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51

我们爱落叶归根

  2014年盛夏,200多位校友在新加坡裕廊东乡村俱乐部新加坡校友会成立庆典上欢聚一堂。   

  当晚会主持人、年近50岁的哈工大校友刘海华那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会场时,我们仿佛回到了在哈工大求学时那激情澎湃的年代。只是坐在我们身边的,不再是懵懂的少年稚嫩的脸庞。有两鬓白发的学长学姐,他们中很多已来新打拼多年,在不同的领域独当一面;也有90后的学弟学妹,来新时间不长,继续坚持求学之路。大家坐在一起,谈论最多的就是校园时光,那时那景和那些许久未见的老同学。   

  会场中时常见到校友们焦急的张望。“你?是你!”“我,对!是我。”老同学再聚首后紧紧拥抱在一起,而距离前一次相拥,中间也许已是同学分离后的数十年。

  几十年后,老同学的眼镜片又厚了,大肚腩也见长了。曾经英俊潇洒的帅小伙,如今已然是帅小伙的老丈人;曾经羞答答的美少女,如今仍然是校友会的稀缺资源。然而,从未改变的是哈工大人不善言辞却重感情重义气。一诺千金掷地有声的魄力和乘风破浪不惧挑战的勇气,更是对母校深情很少表达,却深藏于心、永不搁浅的牵挂。   

  正如出席成立庆典的哈工大原副校长、校友总会副会长孙和义所说,也许大家在校时经常发牢骚,感觉学校也不过如此,但毕业后又对学校的发展牵肠挂肚,谁要说半句哈工大不好,立马就会跟他脸红脖子粗。   

  这不就是咱哈工大人那股纯爷们的劲儿吗?   

  我和我的爱人是在哈工大求学时“同桌的你”。庆典进行时,我抽时间给她打了个电话,介绍了校友会的情况,言语中充满着兴奋与自豪。虽然远在国内,但我能感受到她那颗火热急切的心似乎已经飞到了新加坡。我们共同追忆了大学时光,一起上课,一起创建社团,一起郊游,一起找工作,然后一起毕业。如今,我们在国内家中的照片墙上仍然挂着我们的学士服照片和母校校园风景。   

  在庆典接近尾声时,会场中响起了哈工大校歌“为了理想,为了未来,我们携手在滔滔的松花江畔……”虽离校多年身居海外,当校歌响起的那一刻,我们都重新找回了自己。20世纪八九十年代入学的学长学姐说他们那会儿还没有哈工大校歌,但是他们说一定要学会,因为这是一种归属。   

  每个在外打拼的游子都品尝了酸甜苦辣,远离家乡不胜唏嘘,其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然而哈工大新加坡校友会的成立,让我们找到了组织,找回了曾经的激情,重新回到了哈工大的怀抱中。哈工大对于我们来说,犹如一棵参天大树,我们是树上的叶子。而如今,落叶归根,让我们找到了归属,将所有的爱集结,再次出发。我们相信,参天大树必将更加挺拔,作为一名哈工大人,无论我们离开学校多少年,无论我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我们的心永远和哈工大在一起!

  (作者为威海校区毕业生,曾就职于中国航空动力机械研究所,现于新加坡国立大学读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