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22

难以忘却的往事

作者:吴满山

  想起77、78级的同学,往往心上涌起一股股的热浪。他们离校20年了,漫长的岁月,冲淡不了我对他们的记忆。
  在那段特殊的年月里,高校有过一段很长的时间停止招生。作为没有学生的教师、教育工作者,处境是十分尴尬的,觉得失去了自己在学校中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工农兵学员来了,为学校带来了一些生机,他们当中不乏十分优秀的学员。但是,由于他们文化基础的不齐,难用正常高校教育的内容和程序对他们实施教学,这给学校和同学们都带来了许多的困难。我们当时真为祖国的未来和高校的未来而忧虑。
  高校招生制度的恢复,像是一声春雷,带来了教育的春天。作为教师,高兴得心花怒放。当时,我在原哈建工学院的城市建设系(现在的哈工大市政环境工程学院)工作。就在那1978年一年间的春天和秋天,我亲手迎来了我系77和78级的每个同学。这是一批多么可爱的同学呀!77级的同学是从二十挑一选拔出来的(77级全国考生有650万人,录取的只有40.2万人),他们大多是来自工厂、农村和兵团的知识青年,是高校未招生多年沉积在基层青年中的精英,少部分是应届的优秀高中毕业生。当时,我曾查阅过部分年过三旬的大龄同学的材料,他们都有丰富的社会经历,有的饱尝过社会的辛酸;他们的高考录取分数几乎都高于录取分数线八、九十分,他们有的文章写得特别好,文笔流畅,才华横溢。我真为他们失去过十多年宝贵的学习年华而惋惜,也为他们能跨入大学之门而高兴。因此,我们满腔热情地迎接了他们,同时小心翼翼地为他们重新组织和安排了教学的课程和进程。面对着同年级同学之间年龄跨度过大和经历截然不同的学生,我们当时确实是对他们格外的关照和爱护。怕他们在生活上一下子习惯不了;怕他们在学习上有的“吃”不了,有的“吃”不饱。于是经常向他们征求意见,问寒问暖,尽量地为他们排忧解难;安排很有经验和非常敬业的教师为他们讲课。在各个专业的每个年级,为他们组织了党的支部,由他们自己担任支部的领导。后来,我们很快就发现,他们自己在各个方面都搞得很好:学习勤奋,遵守纪律,团结互助,尊师爱友,还很关心国家大事。他们各个班级的自己管理自己的能力特别强,尽管同学之间大小年龄的差距很大,但在他们的集体内,大(龄)小(龄)结合,优势互补。大龄的同学,学习非常刻苦,并以自己在农村、在兵团和工厂的经历与感受来帮助小同学,鼓励他们发奋努力;小同学则以其天真活泼与朝气去感染大同学,使之班级成为一个亲密团结、努力学习、朝气蓬勃、积级向上的集体。我们系里工作的老师和为他们教课的老师都对他们非常满意。77、78级同学的党团支部和班级的干部,个个都是好样的。原来,他们大多是党员,有的在兵团担任过多年的连长或指导员,有的在基层学校担任过多年的教师和校长。他们了解处世之不易、生活的艰难,明白自己的使命与未来该负的重担。我曾担心过这些担任学生干部的同学是否会因社会工作负担过重而影响他们的学习,于是,曾在城市建设系内对77、78级的同学进行了一次有关他们学习情况的调查与统计。结果表明,班级与党团干部的学习成绩,除了一个人的学习成绩与其年级的平均成绩持平外,其他担任干部同学的成绩统统都高于年级的平均成绩。这也说明这些干部在班级中的表率与示范的作用。所以,我很怀念这两届同学,也很喜欢他们。如今,我虽年过古稀,忆及往事,我还能说出他们中不少同学的名字。
  77、78级的同学是非常特殊的一代学生。记得当时哈建工学院77级的466名同学在毕业时,年龄最大的已是37岁,而最小的只有20岁。他们的政治素质都很好,党员占15%,党团员占90%以上。这一代同学都有着“文化大革命”特殊年代的经历,又受到了改革开放伟大而正确的路线和政策的洗礼。他们要去填补我们国家发展过程中一个历史时代人才匮乏的空缺,又要担负起改变我国科技落后的局面和率领一个新的历史时代科学技术的发展。
  可喜的是,陆续从各个方面反映回来的情况得知,他们没有辜负党、国家、人民对他们的期望和历史赋予的重任。在他们毕业20年后的今天,经过勤奋的工作和刻苦的锻炼,有的身居政府机关要职,有的走上了高等学校或企业、事业单位的领导岗位,有的成了民营企业家,有的担任了高校或科研单位某个学科的学术带头人,有的一直默默地奋战在基层生产第一线。他们在不同的岗位上都在奉献着他们的才华,创造着人类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一些在国外工作的同学也都以各种方式为祖国和人类作着贡献。他们像是春天里的朵朵鲜花,正开放在祖国以至世界的四面八方。
  77、78级同学毕业20年了,他们目前正处在人生的中年,如日中天,承前启后,继往开来。衷心希望他们继续努力,为祖国和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母校为他们而骄傲,老师们永远把他们记在心间。
  (本文作者吴满山教授,系原哈建大党委书记,1993年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