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22

神秘 神圣 神往

——访北京IT界部分校友

作者:邹波

  20年意味着什么?对一个国家,它可以划出一个时代;对于一个个体,也足以经历兴衰荣辱的人生变迁。而当这二者重合之时,所演绎出的双重内涵更加耐人寻味。
  20年,对于那些成功的人生来讲无疑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历程。

图为本文作者与高文博士(右)在一起(友摄)

图为本文作者与八亿时空总裁赵雷(右)合影(友摄)


                                   神  秘
  在中国的当代历史中,1978年摒弃了上一个短暂历史时期的路线并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格局,使这个年份在历史的交替中留下了具有深刻纪念意义的痕迹。对于那个时代20岁左右的青年来讲,这样一个年份,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轨迹。
  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国之幸事,人之幸事。当大学之门再次开启之时,那些曾经做过大学梦、但又梦想破灭的青年面对这样一个历史时刻顿感惊讶和企盼。现在已是北京中关村百校科技园老总的78级校友熊焰说,他听到这个消息时不太相信,继而是焦虑,因为按当时的说法,他的家庭出身不好。
  那一代人大多数有过上山下乡的经历。在农村、工厂工作的经历,使他们深刻体会到了劳动的价值和生活的艰辛,也懂得了付出与收获的辩证关系。在那样一段特殊的人生经历中,他们不仅磨练了意志,更重要的是磨砺出了一个道理:把握机遇。
  封闭10年之后的大学之门,人们对它多少有些陌生了。它承载了如此之重的人生期待,显得更加神秘。
  我本来以为哈工大的校友们当初对大学的神秘感是专门对哈工大的,在与很多校友交谈之后才知道那时他们对大学的神秘是宽泛的。大学在他们心目中更多的是一个概念,一个放飞梦的地方,一个令人向往的神秘殿堂,那里有知识、有朝气、有希望……最终,大多数人在经历了2、3个月的短暂复习之后,来到他们一直认为神秘的大学,而此时,这个神秘的殿堂也明朗化和具体化,开始揭开序幕,它就是——哈工大。


                                   神  圣
  尽管经历过关闭之后的冷清和寂寞,哈工大在近60年的历史中所发挥过的作用和留下的辉煌在大学之门重新开启时很容易被人记起,因为,历史难以抹杀。
  在经历过上山下乡的艰辛、经历了命运转折的大悲大喜之后,逝去岁月的酸甜苦辣很快就转化为一种求知、向上的动力。这种动力来得那么曲折而自然,为塑造校友们辉煌的大学时代和不凡的人生打下了牢固的根基。
  在我问及很多校友大学期间印像最深刻的东西是什么时,所有的校友都说是那时刻苦的学风。这种刻苦有时甚至达到了近乎痴迷的程度。信息产业部信息安全中心副主任方滨兴校友回忆说,那时“攀比”谁起得早是一种时尚,很多时候晚上学习归寝的同学与早晨去教室学习的同学在路上或者寝室碰面。航天科技集团计划部副部长郭卫东校友说,大学4年里的知识学习不仅局限在本专业内,很多同学感到本专业的知识并不能满足他们求知的渴望,便自发地跨专业学习。郭卫东校友说他本人就是这种学习方式的受益者。
  20年后再回忆自己的大学生活,很多点滴的琐事或许都已忘却。然而,在经历了20年的人生奋斗和变迁之后,大学的精神、大学的意义以及大学在每个人人生中的作用便清晰地凸显出来了。显然,这时对大学精神的评价更为理智。
  在询问校友们哈工大对自己最大的影响是什么时,很多校友都说是务实的精神,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方滨兴教授坦率地说,哈工大毕业的学生走向社会后不取巧,任劳任怨,这是哈工大人得以在社会上立足和发展的重要因素。北京大学计算机系主任李晓明校友认为,哈工大之所以取得了今天辉煌,与哈工大人的务实精神分不开,这表现在哈工大上上下下都树立了一个信念:齐心协力把哈工大的事办好,在奋斗过程中,哈工大人体现出的务实精神和大局意识是一种气魄。北京算通公司总裁杜军校友更朴实地谈到,哈工大是一所实在的学校,它所在意的是做实事和认真做事,因此哈工大培养的人很多都是实干家,这与大学期间校友们受到哈工大务实的校风熏陶是分不开的。
  二十几岁时所铸造起的平台会对一个人一生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这里包括品质、能力、知识等。北大计算机系副主任程旭教授很有感触地说:“一个学校的校风对学生的影响是深远的,它会伴随学生的一生。哈工大的学风秉承了很多优良的传统,‘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定位影响了一批人,哈工大人把这个校风贯彻得非常好。师德更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学生、塑造学生,所谓‘身教’胜于‘言传’,老师往往是学生做人、做事的榜样,哈工大的老师们都非常敬业,有着人格的魅力,对我的影响很大。”在事业上很成大气的中科院研究生院副院长、北京算通公司董事长高文博士有着一种内敛的修养和智者的风范,高文博士1982年考入哈工大计算机学院读研究生,在哈工大学习、工作了多年。谈起在哈工大的生活,他说哈工大的氛围非常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融洽,上学的时候没有班与班的界限,印像最深的是那里的学术氛围很浓。
  岁月有情,因为它留下记忆;岁月有情,因为我们的校友经历过生活的磨砺;岁月有情,因为哈工大的校园传承过大学的精神。有了如此厚重的大学积累,他们的历史当然会写得流畅而坦然了。在采访杜军先生时,他向我展示了“78级5系同学通讯录”,观察这份通讯录,几乎每一名校友都成了某一个领域的权威和领导者,有的是某公司的总裁,有的是某集团的高工,有的是某领域的专家,有的是某地区的官员。在叹服校友们取得的成就的同时,校友们对这所培育过他们的学校油然产生了敬仰,“哈工大”这3个字的份量想必如同他们的事业一样厚重吧。
  在77、78级校友身上,很容易发现,成功的秘密是从知识中获得内在的自信、外在的能力和高贵的品质。除了与校友们个人的天赋与勤奋相关外,哈工大的大学精神也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这就是哈工大的神圣所在。


