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51

振动专家的振动人生

——记中国工程院院士黄文虎教授

刘培香

IMG 077

黄文虎院士(资料片)  

  从1926到2015,90年的风雨兼程,近一个世纪的上下求索……坐在90高龄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黄文虎教授面前,你丝毫感觉不到耄耋之年的岁月沧桑,满头华发掩饰不住一颗年轻的心。在与黄文虎院士的交谈中,你会感受到一位振动专家与众不同的振动人生:
  新中国成立的第二年,黄文虎来到遥远的北国哈尔滨,从此与祖国的力学与振动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他扎根冰城65载,攀登了科研领域一座座巅峰;他执掌过哈工大的“帅印”,见证了这所学府大半个世纪的历史;他为教书育人呕心沥血、矢志不渝,用他的智慧和信念为祖国的教育科研事业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山河破碎铁蹄虐 热血男儿当自强

  20世纪初的中国,处于一个屈辱与血泪交织的灾难时期。1926年7月22日,黄文虎出生于上海市一个普通职员的家庭,不久就因父亲工资菲薄被送回老家浙江永康由祖父母抚养。父亲后来任永康县邮政局长,工资不算高,还要养活6个子女,但在抗日战争前,生活还算过得去。由于望子成龙的父亲对子女要求严格,希望他们都能读书成才,黄文虎5岁便开始在永康县读小学。为了寻求更好的学习条件,10岁时他就遵照父亲的安排,带着行李离开家乡,独自一人到百里之外的邻县金华中学附小住校上学。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大半个中国沦陷。黄文虎平静的小学生活和继续求学的梦想也因日军的入侵而粉碎。全国上下,铁蹄肆虐,哀鸿遍野。在战火纷飞中,黄文虎考入浙江很有名的金华中学。入学时金华中学已转入敌后山村非沦陷区办学,经常辗转迁移,办学条件很艰苦,但教师教学仍然很认真,学生学习也很刻苦。老师和学生一起,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而不减其乐,坚持言传身教。这样的环境培养了学生的爱国热忱和勤奋向上的意志,也对黄文虎的成长影响至深,老师们的音容笑貌至今仍深深铭刻在他的脑海中。
  “当时师生们都认识到,国家处于危急存亡关头,只有努力学好本领,才有可能拯救国难。我们大家都是怀着这样一份为国家为民族而努力学习的赤子之心,度过了炼狱般颠沛流离的求学生活。早晨,在松林深处朗读英语;晚上,在昏暗桐油灯下看书写作业;经常唱抗日歌曲,演抗日戏剧……”70多年后,黄文虎回忆起当年在颠沛流离的逃亡中求学的经历,仍然记忆犹新,唏嘘不已。
  黄文虎的整个中学时代都是在抗战中一路走来。他们一边逃难一边学习,6年中学读了8年,中间光逃难就有两年。他们几次逃难转移,以躲避日军的侵袭。为了他上学,家里几次准备被褥,换一次地方逃难扔一次,几乎也都扔光了。黄文虎后来写过一首诗《记抗战期间中学生活》追忆当时的情景:“忆昔风云变婺江,弦歌未辍避山乡。薄塘月冷祠堂暗,方岭风寒衫袖凉。陋室昏灯书堪乐,晨鸡悲舞意昂扬。山河破碎铁蹄虐,热血男儿当自强。”
  1945年日本侵略军投降后,黄文虎考入著名的浙江大学电机系学习。在浙江大学读书的日子里,黄文虎看到美军大兵在中国横行无忌,国民党腐败无能,却发动内战,进攻解放区,国家和平无望,民族振兴无门,富强的渴望也更加渺茫。参加接连不断的学生运动,使黄文虎了解了民族灾难的根源,开始思考时代的弊端,接受了进步思想的影响。黄文虎积极投身到反饥饿、反内战和反迫害学生运动的滚滚洪流中去,为国家早日实现稳定富强而抗争。
  面对沧海横流、疮痍满目,年轻的黄文虎在学校老师们忧国忧民思想的熏陶下,立志要为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国而奋斗。当看到列强以坚船利炮轰开国门,中国人的冷兵器早无用武之地时,他开始思考如何改变这种现状。后来,他认识到中国之所以落后,之所以贫穷,之所以受人欺凌、嘲笑,是因为统治者颟顸腐败,科技落后,于是他毅然选择了科技救国、育人强国这条路,从此便矢志不渝地走了下去。
  1949年5月,杭州解放,大学尚未毕业的黄文虎被抽调参军,分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杭州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财经部,怀着参加革命的热情和激情,参加接管杭州电信局的工作。同年9月,他又被分配到天津中央电工二厂做甲种实习员工作。
  1950年9月,当哈工大到南方招聘人才时,黄文虎兴冲冲报名并如愿以偿。为了新中国的强盛,为了国家民族的富强,为了进一步实现从小就在心中坚定下来的科技报国之志,黄文虎怀着一种“男儿志在四方”的想法,选择了离家乡最远的东北作为实现自己的理想之地,来到了哈工大,投身于哈工大研究生班,被指定做理论力学研究生,从此与祖国的力学与振动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黄文虎边当学生边做教师,在研究生班跟苏联专家学习,在课堂上给学生上课。那段时光,黄文虎感觉很有收获。
  伴随着近65年的风风雨雨,伴随着国家科技的不断强大,伴随着哈工大的一步步发展,黄文虎步履稳健地走在了科技强国、科技报国的道路上。在东北大地,他为教育、为科研挥洒青春和才华,用自己的辛勤汗水书写了精彩的振动人生。

