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52

谈一谈哈工大

佚 名


做学问的态度和干劲


  哈尔滨这个地方非常安静,整个城市没有喧嚣的感觉,大家的心气都很平和。记得有一次搞神舟飞船故障诊断系统的黄文虎院士给我们做讲座时说:“哈工大搞科研搞得好与这里的气候有很大的关系,冬天占了半年,而且外面很冷,没法做户外的事情,就只能在屋子里搞科研了。”哈工大的教师工作都非常卖命,老教师愿意带头,年轻教师肯出力。拿我们土木学院的老师来说,办公室和研究室的灯每天都亮到深夜。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长的,大多数人都在学生九食堂吃午饭。学生们如果有问题,在食堂里碰到哪位老师就可以跟他约时间去请教。有时候,我到老师办公室去请教问题,经常能看到老师坐在计算机前,一边看资料,一边吃着从食堂带回来的饭菜。
  我在本科期间还读了双学位。当时我工科学位的毕业设计已经做完了,理科学位的毕业论文正在做。我们每2到4名同学有一名毕业论文指导老师。我们的老师从美国回来后不久,每个星期都会给研究生开例会。每次例会我们也要参加,汇报近期论文工作的进展情况。老师给学生们开会的时候经常废寝忘食,有的老师从下午5点半开到晚上11点半;有的老师每周例会喜欢从上午开起,中午不休息,在办公室吃外卖,一边吃一边听台上同学做的报告;有的老师经常晚上11点之后给学生开会,到凌晨两三点才回去。
  我们的老师人在哪儿工作台就在哪儿,不管是实验室还是宾馆、病榻,他们总是在工作,有些老师因卖命工作而出名。有很多老师为了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几年里在工地吃住,和工人一起打桩、焊钢板。当搞“太空环境地面模拟器”没有工作台时,他们就在地上铺牛皮纸画施工方案,修正简图,没有厕所就在工地边搭茅棚解决。有的老师癌症已晚期,医生推测他的生命只能坚持一个月。为了把毕生心血总结出来,他咬牙坚持半年把新专著写完才离去。这类的例子还有很多。不管是过去20世纪的五六十年代,还是现在,这样的老师有许许多多。
  有了这样的精神,难道学校会差吗?


学生培养


  给我们上课的老师基本上都是教授或副教授,很大一部分人是博导,许多教专业课的老师也是教材的主编。老师们上课非常认真,备课很充分。许多老师在学术上很有地位,但仍然每年都在讲台上辛勤耕耘。助教老师也非常刻苦。实验力学课的助教是一名年轻女老师,她是一名自然科学基金的负责人,但她仍然非常用功地向主讲教师学习讲课。有一次她为第二天的课程做PPT,从晚上8点一直做到第二天早上6点半,然后来到教室坐在我旁边和我们一起听课。
  学校的老师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哈工大历史上各个时期都有“四大名捕”,我的结构力学课老师王焕定教授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全国很有名,教学也非常认真,每堂课都有小测验,弄得我们一上他的课就心跳加快。记得有一次我们班一些同学在我的寝室看《火影忍者》,我在计算机上点开国家精品课程的网页,打开了他的教学录像。当他的声音一响起来,全寝室同学都紧张地往我这边看,没有一个人的眼睛盯着动画片。
  我们的课程设计、课程论文、毕业设计、毕业论文等,辅导老师几乎都全程监督指导,手把手地教,反复修改我们的图纸和论文。我们从开始一头雾水,到最后都变得十分清楚明了。课余时间,老师和学生关系很好,经常在食堂一起进餐。每门课的老师都会额外抽出时间给同学们义务辅导。只要有什么不懂的,同学们可以随时拨打老师的电话,老师则在电话里与学生约定面谈的时间。
  在老师的培养下,我校的毕业生受到了社会的高度评价。我们的校友在各个领域都有杰出的表现。
  这样的好老师还有许许多多,或许永远说不完。
  我在哈工大读书已经进入第五个年头,在学生工作中接触到许多优秀的老师和同学,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优秀的品质。学校为本科生提供了很多提前进入实验室的机会,很多同学在科技创新中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工作,取得了一些可喜的成绩。还有许多非常优秀的社团和学生机构为同学们提供了广阔的舞台。许多同学在这些平台上创业、拍校园DV、从事学生活动……让他们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
  我初到哈工大,开始觉得惊喜,后来越来越觉得它的内涵博大精深。哈工大人很内敛,虽然取得了很多伟大的成就,但外界对它了解并不多。从我这些年的了解,哈工大确实是一所好学校,是一流的大学,更是独具特色的大学。
  我们国家许多大学都在与时俱进,哈工大也一样,我们并没有落后于时代,而是以更加昂扬的斗志坚定地前行在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之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