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51

老航天基地里的“航天二代”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湖南航天管理局纪行
张 妍

  长沙的1月,本是一年中最湿冷的季节。而2015年1月的长沙,却有一种春天般的温暖。车行至岳麓山下的望城坡,一幢白色的高楼上,“中国航天”4个大字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醒目。这就是我此行的目的地——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湖南航天管理局。
  湖南航天管理局,又名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六八基地,始建于1970年,是经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成立的军品系统科研生产三线基地,原址在湖南省原邵阳地区。由于国家战略武器规划调整,基地于1985年开始三线调整,1993年总体搬迁至湖南长沙。调整搬迁后的○六八基地,经过20余年的建设,现已成为军、民、三产结合型的综合性科研生产联合体,是国家近空间飞行器研制总体单位、导弹弹上控制设备和导弹地面测发控设备的重点研制生产单位、卫星应用的重点科研生产单位。

IMG 088
  基地大楼(资料片)

  10年前,《哈工大报》的记者曾经探访过这座航天城里的哈工大人。一届又一届哈工大毕业生来到这里,他们的事业在这里生根发芽,“哈工大人”也渐渐成为航天城里一张响亮的名片。10年后,当我第一次走进湖南航天管理局,所到之处,同样感受到航天城里的“哈工大人”真是不少。当年接受过采访的张冠雄校友、段东北校友等,在领导岗位上干得风生水起;而一批年轻的校友也已成为技术骨干和团队管理者,他们用自己的品格与实力为“哈工大人”这张名片增添了一抹抹亮色。
  果敢的赵海涛、低调的李斌华、沉稳的王一诚,此行采访的3位年轻校友个性不同,却都令人印象深刻。他们在不同的岗位上,演绎着各自的精彩,却有着一个共同的身份——航天二代。他们的父辈为了支援国家三线建设,在地理位置偏僻、条件艰苦的邵阳地区工作、生活了几十年。这些“航天二代”生在基地、长在基地,毕业后又像他们的父辈一样,为了心中的航天强国梦,回到基地,成为新一代航天人。

赵海涛:轻松与否取决于做事的标准

  ○六八基地,对赵海涛来说,不仅是父母工作的地方,更是他从小生活的那个大院儿。在基地出生,在基地长大,直到高中毕业,赵海涛才离开大院,北上冰城求学。1999年赵海涛从我校机电控制及自动化专业毕业后,回到熟悉的基地,终于和父辈一样,成为一名真正的航天人。
  十几年的时间里,赵海涛已经从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成长为基地航天机电设备与特种材料研究所副所长,带领着自己的团队攻克了航天科技领域的一项又一项技术难关。谈到毕业后回基地工作的原因,赵海涛说:“其实很自然,从小看到父母干航天,虽然辛苦,但每次试验成功后的成就感却更令人振奋。选择哈工大,选择毕业后回基地,对我来说,都是没有什么犹豫的选择。”

IMG 089
 赵海涛校友(资料片)