神州引领河清日 科教兴国定可期

IMG 078

黄文虎在江苏苏州望亭电厂试验现场(资料片)  

  他是哈工大“八百壮士”之一,他是我国故障诊断技术的开拓者之一。从当年意气风发到今天两鬓染霜,黄文虎院士已经把半个多世纪的美好时光挥洒在哈工大校园:“是哈工大赋予我一次次科研创新的灵魂和动力。”
  1954年,黄文虎从研究生班毕业后留校任教。期间,他不仅积极参加院系调整,建设新专业及组建核心课程,还要组织教学,研究教学方法。由于勤奋好学、认真敬业,他很快在年轻教师中脱颖而出,并挑起了哈工大工程数理力学系副主任的担子。他在组织全系教师做好新专业建设和全校基础课教学工作的同时,思考最多的就是如何开始科研工作。
  黄文虎向时任校长李昌求教。李昌校长援引恩格斯有关“自然辩证法”的一段论述启发了他,即“生产的需要比十所大学更能促进科学的发展”。这段话让黄文虎豁然开朗。他认识到,科研的生命力在生产实际中,要到生产实际中选题,生产中的诸多难题的解决将推动经济的发展,也将推动学术的进步。于是,他走上了教育、科研和生产实际相结合的道路。
  20世纪70年代初,刚摘下“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帽子、推倒强加在他头上的“不实之辞”的黄文虎,怀着向生产实际学习、参加祖国经济建设的愿望,走进了哈尔滨汽轮机厂的大门。那里的技术人员正在为自行设计当时中国最大容量的60万千瓦大型汽轮机的末级整圈连接长叶片组而苦恼。这是困扰我国大容量汽轮机设计的一个关键性技术问题。

IMG 080
黄文虎在哈尔滨汽轮机厂(资料片)  

