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22

呼唤您――母校,我的母亲!

作者:付春元

  今天,当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阔别了整整20年的母校,站在这曾经熟悉的课堂里的时候,真是千头万绪,无限感慨……忆往昔,峥嵘岁月。24年前,我从北方山谷里接到母校入学通知书的那一刻起,母校,这一神圣的知识殿堂与我——一个正手拉着牛车缰绳的农村青年就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并且永远地再也没有分开。于是,我脱掉身上翻着白絮的棉袄,掬一捧山坳里清澈的河水洗掉我面颊上的污垢,背上慈母为我重新浆洗的行囊,怀揣着永不褪色的、还带着油墨清香的通知书,来到了这座美丽的校园:大楼是那样的典雅,走廊是那样的宽阔,老师们是那样的亲切……,用兴奋、自豪等词句远不能描述我激荡的心情,在此请老师和同学们谅解我使用如下这个不雅的词汇,那就是:牛啊……

71

老土木楼(陈晓宇供稿)

  记得第一堂由朱希元老师给我们讲授的数学课,他那浓浓的唐山腔调伴随着他那略显迟缓的动作,处处显露着学问的高深;钟宏九老师以大学者的风度把我们领进理论力学这一全新的领域;郭长城老师用他那朴素的东北口音和早已被香烟熏黑了的手指十分利索地向我们述说着结构力学和矩阵在力学中的应用这一变幻莫测的理论;陈荣波老师用他那优美的文学语言向我们讲述着航天材料和建筑材料以及失稳的故事;赵清爽老师用他独特的激情教导我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关系……等等。就是你们——我母校的老师,用你们的奉献精神,使我这样一个仅知道春耕秋收、牛马脾性的农村青年知道了如何在大地上建起高楼大厦,更让我知道了如何用科学的思想分析这变幻莫测的世界和如何做人。
  4年校园生活,往事历历在目,多少个难忘的日夜!当我们在20年前手捧母校的毕业证而离去的时候,我们多么想对您呼唤一声——告别了,母校——我的母亲!
  20年来,我曾在北纬56度到南纬37度、东经130度到西经25度之间飘荡,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没有忘记您——我的母校对我的培育之恩。20年来,我亦像一个游子,时时搜索着哪怕是一星一点母校的信息,我注视着您的发展、您的搬迁、您名称的更换等等……
  今天,我们工民建77级同学在此相聚,看到了这么多同学已成为国家和社会出类拔萃的人才,我们无愧于这个伟大的时代,无愧于母校对我们的培育之恩,让我在此道一声:母校的全体老师们,请接受我对你们的崇高敬意!我在此向你们致敬!
  回首二十年,春雨浇心间,
  严师育我绿,桃李满田间;
  今日忆从前,游子回家园,
  学堂依旧在,名称几时改?
  师生今相见,抚首白两边,
  光阴未虚过,各个成英才。
  祝愿我学院,大海扬风帆。
  祝福我恩师,健康一万年! 
  (注:此文为作者在工民建77级校友聚会时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