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22

从两位“长江学者”的成长看拔尖人才的培养

作者:范 乃 文

  我校“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任南琪、马军都是市政环境工程学院77、78级毕业生。这两位年轻学者有着大体相同的经历、信念和追求,是在特殊的历史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一代新人中的杰出代表。他们在教学、科研和管理岗位上所作出的贡献,他们的拼搏精神和人生追求,对于我校构筑人才高地、造就学术大师、创造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具有深刻的启示和现实意义。

任南琪教授

  江总书记曾多次提出培养和造就人才的重要意义,并强调指出:“要确立人才资源是第一资源的思想”,“人才问题,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兴旺发达和长治久安”。教育部部长陈至立指出:“要通过实行特聘教授、骨干教师、访问学者、客座教授等制度,‘吸引、留住和培养’一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优秀学术带头人和中青年拔尖人才,形成一支具有知识创新攻坚能力的学术人才梯队,把高等学校建设成为高层次创造人才培养的主要基地。”目前我校师资队伍的总体水平不差,就是缺乏拔尖人才,特别是具有重要国际影响的学术大师。2002年4月25日《中国青年报》载:迄今为止我国共有69所高校拥有特聘教授412人。作为创建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的哈工大,我校特聘教授在全国所占的比例还偏低,但是,市政环境工程学院1个学院就培养出2位特聘教授,不能不说是一个可喜的奇迹。我们应该认真总结经验,从中获得启示,并指导我校的学科建设和师资队伍建设。
  2001年1月4日,任南琪所开创的“有机废水发酵法生物制氢技术”,被485位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评选为“2000年中国十大科技进展新闻”之一,称这项成果远远领先于世界上其他专家的生物制氢技术研究水平。任南琪一下子成为举世瞩目的新闻人物,这绝非偶然。从他在成才路上留下的轨迹可以看出,这是他辛勤耕耘、奋力拼搏的必然结果。1977年,18岁的任南琪考取了哈建大给水排水工程专业,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并继续攻读硕士、博士研究生,师从我国著名环境工程专家、国际水科学院院士王宝贞教授。根据导师的学术思想,他查阅了大量文献资料,经过深思熟虑,大胆地选择了“生物制氢”这一国际前沿课题。经过3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完成了博士论文《有机废水处理生物产氢原理与工程控制对策研究》,取得了生物制氢技术的重大突破。这时他刚满35岁。任南琪36岁晋升为教授,40岁成为博士生导师,42岁获得“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的资格。目前他已独立开辟了两个前沿性研究课题——有机废水生物制氢技术和产酸发酵细菌生理生态学,取得了多项创造性的研究成果。
  马军16岁即被录取为哈建大给水排水工程专业本科生,并有幸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圭白教授的硕士生。他在导师的指导下,经过3年的艰苦工作,“高锰酸钾氧化去除水中丙烯酰胺原体”研究取得成功,并申报国家发明专利。1985年,他成为李圭白教授的第一位博士生。马军的思路越来越宽,课题越做越多,大有一发不可收之势。他的“高锰酸钾助凝及取代预氯化减少氯仿生成量”等课题,被列为国家“八五”重点攻关项目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并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研究成果。1993年12月,他赴英国帝国理工大学做博士后。在英期间,他继续进行相关课题的研究工作。目前,不满40岁的他已是博士生导师和特聘教授,首批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计划(一、二层次)”,入选国家教育部优秀人才培养计划,获国家级政府特殊津贴,被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和省优秀中青年专家。