  黄文虎像厂里的普通工人一样,每天骑着一辆旧自行车到厂里上班。他加班加点,忙着构建力学模型、推导振动公式、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设计实验方案……天道酬勤,他终于针对大容量汽轮机整圈连接长叶片组的振动设计,提出了新颖的计算方法和调频的“三重点”理论,解决了这类结构振动设计国内外悬而未解的难题。这一理论在当时是国内外首创的,填补了我国大型汽轮机长叶片组振动计算的空白,该设计方法已为国内汽轮机厂家在设计中普遍采用,取得了重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这个理论在国际上也得到了公认,有关论文被选登在具有国际权威的美国《航空航天学报》上。
  设备故障诊断是工业的“医学”,黄文虎是我国设备故障诊断方面的先驱之一。20世纪80年代初,我国进入了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新时期,国内由于发电装机容量不足而导致电力紧张,造成一次次停电。一向认为“科研项目要适应国家需要”的黄文虎开始思考如何在设备故障诊断领域作一篇大文章。
  1983年,当时“设备故障诊断”在国内还是正在起步阶段,黄文虎和转子动力学专家夏松波带头成立了哈工大“设备故障诊断课题组”,并连续承担了有关故障诊断技术的国家“六五”“七五”“八五”国家科技攻关项目。在一个新的研究领域的开拓阶段,遇到的不只是理论和技术的困难,还要冲破旧观念、旧习惯的阻挠。一段艰辛探索的道路在他们的脚下延伸……
  “憔悴艰辛几度秋,路遥任重志初酬,灯前消尽不眠夜,险处苦排无计愁。”虽然黄文虎立志要成为诊断机器故障的高科技“医生”,然而当时国内工业基础尚未能完全适应,研究条件不齐全,需要技术上另辟蹊径,增加了许多难度,同时还难以找到发电厂愿意尝试。后来,黄文虎带领课题组选择处于偏远“小三线”地区的大庆新华发电厂,在那里安营扎寨,开始了一番“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研究和实践。他们承担的“20万千瓦汽轮发电机组振动监测与故障诊断系统研究”项目,由哈工大与哈尔滨汽轮机厂协作完成。这是黄文虎团队研制的第一台装备于生产现场的机组故障诊断系统。几年中,他们往返于学校和工厂之间,披星戴月,坚持不懈。他们对大型汽轮发电机组故障诊断理论和方法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把人工智能专家系统理论和人工神经网络等技术引入故障诊断,提出了“模糊诊断”的新概念,应用“模糊数学”提出了模糊综合评判法。该系统也是国内较早实现的实用型机组故障诊断系统,1987年获航天工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
  为了使科研成果更具有生命力,“七五”期间,黄文虎带领课题组把提高诊断装置的硬件和软件的可靠性放在了科研的首要位置,并投入了巨大精力。他们承担的“大型汽轮发电机组故障诊断装置”科技攻关项目1992年获机械电子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
  大型汽轮发电机组故障诊断有赖于非线性振动理论的研究与发展。1999年黄文虎课题组参加以陈予恕院士为首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大型旋转机械非线性动力学问题研究”,负责其中课题“大型旋转机械非线性动力学设计”。该项目2003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教育部科学技术一等奖。
  黄文虎带领课题组经过几年齐心协力的拼搏,完成了“微机控制汽轮发电机组故障诊断装置”(MMMD),这是黄文虎团队为装备生产现场所研制的市场产品,推动了我国故障诊断技术进入实际生产应用阶段。1994年该项目被列入“国家科技重要成果推广计划指南”项目。该产品已批量装备在黑龙江、辽宁、吉林、山西、河南、广东等地电厂、化工厂运转,进行监测、预报,并及时处理各类潜在的故障,挽回的经济损失以亿元计。
  “八五”期间,黄文虎领导课题组承担了国家科技攻关项目“大型旋转机械状态监测分析以及故障诊断技术的研究”,他们和哈尔滨电工仪表研究所、清华大学、华中理工大学、上海交大等合作单位,通过连续5年的奋斗,完成了这一重大科技成果,使之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并获国家科技进步奖。同时,为了使故障诊断系统网络化,在大庆石化总厂开展了“大机组群网络实时在线监测与故障诊断系统”的研究与开发,构成了独具特色的专家系统知识库,有效地实现了多台远距离分散配置的机组群进行联网监测与诊断。为生产实际带来了重大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
  课题组还承担了“汽轮发电机组振动故障诊断机理研究”“轴系稳定性及轴承故障研究”“多台200 MW机组故障诊断研究”“大型发电机的故障研究”“大型旋转机机械状态监测、分析及故障诊断技术研究”“大机组群在线监测和故障诊断系统”“200 MW汽轮发电机组集散式状态监测与故障诊断装置”等一系列课题研究,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三等奖各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3项,二等奖、三等奖8项。他们研制的多套装置应用于大型电厂、化工厂、炼油厂,为大型企业的安全生产提供了重要的技术保证,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
  “什么是幸福?当官、有钱都不是,对我来说,破解科技难题,那才是什么都比不了的幸福。”正是因为对这种“幸福”的执着追求,才使黄文虎成为中国著名力学和振动工程专家,成为中国“故障诊断”技术的开拓者。
  1995年,黄文虎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时,写下《感怀》一首,其科教兴国的决心与信心可见一斑:“ 北国严冬风信迟,古稀犹折桂宫枝。寒窗雪映晨鸡伴,书海梁悬箕斗移。烟阁留名非独力,春风得意众扶持。神州引领河清日,科教兴国定可期。”

