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52

回忆哈工大在办学上几个重大问题的决策

  66年弹指一挥间,饱经战争苦难与贫困落后的中华民族像一条腾飞的巨龙,在新中国成立后以英雄的姿态重新屹立于世界之林,令炎黄子孙无比喜悦和自豪。母校哈工大在祖国的怀抱中,随着国家的兴旺发达同样蓬勃壮大,并为祖国培育出千千万万工程技术人才。他们奔赴祖国各条战线为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历史使命而做出光荣贡献。在欢庆哈工大校庆之际,我回忆起工作期间学校在办学方面的几项重要决策:
  一、1950年我调入哈尔滨工农速成中学工作。这所中学是党为培养工农出身的知识分子尽快成为国家建设骨干人才而建立的。1953年为确保学生毕业后能直接升入大学,国家决定哈尔滨工农速成中学改为哈尔滨工业大学附设工农速成中学(以下简称“工中”)。当时哈工大决定由教务长马大猷教授负责相关工作。
  工中学生的学习任务主要是把初、高中6年的课程用3年时间全部修完,其中重点是数、理、化。这3门课是工中学生最吃力的课程,他们对数理化一点基础也没有。我在工中任教导主任,全面负责学生的学习和教学工作。由于担子太重,我唯恐完不成任务,就整天苦思冥想如何提高教学质量,如何使学生学习成绩能够达到进入大学的水平,可一直束手无策。
  后来这个难题提请学校加以帮助,马大猷和工中有关领导、教师反复讨论决定工中数理化教学大纲和教学要跟大学数、理、化教学衔接,并明文规定:大学数理化教研室主任全面负责。没过两周,哈工大数学教研室主任王泽汉、物理教研室主任洪晶和化学教研室负责人常绍淑到工中与工中3位教研室主任接头共同落实教学大纲、教学计划的制定,并在教学上进行对口指导。这项决策使工中3科教学质量大幅提高,学生学习大有进步,为他们毕业升入哈工大本科打下坚实可靠的基础。作为工中主管教学的负责人,我一直对学校这一雪中送炭的决策念念不忘。
  二、1955年我考入哈工大夜大学(机械制造企业与经济组织计划专业)学习,同时还担任附设工农速成中学副校长,边学习边工作。1956年5月学校调我到哈工大夜校部工作。夜大学是由于苏联对中国工业建设项目援助急需提高工程技术人员水平而组建的。因为只靠日校培养工业建设人才是远水不能解决近渴的,所以学校请苏联专家、校长顾问罗日杰斯特文斯基按照苏联办夜大学的模式筹建夜校部(对外称为哈工大夜大学),录取工厂、企业领导和在职工程技术人员入学。当时称之为“两条腿走路”的办学方针,即以日大和夜大同时培养人才。
  哈工大办夜大学成绩显著。1960年《光明日报》曾3次刊登哈工大夜大学办学经验。但是1958年“大跃进”教育改革时期,全国各大学办的夜大纷纷下马,哈工大夜大学也曾受到波及,可是很多人不同意下马。特别是在晚上停电不能上课的情况下,学生每人还带根蜡烛点燃在书桌上坚持上课。他们的学习积极性使教师大受感动,同样一丝不苟地坚持在烛光下上课。
  当时哈工大副校长吴立人了解到夜大坚持上课的情况后,把原来本拟“下马”的意见经研究改为“办下去”的决策。夜大学生得知“不下马”的消息后,兴高采烈地拍手称快。全国大学办的夜大只有哈工大一家在“大跃进”教育改革时期留下,继续按部就班地为培养大批在职工程技术人员创出成绩。夜大学培养的人才数以千计,其中很多技术骨干业绩显著,成为国家栋梁之才。如邵奇惠同志20世纪60年代初只是哈尔滨林业机械厂的工人,1962年考入哈工大夜大学机械工气及设备专业,毕业后先后在工厂任技术员、工程师、厂长直到黑龙江省省长、机械工业部常务副部长。
  三、1960年初,学校调我和张守彭同志组建基础课委员会(后改为基础部)。基础部的任务是:组合数学教研室、物理教研室、化学教研室、理论力学教研室、材料力学教研室、金属工学教研室、制图教研室、外语教研室作为学校的职能部门,统一领导教学、科研及行政管理工作。基础部教师队伍较大,约有500多人。