  在哈工大学习的4年,赵海涛和很多哈工大的学生一样,每天处在浓厚的学习氛围中,除了上课、做实验,大部分时间都在阶梯教室自习,晚上图书馆和寝室都熄灯了,就在走廊里继续学。老师们严谨的治学态度和精益求精的标准令年轻的赵海涛印象深刻。“很多老师上课都不看教案,对内容了如指掌,对每个关键细节都分析得十分透彻,对学生的要求标准也很高。”哈工大的“规格严格,功夫到家”和老师们的高标准严要求对赵海涛影响很深,也令走上工作岗位后的他受益良多。
  1999年,刚刚毕业来到基地的赵海涛就赶上了一个绝好的实践机会。当时基地恰好刚上马一个项目。作为普通技术员的赵海涛亲身参与了产品设计、工艺制备、靶场试验、试样生产、批量生产等全部过程。历时两年完成的这个项目,令赵海涛迅速掌握了产品从设计到生产的流程,为他从事的设计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在这个过程中,赵海涛发现,在学校里、书本上学到的东西和实际工作的需求往往还有距离。于是,赵海涛就每天耗在生产一线,跟老师傅们从零学起,从最基础的认电阻学起,和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们在车间摸爬滚打的时间久了,做起设计来也变得越来越顺手。
  随着参与的项目越来越多,赵海涛对自己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在积累了大量设计方面经验的同时,开始有意识地学习和提升管理方面的能力。2004年,他的工作重心转向生产管理和项目管理,而后又担任过基地下属的航天远望测控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2012年,他再次回到研究所出任副所长。
  几年里,赵海涛的职务不断变化,承担的责任越来越大。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员到所领导,角色的变化却未改变赵海涛做事的标准。一次,所里承担了一个重要的研制项目,时间紧、任务重,而且没有任何经验可借鉴。整个项目执行过程中,赵海涛不仅要在现场指挥协调、做出决策,还每天和一线的技术人员绑在一起熬通宵。遇到关键技术问题,他总能做出果断决定;团队成员压力大时,他又总会想方设法提高士气。实验室、生产车间、试验现场,赵海涛走到哪儿,总是能给大家带来干劲儿。
  对待工作,赵海涛坦言,自己从来没有感到过轻松。无论是当年的技术员,还是今天的所领导,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干航天,就别想轻松。因为轻松与否取决于做事的标准。在航天领域,要是哪天真感觉自己轻松了,就意味着责任心的下降,意味着你没有再进步的动力了。”

李斌华:严谨是航天人的一种素养

  与赵海涛同在航天机电设备与特种材料研究所工作的李斌华也是哈工大校友,在所里担任副所长。谈起自己与哈工大的缘分,李斌华笑着说:“我们全家与航天、与哈工大的缘分可真不浅。父母都是老航天,我和弟弟从小受他们影响,都在哈工大读的大学。”
  1993年,李斌华考入我校机械工程专业。刚迈进哈工大校门的他,还来不及好好体验大学生活,生活已经被几乎每天都排满的课程和实验占据了。很快,他开始适应每天早上5点起床读英语、锻炼身体的生活节奏。对于大学生活的忙碌和紧张,李斌华记忆犹新。特别是毕业答辩时的情景,更是至今难忘。在导师高云峰老师的悉心指导下,李斌华把毕业设计的实验流程按部就班地走了一遍,认认真真完成了毕业设计全部工作。尽管自知实验过程和数据都做得很扎实,但看到机械原理教研室的十几位老师坐在一起听他答辩时,李斌华心里还是感到很紧张,“主要是事先没想到本科生的答辩,会有那么多大牌教授参加。”

IMG 090
  李斌华校友(资料片)

  出乎意料的是,答辩结束时,十几位老师一致认为,李斌华的论文把一个工艺原理方面的问题研究得很透彻,可以达到硕士毕业论文水平。这样的评价令原本战战兢兢的李斌华十分意外,也备受鼓舞。“今天回想起来,之所以会得到老师们的肯定,根源还是做得扎实、严谨。高老师要求特别严格,再小的细节我们都不敢糊弄。”李斌华坦言,这种严谨的工作作风,是他在哈工大从老师们身上学到的最宝贵的品质。特别是在航天领域,严谨更是取得成功的一种必备的工作素养。
本科毕业后,李斌华回到基地,成为一名设计员。刚到基地的一年时间里,李斌华几乎每天都在生产车间里度过。“那段时间在一线,我常常想起在哈工大读书时的金工实习和生产实习。车、钳、铣、刨、磨,每个工序都要严格按规程操作,每个环节都要做到严丝合缝,做出来的小锤子才美观、耐用。”李斌华说,“哈工大教给学生的不仅是理论和技能,更是一种严谨的工作作风和态度。”  
  工作后的第三年,李斌华所在的团队承接了一项特殊的任务。这个项目的主要任务是设计并生产出一种满足弹上需要的核心部件。在当时,这种技术在行业内几乎是一片空白,○六八基地此前在这方面也没有经验可以借鉴。考虑到如果能攻克这项技术,将对基地未来十年乃至更长时间的发展奠定重要基础,李斌华和他的同事们开始了一番全新的探索。众所周知,航天产品对安全性、可靠性要求极高,从设计到生产都必须做到百分之百精准。一次实验方案行不通,就再调整,再不行,就找专家论证指导,再重新形成实验方案……这样的循环不知反复了多少次,在压力和困难面前,年轻的李斌华和他的团队以永不放弃的精神和精益求精的态度赢得了成功,最终生产出的产品不仅达到了标准,还超出了预期合格率。
  “干航天就是这样,只要还有一丝可以提高产品可靠性的可能,就要想方设法做到极致。严谨不仅是一种习惯,也是必备的一种素养。”李斌华说,这种严谨不是他个人独有的。在他所在的研究所,7位领导班子成员有3位是哈工大校友;他目前正在参与的一个项目,从总师、副总师,到总指挥、副总指挥,也都是哈工大毕业的。说这话时,采访中一直很低调的李斌华露出自豪的表情:“我们哈工大人都是好样的!”

