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52

为了国家荣誉——访中核集团动力运行研究所某工程副总工程师吴洪涛校友

张 妍

  来到中核集团核动力运行研究所某工程副总工程师吴洪涛校友家里时,他和老伴已经站在门口迎接我。两位老人和善的笑容和贴心的问候,令旅途的劳顿瞬间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油然而生的轻松与亲切。
  吴洪涛校友1957年毕业于我校,是国家某重大工程的参与者,是曾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的高级知识分子。见到老校友本人,我却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位在学术界声名显赫的高级专家。简单的衣着、低调的谈吐、家中朴素的陈设……这一切都让我觉得这是一位与普通人没有什么差别的平凡老者。
  然而,随着与老先生的对话慢慢展开,我却渐渐发觉,眼前这位老者和他所从事的事业是如此不平凡。
  83岁高龄的老校友虽满头银发,却精神矍铄,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得知老先生刚刚从岗位上正式退下来,我不禁惊讶:“您80多岁才退休?”“我是退而不休。去年所里考虑我年龄太大,怕身体吃不消,才正式办了退休。不过我现在还经常参加所里的会议,平时也在写教材。这些东西,原来没时间写,退下来了可以好好写写了。”

73

吴洪涛校友(资料片)


  桌上的一本厚厚的稿件,仿佛承载着吴洪涛对他所钟爱的事业深深的眷恋。从1957年毕业开始,吴洪涛就被组织安排参与到国家某重大工程中。从此,他的人生便与这项重大工程紧紧地连在了一起。由于这项重大工程的特殊性,吴洪涛的工作一直处于高度保密状态,就连家人都不知道他这50多年来从事的到底是什么工作。50多年里,风华正茂的青年变成了满头银发的老者,纵然是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这样的殊荣,却也无法与家人朋友分享成功的喜悦;即便已经从岗位上退休,却也不能正式公开自己的身份与成就。对从事特殊行业的人来说,默默无闻、无私奉献、淡泊名利,这些词注定将伴随他们的一生。回首来时路,吴洪涛没有遗憾、没有失落:“从国家启动这项重大工程开始,我就亲身参与其中。50多年过去了,我们从事的事业从无到有,由弱变强,这项工程为国家战略安全提供了强大的保障。这种荣誉感和成就感可以抵消一切个人得失。”
  1951年,18岁的吴洪涛从天津考入哈工大。当时新中国刚刚成立,国家百废待兴,急需人才。吴洪涛和很多有志青年一样,满腔热血,一心报国。了解到哈工大是苏联援建的大学,工程技术实力雄厚,吴洪涛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条件更优越的家乡天津,报考哈工大,并以优异的成绩被化工专业录取。
9月,年轻的吴洪涛带着一腔热情来到了哈工大。“一到学校,感觉像到了国外。校园里到处都是苏联人。哈尔滨的城市建设、民房建筑都是俄式的。”
  按照学校当时的教学安排,所有新生入学后的第一年都要参加预科班学习,专攻俄语。校舍、寝室、食堂,一切都是崭新的。在预科班学习的一年时间里,每天的课程都排得满满的,全部课程都由外教任课。每到周末,吴洪涛和同学们最喜欢去的就是秋林公司,不是为了购物,而是为了去和苏联服务员对话。
一年后,吴洪涛和同学们完成了预科学习,从位于沙曼屯的预科班校舍搬到主校区。由于院系调整,哈工大化工专业被转到大连工学院。吴洪涛面临重新选专业。“那时候,最直接的想法就是要读国家建设最急需的专业。机械是工业化建设必不可少的,我就选了机床制造专业。”
  吴洪涛学习非常刻苦,星期天也到图书馆自习,“大家的思想都非常单纯,就是要抓紧一切时间学习,回报国家。当时实行5分制,每门课起码要达到4分(良好),谁要是得了3分(及格)就觉得是很丢脸的事。”吴洪涛说,这样的思想和作风影响了他的一生。
