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51

《七十抒怀》及其他

王立臣

  20141019日,在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召开的哈工大老校友金秋茶话会上,我发言时讲了去年写的一首《七十抒怀》诗,谈了一些人生感悟。一些校友觉得不错,会后索要诗句。现整理成文,并做些解释,以供交流、互勉。

七十抒怀

转眼到古稀,人生难再少。

从容看日落,虽有余情绕。

心闲天地宽,理明牵挂少。

静养性情和,动练筋骨好。

满目夕照明,七十不觉老。

  前两句是一种感慨,是古今人们都有的一种情感吧。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咏老诗中就有这样的句子:“晨兴照清镜,形影两寂寞。少年辞我去,白发随梳落。”“但惊物成长,不觉身衰暮。去矣欲何如?少年留不住。”诗圣杜甫也有诗感叹:“花飞有底急,老去愿春迟。可惜欢娱地,都非少年时。”人老了,心志也会变化,觉得春走得太快,花落得太急,希望时间过得慢些,可是岁月终究留不住。  

  人老了常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做比喻,抒发的是面对日落的惆怅。我更喜欢“落日从容”的景象:不管刮风下雨、电闪雷鸣,还是风和日丽、冰天雪地,落日都不受影响,是那么从容。老年人应该调整心态,学习这种从容。当然完全做到也不容易,因为太阳落了,明天还会升起;人“落”了即化为尘土。所以人到老年会有一些东西放不下,为某些“余情”缠绕。这里的“余情绕”借用了清代龚自珍的诗意。这位写过“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等著名诗篇的清末政治家、诗人,一生不顺利、不得志,晚年写了一首这样的诗:

未济终焉心缥缈,百事翻从缺陷好。

吟到夕阳山外山,古今谁免余情绕。

  晚年的诗人虽有许多不甘和余情,但是终于明白有缺陷、不圆满才是人生的常态。古今谁免得了呢!这不是阿Q式的自我安慰,而是一种清醒的人生感悟。  

  《菜根谭》一书说:“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主要是讲在朝为官应抱的一种态度,但是古今做到都不容易。而我们退休了,进入了老年,应该能做到了,所以有“去留应无意,名利心该了”两句。  

  “心闲天地宽”的“闲”是指摆脱了名缰利锁等束缚后的状态,有了真正的身心自由,自然感到天地宽了。老一辈革命家陶铸有“如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的诗句,那是“文化大革命”中他被迫害拘禁时,于1969年重病中被疏散去安徽前写给夫人曾志的诀别诗中的最后两句,表达了自己坦荡无私的品格,但是他无法摆脱体制的束缚、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天地也是有限的,也许他感受更多的是“高处不胜寒”。“理明牵挂少”的“明”是看透人生的很多道理,如功利、得失、取舍、生死以及子孙、情感、生活等,而且真明白才行。这样就会“看破、放下、自在”,会减少很多因牵挂、纠结而生的烦恼,就会发现和生出很多过去被忽视的情趣和快乐。

  闲下来要做点事,精神有所寄托,思想不能僵化,最重要的是有一个平和的心态,所以要“静养性情和”。“静”是如老子所说“致虚极,守静笃”,“虚极”是洗除尘污、清除杂念,心胸变得沉静清明。以这样的心态去做些事情,都是静养功夫。几年前我给孩子们写信说:“没有了工作的压力,少了功利的考量,每天徜徉于读书、写作之中,对话于古今人物之间,仿佛跳到三界之外,俯视百态人生,真是一种享受。”这也是平和心态生出的静美吧。进入老年要根据自己的身体和条件参加一些锻炼和活动,强筋健骨,增强自我料理生活的能力。这样既可以保持较好的生活质量,又可减少亲人的负担。当然光“炼”并不能保证身体好,还受很多因素影响,如遗传、饮食、习惯、环境以及个人的性格、修养等,所以其他方面也要注意才行。

  叶剑英元帅1977年在他80岁时作的诗中有“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的句子,我借用了老人家的诗意。我国改革开放30多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人民的生活也有很大提高,虽然还面临诸多困难和问题,相信一定会解决,特别是我们晚年还可以看到民族复兴之梦正在实现,“满目青山夕照明”确是心里的感受。至于“七十不觉老”则主要指心态、思想、精神上的。那天聚会时李继耐将军夫人孙锦云校友对我说:“你发言时我想插话,我们全然没有了花季少年的年龄,但可以有花季少年的心态。”我赞赏她的看法。我们不再有如青少年的朝气蓬勃,但可以找回纯真;我们已经习惯于理性思考,却可以保有一颗好奇心。纯真、好奇心不正是花季少年最宝贵的特质吗?看锦云送给大家的她多年拍摄的画册,那样精致、纯美,不仅靠的是技术和设备,更因为有一颗纯真、好奇的心!老舍先生曾说过:“哲人的智慧,加上儿童的天真,就能成为一个好作家。”还有那天校友展示的国画花鸟、拍摄的《百花赋》都有很高水平。“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祝他们取得更大成绩,也为所有的老年校友祝福!

(作者为原哈建工63级校友,1968年毕业后就职于湖北国家建委工程指挥部,后任北京市建委常务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