                                  神  往
  人人都有怀旧的情绪。谈及母校,校友们都充满了令人感染的浓浓爱意。在我采访的十几位校友中,几乎每个人在毕业之后都与母校有着这样那样的联系。熊焰先生说他一直致力于协助母校运作八达集团入主首创科技一事,接受采访时,他与其他校友正在为哈工大成立国际科学城的事而奔走。高文先生的档案关系至今还保留在哈工大,“我想走也走不了了”,他诙谐地说。现在,高文先生、方滨的兼职博导,经常和哈工大进行课题合作和人才交流。“我们在尽力地,同时,母校也是我们坚强的后盾,她提供的帮助在我们事业的发展中非常重要。”校友说。
  校友们用各种形式表达着对母校的关心。郭为东先生回忆说,某一年在民族宫举行哈工大校友聚会,到会的校友达到3000多人。在采访北京八亿时空总裁赵雷先生时,他说自己的人生转折是在哈工大,对哈工大有着深厚的感情:“尽管我毕业后与母校的联系较少,但我时刻关注着母校的发展,衷心地期待着母校能发展得更好。对于我们这些走出校园的人来讲,个人与母校其实是联系在一起的,母校发展好了,在社会上也自然有了我们的位置。”
  校友对母校的怀念通过很多细小的事情体现得淋漓尽致。郭为东先生说当初去哈工大读书时感到很兴奋也很幸运,而今毕业了这么多年,这种感情依然存在,对母校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李晓明先生很怀念那段“吃大碴子粥”的生活,在接受采访时,他多次问及工大的某栋楼房是否还在,某块草坪是否改造。当我在电话里询问去杜军先生工作的算通公司的路线时,他说:“过了立交桥,就像工大门前的立交桥一样,右转就到了。”
  在整个采访的过程中,对母校的感情是校友们谈及最多的部分。在20年的奋斗岁月中,校友们生自励自助之心,获得了社会的认同和爱。大学的熏陶让他们形成了壮实的人格,大学的赋予、时代的精神与他们人格的张扬相互协调,成功就显得如此顺畅了。
  是什么让我对你如此神往,缘于你的精神和爱!
  岁月悠悠,逝者如斯。20年不算长,也不算短,在过去的20年里,我们的祖国和哈工大都发生了巨变。在经历过大学时代的打造之后,校友们与时代博弈,平和、诚实、坚韧,把那个时代的精神和哈工大的精神发挥到社会的各个层面。从哈工大走出的英才们用自己的方式付出、回报,如果要寻根的话,哈工大绝对是校友们成功之路上的一个大站。
  我们在祝福所有校友取得成功的同时,更祝愿哈工大在新的时代里与时俱进,用大学精神来培养和感召千百万学子,那将会是时代之大幸、人之大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