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51

一片丹心图报国

——访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应用电子学研究所首席专家苏毅校友
吉 星

  “基础课,包括专业基础课,是大学期间最重要的课程。那时候,教我们原子物理的是马祖光老师,理论力学是陶城老师,化学是周定老师,解析几何是王泽汉老师……这些老师学术水平非常高,也善于传道、授业、解惑。可以说,正是他们成就了哈工大,也成就了我们这些学生。”在四川绵阳涪江之畔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内,应用电子学研究所首席专家苏毅校友娓娓道来,诉说着当年在母校的求学生涯。

  苏毅上中学时理科成绩就特别好。1959年高考时,他更是以数学满分的成绩进入哈工大数理力学系。1961年学校进行专业调整,苏毅进入新组建的实验核物理专业学习。马祖光当时担任专业教研室主任。提到马祖光先生,苏毅连声说道:“马老师做人、做事、做学问,一直是我们心中的榜样,对大家影响都很大。马老师的形象也不是后来宣传了才出现的,我们在学校时就有切身体会。”大学任课老师的言传身教和学校传统的潜移默化很重要。苏毅表示,后来在工作中遇到一些难题,自己就会想,如果是马老师,他会怎么办?  

IMG 093

  苏毅校友(资料片)

  “当年‘规格严格,功夫到家’还没有被正式确定为校训,不过哈工大的传统是严谨务实、追求卓越,哈工大人的特点是实践能力很强,重视解决实际问题,不尚空谈。”苏毅介绍说,那时整个国家都是一种蓬勃向上的状态,哈工大也不例外,学风很好,老师用心教,学生用心学。  
  聊起在校期间记忆犹新的往事,苏毅笑着说,主楼的地基就是他们挖的。1959年苏毅入学后正赶上主楼动工,全校总动员,各个班级轮流上阵,干得热火朝天。脑力劳动加上体力劳动,让身体消耗很大,饭量也很大。有一次,他吃了满满两大饭盆、总共一斤二两的面条。可惜,后来赶上了国家困难时期,吃不饱,没有力气干活,1960年底工程停建,直到他毕业都没有完全建成。1966年,苏毅工作后回校,看到已经启用的高大巍峨的主楼,打心眼里觉得熟悉、亲切。  
哈工大困难时期始于1960年下半年。在学校统一安排下,暑假尚未结束,苏毅和同学就去了校办农场劳动。10月份,大家收完白菜用火车拉回学校,食堂堆满了就堆在外面,很是壮观。当时粮食实施定量配给,物质匮乏,但艰苦的日子并没有让哈工大人消沉,大家以更加乐观的心态积极面对。回忆起那段几乎没油没肉、吃不饱的岁月,苏毅笑言:“绝对符合现在的健康饮食观念。”
  挖主楼地基也好,应对困难时期也罢,都只是5年大学生活里的插曲,苏毅想的是尽快学有所成报效祖国。学生的天职是学习,深知这一点的他如饥似渴地吸收着老师传授的知识体系,认认真真夯实基础,更是将学到的思想方法逐渐地化为己用。学俄语的苏毅在大四那年修了第二外语——英语,这为他在以后工作中面向国际前沿、查阅第一手资料打下了初步基础。  
  1964年毕业后,满怀着理想和激情的苏毅被分配到位于青海海晏县金银滩的第九研究院,也就是后来的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1969年底,九院由西北搬迁至四川,苏毅也随之转战到这里,直到现在74岁高龄仍然奋战在科研一线。  
  半个世纪以来,为了祖国的国防事业,苏毅一直贡献着自己的光和热,是高能激光系统研究学术带头人。他的付出也得到了国家和相关部门的认可——曾任国家高技术某重大专题专家组组长,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项、二等奖3项,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国防科技先进工作者、2011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四川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邓稼先科学技术奖等荣誉和称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他出版的专著《高能激光系统》被教育部推选为研究生教学用书,荣获总政治部2007年度“中国人民解放军图书奖”和总装备部“国防科技图书出版基金工作突出贡献奖”。
  “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传统、特色,校风、学风给人的烙印是一辈子的,这就是校园文化。”访谈最后,苏毅希望在校学子注重打牢基础,有意识地拓展知识范围。此外,也要善于取长补短,学会从别人解决问题的思路方法中获得启发。说到职业规划,苏毅表示“适合做什么、喜欢做什么”最重要。同时,也要将个人发展和国家命运结合起来,有目的地提升自我、成就自我。结合自身成长经历,苏毅说,人生最重要的是掌握一个度,对人大度、办事有度才能融入集体,真正实现自我价值。
  对于学校发展,苏毅一直挂念在心。他说,一所学校的影响力之源是人才培养。学校最后的产品是学生,生产产品的是老师。所以最好是学科带头人,甚至行业领军人物给学生上课。只有这样,哈工大的发展才能持续恒久,哈工大在世界范围内的声誉才会越来越高,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