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52

心正志坚 一生传奇 ——访哈工大香港校友会名誉会长蔡坚

吉 星

近来对孟子颇感兴趣,愈发觉得“浩然正气”“舍生取义”之说很大程度上塑造了我们民族的性格。天降大任,千千万万优秀的中国人尊德乐道、不惧艰险,用精神和生命为后人留下了一幅幅气韵生动、荡气回肠的画卷。这些想法带给我的感动在聆听蔡坚校友人生经历时又得到一次实实在在的升华。听完他的故事,我的脑海里浮现出8个字——心正志坚,一生传奇。

71

蔡坚校友(右)在颁奖仪式上(资料片)

  1935年7月19日,蔡坚出生在福建省南安仑苍镇大宇村,世代家贫。直到土改后,蔡坚家才分得了土地、耕牛和农具,做了真正的农民。蔡坚的父亲是国学老师家访选中的免费应招生,学有所成之后,苦于所处的环境当官难为百姓做事而留在乡里以做手工谋生,并主动成为乡亲们的文书。“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直到现在,蔡坚还清楚地记得,小学一年级时,父亲拿回家一个油印的小册子,让他念上面文天祥的《正气歌》。字虽然认不全,大概意思蔡坚还是懂了。父亲问他从中学到了什么,蔡坚回答:“这个人很勇敢,不怕死。”父亲点点头说,这是一方面,最关键的是你一定要记住,人活着必须要有正气。诵读林觉民的《与妻书》,父亲告诉他:“人活着如果不为别人做事等于白活,为众人而死的人才称得上是伟人。”母亲出生在婢女和长工结合的家庭,受欺压的痛苦使她一再提醒孩子们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只帮人,不伤人”,而且特别强调“不是等自己有剩余才帮人,而是在人家需要时就要尽力去做”。父母的话影响了蔡坚一生。
  1948年,刚刚在南安中学读了一学期初中后,13岁的蔡坚因家贫辍学,稚嫩的肩膀从此不得不挑起生活的重担。当过小贩、收过废品、学过打铁、做过挑夫……苦难的生活让蔡坚早早成熟起来。有一次,蔡坚在路上拾到一本油印的小册子,书名是《批评与自我批评》,作者是毛泽东。太多的新名词,蔡坚看得似懂非懂。倒是父亲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后合书长叹,对他说:“真要有这样的官多好啊!”在充分了解大众疾苦、在尽己所能帮助他人的同时,蔡坚心里也开始思索,如何才能让乡亲们不再受苦、受欺压?解放军的到来给了他答案。
  解放军进村之后,他们推荐蔡坚当解放军的买菜向导。“没有一家不卖,也没有一家要钱,但是解放军每次都是坚决给足钱,同国民党兵进村鸡犬不宁形成强烈对比。”土改运动时,对蔡坚有了解的解放军点名要他参加,并推荐他出任冬学校长,这一年他15岁。土改结束后,蔡坚正式参军,成为一名人民子弟兵。生活的轨迹在1952年又发生了转折,当时,国务院公告所有贫下中农失学子弟必须回学校,蔡坚这才从部队复学。
  辍学4年后,蔡坚深知学习机会来之不易,更加如饥似渴地学习,年年都获得甲等三好优秀生和优秀团员团干部。作为出身清白、政治可靠、能力极强的学生干部,蔡坚受到党组织的高度关注。1953年,一位地委副专员专门同蔡坚谈了半天,希望他从国家人才培养的角度考虑自己以后的发展,引导他做一名干部。可蔡坚认为,新中国成立前国家最需要人们投身革命,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最需要的是从事制造业的人才。那位副专员认同蔡坚的思路,转而支持他践行自己的梦想。
1957年,品学兼优的蔡坚得到保送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的名额。因为“制造业”的梦想,再加上偶然间得知哈工大有个“既懂技术又懂管理”的工程经济系,蔡坚选择北上求学。临中学毕业,学校党支部已接受他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于放假,党支部没有开成大会,就把材料放在档案里转到哈工大。随后,作为福建省北上求学团团长,蔡坚坐了7天7夜火车,来到哈尔滨。
  那时恰逢松花江特大洪水,为战胜自然灾害,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哈工大师生都积极行动起来,刚刚报到的蔡坚也全身心投入到抗洪斗争中。“你厉害,别人扛一筐,你一个人挑4筐。”干活过程中,校长李昌发现蔡坚干劲十足,一个人顶好几个人,就特别留意了他,还让他给大家传授经验。抗洪胜利后,蔡坚获得“哈尔滨抗洪模范”荣誉称号。
  蔡坚的出身和经历受到了学校的重视。系主任黄振声任命他为团总支组织委员。由于工作突出,半年后蔡坚调学生总会任秘书长。“反右运动”时,蔡坚看到一些“右派”分子处境艰难。他觉得这不符合党和国家的政策,就带李昌看了“右派”分子的劳动现场。李昌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尽其所能地使他们的生活得到改善。“从此李校长对我特别好!”蔡坚说。