大地苍茫三线阵青云缥缈千寻翼

IMG 081

黄文虎院士与课题组人员在一起(资料片)  

  每一位关心神舟飞船的人都知道,“故障诊断”系统是保证飞船在运行过程中及时检测并排除故障、保证航天员安全不可缺少的系统。然而黄文虎在谈到他的“飞船故障诊断技术研究”时却谦虚地说:“和那些重大工程相比,我们承担的项目只是载人航天工程中非常局部的一部分。”
  在设备故障诊断课题组走过了10年的风雨历程之后,1993年,黄文虎开始把目光投向了更加高远更加深邃的太空领域和我国的航天事业。这是一个新的机遇,也是一次新的挑战。黄文虎带领课题组的部分成员开始了故障诊断与航天领域的结合。
  “虽然可靠度0.997已超过国际标准,但我们还是希望每一次发射都能成功,航天员都能安全返回。但是航天员在天上任务繁重,又不是专业的故障诊断专家,不可能亲自检测故障,因此必须实现故障诊断系统的完全自动化。”黄文虎说。正是基于这种“心系飞船,心系航天员”的情结,他开始投身于航天领域的故障诊断技术中。
  1993~1995年,在当时神舟系列飞船还没有完整的故障诊断系统方案。飞船总体设计部门向黄文虎提出了一个难题,希望研制出一种能自动诊断出在设计阶段尚未想到的故障的诊断方案。这的确是一个难题。凭着多年来在民用系统故障诊断方面的丰富经验和对相关领域国际先进经验的充分了解,以黄文虎和姜兴渭为带头人的哈工大动力学与控制研究所,经过3年的方案论证和实验室的模拟试验,向飞船总体设计部门提交了“载人飞船故障诊断系统可行性论证方案”,并受到了航天五院的高度评价。
  黄文虎向记者讲述了载人飞船“故障诊断”系统的总体设计思想,他精辟地概括为包括故障检测、诊断、隔离和恢复4个过程的“天地一体化”方案:地面设置有一个与在轨飞船同步运行的模拟“飞船”系统。飞船上天以后,当轨道上的飞船发回的信号出现异常时,地面指挥部通过地面“故障诊断”系统进行诊断,找出故障源,提出排除故障恢复正常状态的方案,并在地面同步运行的“飞船”上进行验证,确认在此故障源下能复现所检测的不正常现象,并确认排除故障后确能恢复正常状态,此时才能向轨道上的飞船发送指令,按指定的措施启动飞船上的装置自动排除故障。整个过程一般不需要航天员的参与,解决了对未预计到的故障的诊断问题。
  黄文虎和课题组成员成功完成了“载人飞船船载故障诊断技术研究”和“载人飞船地面故障诊断技术研究”,分别获得航天工业部和航天工业总公司科技进步三等奖。
  项目取得的成果为进一步的研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于是1996年,课题组与有关研究所又开始了“某推进分系统故障诊断专家系统”的软件研制工作。飞船推进分系统结构复杂,具有信息不完全的特点,在这种情况下要对其存在的故障做出快速准确的判断是非常困难的,课题组采用专家系统技术有效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一项目于1998年12月通过专家鉴定。
  1996年6月,黄文虎带领课题组又开展了空间站故障诊断技术研究,这一项目是根据国家“863”高技术发展计划航天技术领域“九五”预研项目立项的,主要采用“空间站故障诊断专家系统”对故障进行监测、报警及故障源识别,快速、有效地找到故障部位,通过故障预测、预报和趋势分析及系统重组,来达到对系统未来状态的预测、诊断及隔离、恢复。研究空间站故障诊断技术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与工程应用价值,对空间站的健康运行和航天员的生命保障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该项目1998年7月获国防科工委科技进步二等奖。
我国在人造卫星发射领域曾经取得过辉煌的成绩。为了进一步提高人造卫星的可靠性,黄文虎带领课题组,与当时的航天工业总公司某研究所合作完成了国家“九五”重点课题攻关项目——“卫星故障模式与演示系统技术研究”,在卫星故障诊断专家系统研究和卫星故障诊断演示系统研究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
  黄文虎还曾结合我国新一代通信卫星的研制,完成了“具有挠性太阳帆板的三轴稳定卫星动力学与控制”项目,这是国内较早实现的提供工程设计应用的卫星动力学分析软件系统。他在航天结构振动分析及控制、振动系统参数识别、卫星轨道计算、机器人逆动力学、弹性动力学反问题、整星隔振系统及水下高速航行体超空泡减振基础研究等方面都取得了重要成果。
  马克思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黄文虎带领他的课题组,正是这样不畏劳苦、寒来暑往地在科学的道路上风尘仆仆地行进着,把故障诊断技术从地面送上太空,为我国航天事业增添了新的技术。他们留下一路坚定的背影,也留下一路亮丽的风景。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如同无边的宇宙,黄文虎的对事业的热爱、对航天的激情,也没有止境。
  2004年4月18 日,由哈工大牵头自主研制的“试验卫星一号”发射成功,欣喜之余,黄文虎赋《满江红》一首,字里行间都是他对航天事业、对哈工大的无限深情:虎跃龙腾,全凭那,一声霹雳;苍穹外,平添异彩,电奔雷击;巨笔绘成惊世界,小星崛起欢传檄;敢创新,冲破旧思维,飞鸣镝。名校促,春消息;国威振,风雷激;笑乾坤,无限境,漫留迹;大地苍茫三线阵,青云缥缈千寻翼;且等闲,更上一层楼,争朝夕。

