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51

青春的纪念册

——怀念我的母校哈工大

吴雯雯

IMG 030

 

美丽校园(谭立军 摄)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2012年7月31日,星期二,晴。今天无意间又穿了学生时代最喜欢的衣服、平底鞋,走在上班路上,我不禁回忆起在哈工大读书的情景。   

  那是2009年8月末,我乘坐从南京出发的火车,晃晃悠悠28个小时,前往美丽的冰城夏都——哈尔滨。途中,和前后左右的乘客交流后,才发现车厢内还有两名哈工大的学生,年龄最小的是一名大一新生,我看到他的时候以为他是初中生,而他则以为我也是大一新生,其实我是研究生新生。我们就在这样的小插曲中相互熟悉了。即将抵达哈尔滨火车站的时候,我提醒学弟要注意保暖,这两天哈尔滨降温了。结果很尴尬的是学弟身强体健,而我一下车就被冷风刮得受了风寒,初到哈尔滨便被这里的冷风来了个“下马威”,昏昏沉沉病了半个月,倒也算是让我切身体会了什么叫“万事开头难”。   

  对于很多人来说,哈尔滨只是一个地名,但是对于我来说,那是一段青葱岁月。就像人们看到武警官兵会联想到“保家卫国”,看到环卫工人会联想到“默默奉献”一样,大学的校园总是能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青春”“热血”和“爱情”。在哈工大读书的日子其实是很辛苦的,朋友永远无法弥补远离父母带来的孤独感,哈尔滨零下20多度的气温常常冻得我嘴唇发紫,陌生的专业课更是让我晕头转向。但是,我是快乐的,因为有着简单而又执着的追求。翻看在哈工大学习期间写下的一些“说说”,在脑海中迅速浏览在校生活剪辑:“我每天不断努力只是为了证明我不比别人差。”“楼下的大包子越来越小!”“就如同人的口味各异,人们的价值观也是不同的,每一种都无可厚非,重要的是在关键的时刻做出正确的选择。”……后来的“说说”开始染上离别的色彩:“明天就要答辩,希望一切顺利!”“今天给老师送论文,老师问什么时候离校。这么快就要毕业了啊,唉!时间这东西。”“怎么要走了,就这么喜欢哈工大,这么稀罕这里的每一件东西每一个人?”……   

  在哈工大两年的研究生学习很快结束,我就要离开这充满回忆的菁菁校园。2011年7月13日,我毕业了,好友新新和晓宇把我送上了火车。行李放好,我挥手跟车窗外的哈尔滨告别。当时我穿的是红色白边的运动衫,戴着玫红色衬白色五角星的鸭舌帽,我用帽檐扣住脸坐在椅子上泣不成声。同车厢的几名学生好奇地看着我,我知道他们不懂我为什么这么难过,只因为他们不是我。我带走了在哈工大最美的回忆,这是我一生最珍贵的财富,也让我离别的脚步变得无比沉重。火车开动时,我挨个给老师和同学打电话。给舍友荣丹打电话,荣丹说,城市是固定的,但人是流动的,你还是可以再回来的。此时此刻,想起这一幕幕我竟又忍不住一滴一滴地掉眼泪。   

  写下这段文字,我是想怀念那段一心拼搏、简单纯粹的快乐,我是想怀念哈尔滨这座让我从陌生到熟悉最后又不得不离开的城市,我是想怀念哈工大漂亮的食堂、整洁的宿舍,怀念我最好的朋友们,怀念那些再也回不去的曾经。   

  大学的校园是每个学子青春的纪念册,在这里,我们度过了最为难忘的岁月。当我们走上社会,青春成为过往,这段回忆也将成为前一阶段的结束和后一阶段的开始。希望我们能够带着这笔珍贵的财富,在人生接下来的每个阶段中越走越远。

(作者为我校人文学院硕士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