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51

不想做一个娇惯自己的人

——访2014年度“陈嘉庚青年科学奖”获得者郑海荣校友
张 妍

  在网上搜索郑海荣的名字,大部分信息都围绕一个共同的主题——36岁的青年学者荣获素有“中国青年诺贝尔奖”之称的“陈嘉庚青年科学奖”。身为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研究员的郑海荣,因其在超声学和医学成像技术领域的杰出成绩成为入选2014年度“陈嘉庚青年科学奖”的5位青年才俊之一。
  郑海荣,同时身兼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生物医学与健康工程研究所所长、Paul C.Lauterbur(保罗·劳特布尔,化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被誉为“核磁共振成像技术之父”)生物医学成像研究中心主任、国家地方联合高端医学影像技术与装备工程实验室主任等多个职务。他是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国家“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这位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毕业的生物医疗领域的海归博士,本科和硕士在我校就读的却是与其目前研究方向相去甚远的锻压专业。
  1996年,在安徽长大的郑海荣在填报高考志愿时有意选择了离家最远的东北。而在东北的大学之中,成绩优异的他自然而然地首选哈工大。多年后,当郑海荣以校友的身份回母校做学术报告时,面对台下几百位学弟学妹,他坦言:“其实,我当年对很多大学几乎没有什么概念,不过对于哈工大,知道她因学风严谨而著名。现在,回过头来看,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我当年的选择和你们今天的选择——做哈工大人都是正确的、幸运的。”

IMG 092
  郑海荣校友(资料片)

  本科和硕士均就读于材料学院锻压专业的郑海荣,在2002年硕士毕业时,选择去美国继续深造,赴科罗拉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读博的第一年,他的研究依然是材料方向。而在第二年,当偶然间发现医、理、工相结合的生物医学工程和医学超声领域的广阔发展前景与独特学科魅力时,工科出身的郑海荣心动了。这次心动,令他做出了学术生涯中的一项重要决定——发挥自己工科出身的优势,转向医学超声技术研究。
  事实证明,当年的这个决定是明智的。“从材料学科转向医学超声领域跨度较大,但在哈工大学习6年打下的扎实基础,特别是在力学、机械、控制等方面的基础,在这个转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如今已在新的学术领域成绩斐然的郑海荣感慨,在医学超声这样的交叉性学科领域,扎实的工科背景令自己在研究中如虎添翼。他认为,这种学科背景给自己带来的不仅是良好的数理基础,更源于读研期间长期泡在实验室里的经历。在哈工大求学期间,郑海荣师从材料学院张凯锋教授。本科的前3年,在数学、物理、机械设计等方面的反复训练是最大的收获;而大四和读研期间,导师对于科研的自由思考和科学引导,以及每天跟师兄师姐一起泡实验室、实际参与多个工程技术项目,更是让他的思维能力和动手实践能力得到了快速提升。这一切,都为今天的工作特别是在工程仪器研究方面奠定了不可替代的基础。
  2006年,顺利拿到博士学位后,与周围很多人选择留在美国继续发展不同,郑海荣决心回国。但是,他没有按照朋友们的预期选择学术条件更优越的北京和上海,而是在2007年去了深圳。
  当时,成立不到一年的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到美国招聘。“深圳虽然各方面都有一种‘还不成型’的感觉,新兴产业自身创新能力不足,但区域经济对于科技的需求很旺盛,处处充满了挑战和机会。”基于这样的考虑,郑海荣带着“不想娇惯自己”的心态,来到了位于深圳蛇口的一间厂房。这间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厂房,就是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生物医学与健康工程研究所的实验室。
  尽管条件简陋,但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与国际接轨、与产业接轨的新型国家科研机构体制与模式,深圳市实施的创新型城市战略和创新文化氛围令郑海荣十分兴奋。“深圳政府非常关注科技创新,年轻人的创新比较自由,拥有科技梦想,整个城市市场开放,经济发达,金融环境好,创新链条比较完整,创新创业更有很好的生态”,郑海荣认为,在深圳做研究“非常幸福”。他觉得,在深圳,能做成事。
  来到深圳后,郑海荣感觉自己在中国科学院渐渐进入了“科学的殿堂”。“以前是在做事情,但没有理解科学的精神。对于从事科学研究来说,科学精神素养的具备是最关键和最难的。践行科学精神,以及这种历练的过程,是我在深圳最大的收获之一。”在国家改革创新示范基地,一群同样有着科研创新梦的青年鼓足干劲儿,短短几年时间,就把当年那间厂房内的实验室发展成了拥有几百名科研人员、我国规模最大的现代化生物医学工程与医疗器械专业研究队伍之一。
  目前,郑海荣带领团队提出了复杂声场环境中的声辐射力计算方法,为生物医学研究、医学成像、神经调控以及医学成像技术和仪器研制提供了一种新手段。更令人欣喜的是,他带领的技术团队与企业合作研制和设计的超声弹性成像检测仪、低剂量锥束口腔CT均已经发布上市,产品填补了国内该领域的空白。团队在前沿研究上最新实现了超声对于细胞的精确操控和空间搬运操控、超声神经调控技术,发明了生物组织铁电效应的表征技术,这些成果已在国际学术界引起广泛关注。
  郑海荣说,在深圳这个创新氛围浓厚的城市,汇聚了一大批像自己一样有海外留学背景、致力于科技创新的青年人才,“以前是内地人才‘孔雀东南飞’到深圳,而现在是世界的‘孔雀’飞到东方深圳。”他认为,自己和团队能在几年内研究出一系列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技术成果,不仅得益于年轻的深圳以其良好的创新氛围和日益完善的创新链条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国际人才,更来源于这些高端青年人才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干劲儿。“他们在专业方面起点很高,在深圳和先进技术研究所宽松的环境和自由的平台上,创新成果不断产生。”
  在郑海荣看来,近几年深圳对创新的关注也有一些变化:“现在更关注技术创新的模式,以及有效的创新和创新带来的价值。如创新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还有基础前沿创新成果如何快速实现转化。”他认为,这种创新才是“有价值的创新”。
  获得陈嘉庚青年科学奖,让一向低调的郑海荣走进了公众的视野。面对媒体,他关注更多的是团队的建设和对前沿创新布局的思考。他认为,深圳创新链条的效率在全国数一数二,但是和国际顶级的科技发达地区相比还有一定差距。如在美国的硅谷,企业买一个专利,往往很快就能变成产品。在国内,创新链条和技术支撑体系还有欠缺,难以实现这样高效的转化。“希望深圳能创新机制,更加关注技术转移转化方面的创新立法,让创新的主体能够尝到创新带来的甜头。比如通过相关立法,保证创新者的权益,激发创新热情,通过市场力量来吸引更宏大的创新资源聚集深圳,产生更大的效率、效益和财富。”
  2014年11月,郑海荣受邀回到母校与在校的学弟学妹们分享自己一路走来的经验和工作感悟。面对台下几百双真诚而渴望的眼睛,郑海荣的演讲真诚质朴,毫无保留。走出报告厅,记者得知,其实他是前一天深夜刚刚赶到哈尔滨,特意来参加母校的活动。演讲完,顾不上吃饭,他又要马上赶赴机场……
  匆忙之间,记者问了郑海荣最后一个问题:“作为在外人眼里已经功成名就的青年科学家,下一个奋斗目标是什么?”他的回答很简单:“成功不在于得到多少荣誉。作为生物医学领域的一名科研工作者,如果能做出一两件东西,变成可以在医院里用上几十年、上百年的医疗仪器,那才是最美的事情。那就是我心中的目标和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