  这里让我们追随任南琪、马军这两位年轻学者在人生路上所留下的足迹,宏观地探讨一下这个问题,从成功者的经历中获得有益的启示。最近中国人民大学年轻的学者黄爱平教授在一篇文章中大力提倡执著、淡泊、踏实、创新的学问精神,认为“执著为治学之本,淡泊为治学之境,踏实为治学之法,创新为治学之魂”。这八个字很有见地,姑且让我们也按照这个框架,提纲挈领地诠释上面的问题。
  执著 无论是任南琪还是马军都有着远大的抱负和执著的追求,他们视科研工作为生命,以振兴中华为己任,对祖国、对人民、对事业有火一般的炽热感情、崇高的理想和宽广的胸怀;他们追求人生目标有磐石般的坚定信念、不屈不挠的毅力和超人的智慧。马军说过:“若为荣誉,我没有如此大的动力,若为探索和追求科学真理,我会乐此不疲。”正是这种崇高的思想境界,才使他们能够集中精力,超过其平时所不能达到的限量,以超人的毅力严格地克制自己,刻苦攻关,逐步走向成功的彼岸。
  淡泊 早在攻读博士学位开题时,导师王宝贞教授就提醒任南琪:“只要是科研和国家需要,个人的荣辱得失都不能考虑,选定目标,然后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能成功最好,不成功也会给别人提供些宝贵的数据和经验。”在20余年的求学和治学经历中,任南琪正是遵循导师的教诲,进行了艰难的跋涉。先人“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至理名言,成为他追求的治学境界。如今他已是一院之长,可他的办公室却是全院最旧的,桌、椅也是简陋的,同志们要给他买套新的,被他婉言谢绝了。马军也是这样,结婚时,新房里摆着的是从妻子娘家抬来的旧衣柜。为了赶一个关键实验,他住在水厂。快临产的妻子背着粮食摔倒在冰天雪地的路上,当他赶到医院时,他那早产的儿子已经出世。马军的成果里面浸透着辛酸与泪水。当然,他们都热爱生活,情感丰富,兴趣广泛,工作之余的生活也和同龄人一样绚丽多彩。只是他们把事业放在第一位,没有沉溺于玩物丧志之中,永远守住高尚的精神家园。
  踏实 这是他们身上最为耀眼的闪光点,是获得成功的基本要素。他们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就,是与他们认真负责、一丝不苟、任劳任怨的工作作风分不开的。虽然志存高远,却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马军在攻读学位期间废寝忘食,是同学中有名的“拼命三郎”。在某泵站做实验,4个化验员倒班,只有他连续运转。春节是人们合家团聚的日子,而他却留在水厂里一个人做实验。水厂没有食堂,他回家一次带足够几天吃的干粮。在市郊七水厂,他迎着呼啸的北风,在冰天雪地里蹬着三轮车往实验室拉水。他就这样从小事做起,一点一滴地积累,不取巧,不偷懒,不作伪,真诚努力做学问。在教学中马军也是位好老师,即使十分熟悉的课,他也要投入很多的精力认真备课,精益求精。他说:“自己懂和别人懂是两回事,‘讲’和‘听’有一个接口问题。教师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姿势、每一段插曲都有助于学生的理解。”难怪学生说:“马老师的课逻辑性强,新东西多。听他的课就是一种享受。”而马军说:“只有不停地干、不断地给自己加码,才能不辜负党和国家对我的培养。”

103

马军教授


  创新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也是治学之魂。一个获得创新成果的人,必须具备创造性素质和创造性实践。任南琪和马军的成功经验再一次验证了这一点。创造型人才应该具有超人的成就意识、责任感和使命感;具有丰富的想象力和求异思维能力,形成推陈出新、开拓进取的明确目标;具有投身于创造性实践的精神和毅力;具有敢于冒风险的胆识和持之以恒的毅力。他们既要有健康向上的人文精神,又要有丰富的科学素养,尤其还要具备创造性的品质,即整合知识的能力。马军认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拳拳的报国心是他成功的动力。任南琪表示,用平生所学造福于人民、回报祖国是他最大的心愿。可谓志存高远、厚德载物。他们十分重视知识的积累和实践的磨练。他们认为机遇无时不在,问题在于能否把握并追逐机遇,这就要靠平日丰厚的积累和锐敏的洞察力,厚积才能薄发。如何避免昙花一现、使拔尖人才持续发展,除了从外部不断地提供必要的保障外,为其创造良好的育人环境、不断提高其自身的自我超越意识和能力,至关重要。任南琪之所以开创“生物制氢技术”,马军之所以能赢得多项发明奖励并最终以“高锰酸盐除污技术”获得2001年中国高校技术发明一等奖的荣誉,是因为他们已经具备了较强的自我超越能力。
  这两位年轻学者十分谦虚,谨慎。他们总是把已经取得的成绩当作新的起点,并不懈地探索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