哈工大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发展得很快,深知办一所学校如果没有一支过硬的教师队伍肯定不行,特别是基础课教师,学生入学首先要学的就是基础课。针对基础课教师奇缺这一难题,学校的决策是在三、四年的本科生中抽出品学兼优的学生,担任低年级基础课教师。当时仅为加强物理教学,学校就一次抽出60多名学生,如刘亦铭、李淳飞、叶以正等人。这一决策是哈工大的创造,当时称为“三边政策”就是边学习、边教学、边建校。这些人被大家称为“小教师”。
  “小教师”承担了大部分教学任务,为专业教学打下了坚实而雄厚的基础,使学生能顺利完成专业课学习,特别是学生毕业后,有很多人分配的工作和专业不对口,但是由于基础课程度过硬,在工作实践中很好地适应了改行的要求。1964年初,我曾经到上海出差,邀请了十几位分配到上海大、中企业工作的毕业生座谈。我了解到毕业生中2/3的人专业不对口改了行,随后重新适应工作的要求,并且都担任了工厂科研、生产小组的组长或副组长。由此也可以应该肯定地说,这些敏学巧思的“小教师”为基础课教学立下了汗马功劳。
  学校对“小教师”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和支持。这些人很多都是从大学三、四年级中抽选出来的,还没有毕业,没有全部完成学习任务。为了跟上学校发展需要,他们必须重新“回炉”深造。所以学校做了又一个决策——送他们到全国有关大学进行深造。副校长吴立人和我到吉林大学,试点性地送物理“小教师”进修,补学物理系的全部课程。这个试点很成功,回校后学校全面铺开,物理“小教师”曾先后被送到吉大、南开、北大、浙大、成电、武汉大学等校进修,完成毕业论文后全部补发毕业文凭,成为合格的物理教师。
  四、1979年下半年,为筹备60年校庆工作,学校抽调我在刘仲甫副校长的领导下,参与70多名日本校友的校庆活动。筹备工作很紧张、很累人,刘副校长甚至夜以继日地策划和思考全部校庆工作。医院检查他的血压超过正常标准,需要休息,但他照常工作。
  令人印象最深的是,为迎接校庆,就必须改变“马路大学”的局面。可是,要修建校区、绿化校区,计划投资需要10万元。在讨论过程中,有人反对,认为投资太多,没有必要,但是刘副校长力主这一决策。随着时光流逝,这项工作越来越使后人受益匪浅。每当人们看到主楼周围郁郁葱葱的校容时都很自然地怀念起这位故去的老红军老校长,甚至有人赋诗表意——“春花秋叶漫天舞,秋高气爽盈肺腑。金光柔丝铺满地,信步庭院增寿福。”在我看来,这首诗不仅是作者一个人的情意,还代表了所有感同身受的人们。
  五、1982年刘德本校长带领教务处长靖伯文、科研处长王耀臣和我赴清华、上海交大、华中工学院、西安交大、西北工大等几所大学调研,其目的主要是为了“加强基础课教学改革”,回校后写出“哈工大教育改革方案”“哈工大外语教学改革方案”,“哈工大重点专业(学科)建设中几个问题的办法和方案”等。学校将这些文件作为我校教育改革的主要参考。
  刘校长非常重视大学生基础课的教学、科研。他曾说:万丈高楼平地起,基础打不好不行。他对基础教学非常关心,并时常深入各教研室,亲自了解第一手情况。了解到物理课教师任务重,他提出有条件的专业教师也可以参加基础课教学,当时八系专业教师齐毓霖就上了物理课,很受学生欢迎。
  刘校长带领我们调研时认真刻苦,记得当时住在西工大招待所,11月初屋内冷气逼人,年已古稀的刘校长身体很不适,但他仍然不去医院,按照西工大日程安排进行调研活动。调研回来不久,刘校长不幸患了不治之症。有一次我在动物园碰见他在散步,他对我说:“得了病,只好即来之则安之。如果再多给我一两年时间就好了。”我明白他的心意,如果再多给他一些时间,他的办学愿望即可完全实现。真可惜,不到一年老校长就离开了我们。
  悠悠峥嵘岁月,灿烂辉煌历程。95年来,哈工大培养造就了千千万万的栋梁之才,为祖国的发展强大做出了非凡的贡献。应该说,从领导到所有教职员工都功不可没。我回忆的几件学校的决策,都与直接领导有关。这几位领导中吴立人、刘德本、刘仲莆都已先后作古。他们忠于教育事业的无私奉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革命精神,永远是后来人的学习榜样。
  (作者简介:马宁,男,1923年出生,原外语系主任兼总支书记、校调研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