王一诚:做有中国特色的航天产品

  人如其名,王一诚给人的印象是诚恳、沉稳。在○六八基地的一栋旧楼里见到王一诚时,他正在叮嘱下属尽快落实一笔订单的合同。那个面积不大、略显陈旧的房间,就是湖南航天远望测控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一诚的办公室。
  湖南航天远望测控技术有限公司是○六八基地下属的一家公司,主要从事光纤陀螺、光纤传感器、定位定向产品、惯性导航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这样的现代化高新企业决定了公司高层必须既有专业背景又具备管理经验。2012年5月,在上一任总经理赵海涛任期期满时,在科研管理岗位上的王一诚被派到公司接任总经理。

IMG 091
  王一诚校友(资料片)

  王一诚的父亲在基地从事的是电机方面的工作,在填报高考志愿时,他也顺理成章地选择了电机,于1990年考入我校微特电机和控制电器专业。毕业回到基地后,王一诚在民品研究室担任设计师,主要从事产品相关的电源设计工作。2008年对于他来说,是事业发展中的一个转折点。在技术岗位上表现出管理潜能的他,被安排担任研发部副部长,分管科技。这意味着,王一诚的工作重心从技术转向了管理。这一转折,为他4年后担任湖南航天远望测控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奠定了坚实基础。
  尽管如此,走上新岗位的王一诚仍然感到压力很大,甚至一度很苦闷。“公司虽隶属于基地,但财务是完全独立的。这就是说,我每个月至少要保证按时给70个员工发工资。”从端着“铁饭碗”的管理者成为自负盈亏的企业老总,王一诚在压力面前,选择了向前冲。每天第一个到公司上班、和一线研发人员一起加班、一家家去拜访客户拿下订单……一年中有一半以上时间,王一诚都在出差。因为公司没配副总,但凡需要拿主意的、领导出面的,无论事情大小,他都要亲力亲为。
  3年来,王一诚带领着70位员工组成的公司,瞄准民用航天技术前沿,在民用航天产品特别是光纤陀螺研发与生产领域开辟出了一番天地。光纤陀螺是近年来在航天产品中广泛被应用的一种“旋转指示器”,由于其与传统的机械陀螺和激光陀螺相比,具有质量轻、体积小、成本低、精度高、可靠性高等优势,正逐步替代其他型陀螺成为主流产品,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目前国内市场上生产光纤陀螺产品的企业有三十几家,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提高自己的技术,提升产品的市场竞争力。”王一诚说,他的团队正在围绕陀螺的核心工艺——绕环技术进行全力攻关,有望在2015年取得突破。
  在王一诚担任总经理的3年时间里,公司产值和利润持续上升,2014年总产值达3 000万元,利润达200万元。随着公司业务越来越多,王一诚每天的工作日程也排得越来越满。“我们做的产品主要是面向航天,靠的就是技术创新。只有在技术上领先,才能做出有中国特色的产品。要实现这个目标,要走的路还很长。”靠着这股韧劲儿和决心,王一诚依然像刚到公司任职时一样坚持每天第一个上班,每笔订单都亲自过目。
  提到母校,王一诚似乎有说不完的话。2009年,在毕业15年后,王一诚第一次回到母校,代表基地参加哈工大航天专场招聘会。此后,每当基地到哈工大招聘毕业生时,不管工作多忙,王一诚总是主动请缨,“我希望有更多的学弟学妹成为航天人,我们一起为中国航天奋斗,一起为哈工大人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