低调,它乃是我的人生信条。          (注:本致词题目为编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