杏坛孺子气如虎 志在扶摇万里程

  在哈工大师生的心中,黄文虎不仅是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者,更是一位切实有为的教育家。他担任过哈工大校长、校第一任研究生院院长,是我国首批博士生导师。他在刚刚“拨乱反正”后的困难时期接过了哈工大校长这副重担,为学校的起步腾飞殚精竭虑。哈工大今日的辉煌,凝聚着他的心血。
  1958年,在李昌校长领导下,黄文虎开始筹建工程力学专业。当时李昌校长遵照邓小平总书记关于“大厂大校要关心国家命运”“要搞尖端科研”的指示精神,决定哈工大由民转军,建立工程力学系,设置航天类专业。黄文虎负责筹建飞行器结构强度专业,任教研室主任;其后他还参与筹建飞行器设计专业,为我国的航天事业培养了一大批骨干人才。
  1981年起,改革大潮将这位一心一意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的学者推上了哈工大的领导岗位,担任副校长并主持学校工作,1983年转任哈工大校长。面对数千师生期待的目光,他默默下定决心,一定要竭尽全力,为学校的发展做出自己的切实贡献。
  当时,哈工大正处在“文化大革命”之后、“南迁北返”遭受重大破坏的恢复阶段。黄文虎任职后,中央决定哈工大划归七机部(后改名航天工业部)领导,从此哈工大正式走上了为航天兼为地方服务的办学方向。黄文虎唯一的心愿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学校在恢复阶段的过渡工作。哈工大师生不负所望,以坚忍不拔的精神,在艰难的条件下迅速恢复元气,开展正常的教学科研工作。时任教育部长的何东昌来校视察,黄文虎陪同他在物理楼参观时,见到哈工大人在狭小阴暗拥挤尚缺先进设备的实验室,竞在非线性光学等方面做出了国际水平的成果,赞叹不已,曾向教育部一些直属大学提及哈工大艰苦奋斗的精神状态,希望他们吸取哈工大的工作经验。
  黄文虎在任期间,哈工大被列为国家15所重点建设大学之一;进入被批准试点建立研究生院的首批院校之列;获得用于实验室建设的800万美元世界银行低息贷款解决实验设备陈旧的急需;在住房奇缺情况下获得国家航天部特别支持,拨款1 200万元紧急新建了2万m2住宅,首批工程完工后主要首先分配给教师,全校当时讲师以上教师全部喜迁新居,迅速扭转了教师人才流失的局面;校团委被评为全国十个优秀基层团委之一。同时,为了解决教学用房紧缺的困难,黄文虎通过各种渠道争取到紧缺的拨款,新教学楼、管理楼、节能楼等工程开始建设,使得哈工大迅速完成了恢复阶段的过渡,为日后的快速发展打下了基础。
  正当黄文虎的领导才能和踏实干劲得到各方面肯定和赞许的时候,他却急流勇退,毅然辞去校长职务,把“帅印”让给更加有为的年轻人。因为他的心中始终放不下对学术研究的热望。于是,从领导岗位走下来的黄文虎立即回到实验室,重新投入到他心爱的教育、科研事业中。
  “此生所愿艳桃李,路石人梯荐白头。” 作为著名教育家,黄文虎在不断攀登科学高峰的同时,还注重对人才创新能力的培养。作为德高望重的师长,黄文虎不求名、不为利,却把教书育人当作一生的事业来追求。虽然是已经步入耄耋之年的老者,但他仍然以敏锐的思维、严谨的学风、高尚的品德在创造着尖端领域中一个又一个科研成果,教育着一代又一代年轻科研工作者在研究领域勇往直前。学生们感叹:跟黄先生学习,学到的不仅是知识,更学到做人的道理。“严师、慈父、良友。”这就是学生心中的黄文虎。
  传道、授业、解惑,黄文虎乐在其中。看着一批批学子走上关键工作岗位,在各条战线上承担着国家建设的重任,黄文虎的心里充满欣慰和骄傲。尽管满头青丝已经变成白发,额角的皱纹刻下了他为教书育人呕心沥血的印记,但他仍然神采奕奕地走在风华正茂的学子中间,用自己一生的经历和体会,引导着广大学子的人生之路。