  1958年9月,邓小平、李富春、杨尚昆一行视察哈工大,其中有一站是视察工程经济系的系办工厂。蔡坚被学校安排在“第一岗”与国家领导人握手。在校期间,蔡坚做了大量行政类工作,以至于很多教工都不知道他还是个学生。后来,李昌建议他干脆全脱产直接做干部。饱受失学之苦、又心怀制造业梦想的蔡坚坚定地说:“我不干,我还得读书。”李昌笑着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于是此事作罢。有什么说什么,得以让蔡坚和李昌以心相交。许多年之后,有一次蔡坚到北京看望李昌老校长,李昌不无感慨地对同在家中做客的几位中顾委同事说:“听小蔡说话几十年了,我还是喜欢听他讲。他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真。”
  课上认真听,课下及时复习,考试前再复习一遍——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让蔡坚在学习上一直名列前茅。“我的秘诀是抓住上课时间,一心一意听讲。”繁忙的学生工作让蔡坚能够用在读书上的时间非常少,但是他效率高,也非常勤奋。“白天老师讲课的神情、手势乃至口型我都记得一清二楚。”晚上别人都睡了,蔡坚搬着一张小桌子悄悄地到走廊复习。每到周末,他都会带一个面包,早早来到图书馆,一整天泡在里面学习。这期间,除了专业课的学习,蔡坚也读了很多文史哲类的书籍。
  1960年,繁重的工作和高强度的学习让蔡坚身体吃不消了。校党委副书记彭云得知后第一时间命令他“不准读书,不准工作”,并将其送往太阳岛疗养院。李昌还送给他一些饼干补养身体。提及往事,说到学校老师对自己的关心关爱,蔡坚不禁哽咽道:“可能现在的人无法想象,我跟哈工大老师们的关系亲如父子、亲如兄弟。比如李昌老校长、彭云书记,黄振声老师、侯镇冰老师等。老师们对我绝对关心、绝对信任,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隔阂。”
  怀揣着建设新中国的热忱,1962年毕业后,蔡坚放弃攻读硕士研究生的机会,进入上海无线电三厂工作。“我深知党和国家培养大学生不容易,也清楚自己的使命。”有段时间,蔡坚同时做3种工艺方案,每晚都要在3个厂穿梭、跟班,最后保质保量完成攻关任务。由于能力突出、技术过硬,蔡坚被任命为主管技术的副科长。对此,蔡坚提出不坐办公室,不放弃继续研发产品,多参加技术方面的会议。上级同意了他的要求。不久,出于战略、战备需求,国家开始在中西部地区13个省、自治区进行大规模的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1966年,蔡坚被调往别处做技术总负责。1970年,他又作为主力转战异地。“一切为了国家的利益。”蔡坚多次表示,在军用产品技术进度上绝不能与部队讨价还价,一定要保证国家的需要,这是做军品的最根本原则。
  “文化大革命”期间,大公无私、一心为国的蔡坚得到了工人、军代表和领导的认可、支持和保护,每次他都作为革命干部代表仗义执言。蔡坚严于律己、一身正气,为人做事都能服众,从求学到工作,历经多次政治运动却从来没有受到过任何冲击,反而用自己的言行去帮助、去影响周围的人。他说,只要听到看到我应该去做的事,我都会不遗余力去努力。
  1974年,蔡坚被查出身患癌症。经手术并疗养之后,因为太太是印尼华侨,蔡坚向组织提交了出国申请。后来他们夫妇与3个子女一起获准去了香港。
  蔡坚单位相关的领导一致表态保证:“我们相信蔡坚同志,无论走到任何地方,都不会做出对党、对人民、对国家不利的事情。”知道这种非同寻常的信任后,蔡坚哭了一夜。
  没有内地熟悉的环境,即便资历再深、技术再好,初到香港的蔡坚也只能去给别人打工,待遇上也备受歧视。终于,在他花了27天的时间成功完成了4个留学专家3年没有完成的项目后,蔡坚加薪100%并获得了1万元奖金。结束“大陆打工仔”被辱的日子,他就以这些奖金和不多的积蓄起家创立了三晓公司,自己做老板,开始了自己的制造业之路。最初,蔡坚选定了近10多年谁做谁亏本的蜂鸣片代理。“这么简单的产品,竟然被日本占有90%的市场,我非常不服气。”为此,蔡坚先学理论,再搜集国外产品的规格和技术参数,考察了国内所有的生产厂,最后选定两家做对口合作,并对原有的技术管理和出口程序进行大胆改革。不到半年,他就表示3年内要把日本同类产品赶出香港市场。这个目标如期达到。
  “静柔。仁者寿,智者寿,乐者寿,心静体勤者寿。”这是蔡坚名片背后印的文字,更是这位得过6次癌症、做过13次手术的“抗癌斗士”(2009年12月获香港抗癌社团颁发全港唯一的抗癌35年勇士杯)的心声。自爱自强,内心充满阳光,他坚信心态是健康的决定因素,而五谷杂粮和蔬果是最好的保健品。他说,人生至宝是健康愉快,得宝的唯一途径就是功利莫急追。如今,蔡坚已经80岁了,贲门已切除,胃只剩小半,大肠仅为常人的1/6。通过学习积极主动用心用力配合医生,蔡坚多次从死亡线上捡回自己的生命。如今的他依然精神矍铄地为了社会活动,为了公众事业而奔波。他说,工作使自己忘记病痛,奋斗让自己实现社会价值,而所谓成功就是给社会正能量。商会、同乡会、校友会里凡是有争论的事情,到蔡坚这里都能很好地解决,大家信赖他,愿意以他为榜样,树立正气。

