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52

京韵声中追忆熊敬威老先生

姜长宝


  方寸舞台,生旦净末丑,戏如人生。
  唱念做打,悲欢离合苦,人生如戏。
  最近哈工大承办了全国高校京剧演唱研讨会,当梨园花开之时,在京韵声声之中,心中无比怀念一位亦师亦友的长者——熊敬威老先生。他是哈工大学生京剧协会的创始人之一,也是协会10年来的指导教师和艺术顾问,对推动京剧艺术在哈工大的教育普及功不可没。痛心89岁的老先生已经仙逝,未能亲眼看见全国高校京剧票友汇聚的盛景,令人痛惜遗憾。忆及与先生十载的忘年之交情,诸多回忆历历在目,仿如昨日,恍如一梦。
  与先生相识于2006年7月,彼时我刚本科毕业留校,在校团委负责校学生会和学生社团工作。某日,熊老先生和王兰荣教授到团委找到我,询问组建社团的流程,并谈了在校园推广京剧艺术的意义和想法。原以为熊老先生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毕竟那时他已八十多岁,未曾想老先生很是上心,第二次再找我时就带来了手写的社团成立申请书和工作计划,认真的态度着实让人敬佩。在熊敬威、王兰荣两位老先生倡议之下,学生京剧协会于2006年秋季正式注册。谁也没想到,在“拉压弯扭剪,车钳铣铇磨”的工科校园之中,一株京剧小苗悄无声息地茁壮生长,已有近10个年头。
  想当初,好事多磨,万事开头难。或许是因为太过高雅、略显小众,在同期创建的26个学生社团中,京剧协会远不如芸瑾舞协、摇滚公社、天缘社、弘毅社等名气大、受众多,不像其他学生社团一开始就“兵强马壮”。京剧协会开始只有这两位年逾古稀的“光杆司令”,手下无“一兵一卒”,连招新贴海报、挂条幅都是问题。无奈之下我让社团工作指导中心的几个学生帮他们招新,四处动员,“拉人”进社,终于“开张了”。恰如京剧在这个时代遭受冷遇的处境一样,学生京剧协会在校园里从来都是冷社团,感兴趣者不多,应者寥寥。特别最初两年光景最为惨淡,人数多时不过十几个,少时只有五六人,一度青黄不接、濒临散伙。再加上当时社团活动条件艰苦,学生们只能定期借用一个堆满旧桌椅的杂物间,在那里吊嗓、练唱、拉弦、排练,熊老师常常自己掏钱给学生买乐器。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勤奋乐观的老先生始终坚持不懈,雷打不动每周带着社团集体排练、晨练,开展京剧赏析、京剧视频讲习。即便后期身体不好、腿脚不便,也都让女儿搀着他去,不遗余力带着学生参加校园各种文化演出,还利用各种机会请专业演员及老票友来校指导和表演。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正是受到熊老先生的带动与感染,校内喜欢京剧的师生越来越多,会员甚至遍布哈市各大高校,数年间就沉淀出了一批“骨干票友”,先后涌现出了夏芳、丛山、王光明、韩焱淼、鲁振伟、蒋梦颖、刘玥、邓雅文、刘夏林、叶宇骄、陈赓等一大批能文能武的“学生名角”。2010、2011连续两年元宵节,哈工大陈赓、叶宇骄分别作为唯一大学生票友代表在黑龙江省京剧院彩唱《天女散花》和《小宴》,赢得满堂彩。犹记2011年元宵节那次,我陪着他在台下看叶宇骄表演,他一边品评一边赞叹,脸上乐开了花,眼里也是满满喜欢,几年的辛苦付出终于收获了累累硕果。
  对京剧他是真心喜欢,对学生他也是真心关爱。随着京剧协会的不断发展,一个又一个学生带着对京剧的热爱走上工作岗位。每每念起这些已经毕业的历届成员,熊老师如数家珍,谁适合唱什么戏,谁在哪次演出中唱得好,毕业后谁在哪里工作,谁在公司年会上表演了京剧,他都一一记在心里。逢年过节,学生们给他打电话聊工作情况,他也常常聊起京剧。虽然因为身体原因他后期参与协会管理慢慢减少,但心里始终惦念,多次打电话叮嘱我要关注京剧协会发展,还有几回把我叫到家里促膝长谈。可以说他人生最后十年都是与学生京剧协会和学生们为伴,其敬业精神和负责态度让我至今都无比敬佩。
  在80多岁的老先生眼里,我和学生们一样都是孩子。十年来,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他都给了我许多帮助和指导,言传身教之中让我悟得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老先生妻家有一位以讲三国蜚声海内外的亲侄子,我曾托他帮忙邀约看能否请来学校做讲座,他多次帮忙沟通,只可惜因各种原因,最终未能成行。2012年我儿子出生,老先生甚是高兴,托人给孩子带来礼物。我在QQ空间发孩子照片,他点赞留言,开玩笑说将来让孩子跟他学京剧。去年借调教育部临行前,他还再三嘱咐我要把握机会多学本领,切不可骄傲,要像哈工大校训“规格严格,功夫到家”要求的那样踏实做人做事。
  京剧有气象,是因为人有气象;人有气象,是因为生活有气象。我对京剧的印象和理解,皆是源于熊老先生的启发与指点,以及与老先生点滴的过往。我的脑海中始终定格着这样一幅画面:在紧锣密鼓和京韵声声之中,熊老先生端坐在戏台一角,身心投入地拉着京胡,仿佛沉浸在悠远的意境中……
谨以此文追思熊敬威老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