IMG 082
  黄文虎院士与学生们在一起(资料片)

  “今天是你们的开学第一课,这是你们一生中值得回忆的重要时刻。我自己就不禁经常回忆起当年自己的开学第一课。‘八年抗战’胜利那一年,我在杭州浙大入学,也上这开学第一课。这第一课对我的一生成长有重要的影响。课上,浙大校长竺可桢给新同学提了两个问题:‘你们来上大学是为了什么?你们在大学里想学到什么?’这实际上就是应该‘怎样为人’及‘怎样为学’两大问题。今天我也给同学们提出这两个问题……我要说的是,你们即将在哈工大学到的不仅是知识,你们将接受的是‘价值塑造、知识传授、能力培养’三位一体的教育……”在2014年秋天航天学院新生见面会上,年近九旬的黄文虎语重心长地与新生们“唠家常”。
  “在大学里,除了获得‘扎实基础’这粒种子外,还需要获得‘学会做人’这另一粒种子,才能孕育自己以后整个人生的茂密森林。”黄文虎院士曾经在一次讲座中这样告诉在校的广大学子:“一个人要有责任心。对于承担的事情,都要认真去做。在人生的各个时期,有不同的环境、条件、要求,关键是任何时候,都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人民”。“严谨为学,诚信为人,开拓创新,奉献人民。”这是黄文虎给对同学们的赠言,“好好抓住属于自己的两粒种子,就一定会有茂密的森林。”
  黄文虎曾做诗《自述》,以诗言志:“冥顽何曾与世争,读书偶露小聪明。风云际会酬初志,边境虚空忝盛名。廉颇老矣诗作饭,渊明归去笔堪耕。杏坛孺子气如虎,志在扶摇万里程。”他还以最后两句诗寄语年轻人。他说,如果青年学生能立志高远、打好基础、拓宽眼界、善于创新,一定大有作为。
  黄文虎院士平时酷爱古诗词文,还酷爱读书,而且涉猎范围颇广。采访结束,他赠予笔者一本他自己撰写的诗稿《两文集》。手捧着这本厚厚的线装文集,在诗情涌动的文字间,再一次读到了一位学者大家的赤子之心、报国之志、航天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