72

蔡坚校友与李昌老校长夫妇在一起(资料片)

  “凡是报纸杂志电视出现同胞过去遭受侮辱欺凌杀戮我就哭;看到新中国各时各地取得的光辉成就我会哭;听到国歌和歌唱祖国等歌曲我都情不自禁地哭……”在蔡坚心里,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个人与人民、国家之间都有清晰的定位。他说自己的一生欠了太多的债,包括父母亲友、老师同学、同事领导、医生护士……更多的是共产党和国家。这也成为他一到香港就满腔热情地投入社团活动与公益事业的源动力。他告诉笔者:“只叹耄耋之年,有心努力,也难有什么报答,唯有这一点我乐观不起来,也是一种无奈。”
  “是哈工大培养了我,半个多世纪以来,我始终对母校念念不忘,无比留恋。学校严谨的校风、踏实的学风、朴实的作风影响了我一生。”对于哈工大,蔡坚一直有着无法名状的眷恋,近10年来更是常常回学校,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支持母校发展。辛苦不是苦,是他长期辛苦有成果的写照。天降大任总是要先给人以磨炼来强化其意志和品性,而意志力强、心态好的人生命力也会很强。蔡坚结合自身经历,期望母校学子能够不怕艰难险阻,学到好的思维方法,做到“规格严格,功夫到家”。他还特别提醒有出国留学意向的同学,应先严格检验自己是否真有力量、有才智学成归国。须知对祖国历史地理人文社会了解不深的人,在外国人面前也是被看不起的,对自己的学业也绝无好处。“技巧多、思维少、不读书成了当下有些年轻人的大问题。”蔡坚希望在校学子能够努力学习,坚守传承,重视知识,独立思考,使哈工大的事业后继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