  吴洪涛大三时,哈尔滨三大动力厂成立,急需锅炉、汽轮机、水轮机等专业人才。哈工大从各专业中抽调了25名学生转入新成立的锅炉制造专业,吴洪涛就是其中一员。大学期间第二次转专业,使吴洪涛成为我校也是新中国首届锅炉制造专业本科生。
  什么是锅炉?锅炉制造专业是做什么的?吴洪涛和一起被分配到锅炉制造专业的同学都完全没有概念。后来到了电厂、上海锅炉厂参观,他们才逐渐对锅炉产生了一些感性认识,而后就开始了在锅炉制造专业的刻苦求学。
1957年,经过两次转专业的吴洪涛毕业时被分配到了哈尔滨锅炉厂。原本以为此生要从事的就是锅炉制造的他,工作不久就收到了一份调令。这份调令也从此改变了吴洪涛的人生。
  由于国家战略安全的需要,我国于20世纪50年代启动了国家某重大工程,并开始进行型号产品的研制。党员身份、专业对口、成绩优异,多年后回忆起自己被选调参与该项工程的理由,吴洪涛觉得是这些特质恰好符合国家的需要。尽管觉得非常突然,但吴洪涛二话没说,就全身心地投入到这项工程中。“在校期间,哈工大对我影响最深的就是对国家不讲任何条件,国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这种思想早已根深蒂固。”
  在这项重大工程中,共有8个关键设备。吴洪涛的任务,就是牵头其中一个设备的核心部件的研制。20世纪50年代的新中国,在工业技术方面几乎是一穷二白的状态。对于这项尖端技术,更是一片空白。国外对中国实行技术封锁,完全没有资料可借鉴。唯一的出路就是靠自己,从零开始。
  从参与该工程开始,吴洪涛就开始了隐姓埋名、默默无闻的人生。为了尽快找到突破口,他和团队成员每天加班加点、反复试验,一个一个参数试,经常忙到半夜才回家。但由于这项工程的高度涉密性,连家人都不知他每天忙什么。经过前期充分的调研选型,最终吴洪涛团队于1960年确定了该部件的基本形式。此后,他们又开始了一段长达4年的试验,温度试验、压力试验、冷水试验、蒸汽试验……终于,他们研制的第一台设备于1964年在上海锅炉厂投产。
  看似漫长的试验,其实才刚刚开始。从1964年到1971年的7年时间里,吴洪涛带领团队,为了设备的工艺参数达标而一遍又一遍论证,一遍又一遍试验。1971年,该项重大工程的第一件产品整装运行。经过试验,他们负责的设备各项参数均达到规定的指标。这也标志着这项重大工程第一阶段的成功。
  无数个日夜的付出,换来成功的喜悦。而吴洪涛的工作却远未结束,而是开始了又一段长达15年的技术攻关——对设备的传热管材料进行改造。当时,设备采用的是不锈钢材料,存在难以克服的技术弊端。如果从国外购买材料,一旦提出具体指标要求,他们的研究就会暴露。“我们自己干!”吴洪涛斩钉截铁地说。
  这一句“我们自己干”,一干又是15年。前10年,吴洪涛带领团队不分昼夜地泡在实验室,经过多次试验,从几十种材料中筛选出了5种材料;在后5年中,为了从这5种材料种选出最优的,他索性住在实验室附近,为的就是能够日夜监控试验情况,晚上睡觉时如果突然听不到设备运转的声音,就要马上起床赶到现场去看看出了什么故障。他们积累了10 022小时的试验数据,最终确定了一种合金材料。后来,随着改革开放,国内外打破技术封锁,人们惊讶地发现,吴洪涛他们研制的这种合金竟和国外的材料完全一样。吴洪涛也因在此项工作中的突出贡献获得了1990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时至今日,该种材料还在型号产品上应用。
  多年后,回忆起当初型号任务研制的日日夜夜,吴洪涛仍难掩激动:“我这一生,都在为了型号任务的研制而工作。我们的工作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我个人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为了国家的荣誉,我所有的付出和牺牲都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