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52

土木楼,我们的青春驻地

——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六○”级的回忆

吴英凡

80

土木楼(资料片)

  1960 年,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历时3年全国大饥馑最艰难的一年。那一年9月我们入学了。
  1966 年,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历时10年全面浩劫开始的一年。那一年的夏天我们毕业了。
  在现代中国这两个沉重的历史板块的间隙,有一小段相对宽松的岁月。不管是悲哀中的幸运,还是幸运中的悲哀,我们碰巧在这个夹缝中“有险无惊”地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大学时代。
  1966 年6 月,在分配去向已定、不久即将离校的时刻,我们被那场“龙卷风”所裹胁,不得不继续待在学校。每个人都无可逃遁地接受人类良知与承受力的检验,时间长达两年。
  1968 年8 月,我们在迷茫和困惑中,忧心忡忡地离开学校,踏入了现实社会。而我们8年的韶华留在了哈尔滨,留在了土木楼,那是我们无法忘怀、魂牵梦绕的青春驻地。
  2010 年9 月,从入学那一天算起,整整半个世纪过去了。在变化已经天翻地覆的哈尔滨,面向大直街的土木楼依然故我,从容地应对一切变迁,无可争辩地透着高贵、稳健和亲切。带着美好的回忆和未熄的憧憬,怀着感恩的心和无言的诉说,“建筑六○”的学友们从祖国各地、大洋彼岸回到哈尔滨,以新生入学的姿态走进土木楼。再次聚首,大家兴奋异常。据我所知(在全国范围内)受到“文化大革命”冲击的大学毕业班能够再聚首的少之又少。这就是“建筑六○”的境界和胸襟。
  1920 年建校伊始的土木楼老楼面向公司街。位于土木楼西南角的部分是经典的19 世纪末20 世纪初欧洲新艺术运动的风格。那时欧洲(特别是法国)的建筑,逐渐摆脱古典的束缚及巴洛克的繁琐,开始走向简约自然。而今,土木楼老楼当年的时尚与高雅跨越了历史的时空,容光焕发而又恰如其分地被改造为哈尔滨工业大学博物馆。
  1928 年,老楼向南沿花园街接建,在转角处出现一个拜占庭式的塔楼,成为新的造型均衡中心。20世纪60年代,它仍是校图书馆。入学没过几天,我就悄悄地爬到塔楼内,由一个小螺旋梯通向顶部。也许,朦胧中那就是我开始感受建筑空间艺术的起点。土木楼东侧是海城街,现在已拓展为贯通哈尔滨南北的城市主干道。马路另一侧那片具有浓郁俄罗斯风情的民居,也已划定为哈尔滨的历史保护街区。这条路一直叫“技术街”,在20世纪20年代末改名为“海城街”。
  1928 年至1931 年,张学良将军任哈尔滨工业大学理事会主席。也许为显示自己对高等教育的关注,他不动声色地把路名改用自己家乡的名字。作为海城人,这件事我从入学至今一直存有疑惑却无从考证。母校已过华诞九秩,我们则与之相濡半百,加之哈工大以土木建筑工程为起步的成长史和永续的辉煌,让我们有理由自豪。
  1960 年,刚刚离开哈工大不久的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延续哈工大土木系的辉煌,以苏联模式把建筑学专业的学制办成6年制本科。新生来自全国各地。我们当年的专业老师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团队。他们中间有老一代的、接受欧美现代建筑教育的海外归国学子,有新一代的留苏英才,以及来自同济大学、清华大学、圣约翰大学、中央美术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等新中国第一代建筑系、美术系的毕业生,更有哈工大土木系的历届高材生。他们学贯中外,有开阔的学术视野,治学严谨,个性鲜明,求索执着,睿智谦和。他们丰富的学缘结构、开放的学术理念,都给我们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象。多年以后,我担任全国高等学校建筑学专业教育评估委员会委员,参与大量高校的评估考察让我愈发体会到,即使在今天看来,那仍是完全可与一流水平相匹敌的生机勃勃的教师队伍。幸运的“建筑六○”全体同学,永远感激他们在通往“建筑学”人生路途上的全程引领和教诲。如今,很多老师的学术成果和鸿篇力作在学界具有广泛的影响。一大批勤奋多才的前辈与后生让我们感佩至今。
  20世纪70年代是我们在苦闷中期待的年代;1980 年至20世纪末,是我们埋头苦干的年代,是取得成就的年代。在求索与希冀中从“土木楼”走出来的“建筑六○”人,以其确凿的实践能力,对社会做出了真实的贡献。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我们都可以底气十足地说,在社会前进的第一方阵里,有我们每个人的身影。然而,在时代蜕变的进程中仍有苦痛。我们中也有人命运多舛、历尽坎坷,但却无怨无悔、矢志不渝。这一切都因为“建筑六○”是一块基石,有着传奇般的风采。当年,被全校师生“另眼相看”、更是“刮目相看”的“建筑六○”,是才思聪敏而又多姿多彩的一个群体,是严谨求实而又活跃不羁的一个群体。独立思考与自由想象,是我们青春的财富。如今,它已被岁月锤炼成淡定与豁达。
  2000年6月,在新世纪开始的时候,建筑学院回归“哈工大”。从哈尔滨工业大学土木系到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哈尔滨建筑大学,再到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在这发展的轮回中,土木楼则伴随始终、不离不弃。而“建筑六○”则成为哈尔滨工业大学历史上第一届应该也是最后一届6年制本科。“唯一”,是“建筑六○”的历史宿命,它在夹缝中孕育,在改革中绽放。
  而“建筑六○”学友们的事业顶峰,也恰逢世纪之交。而今,新世纪的第一个10年早已过去了,光阴似箭,去而无返。“从心所欲,不逾矩”,就像夕阳的余晖,有着别样的魅力。随着人生积淀的愈加厚重,“建筑六○”也正逐渐走进历史,但在眺望未来的时候,它值得回味、赞叹和铭记。
  2020年将迎来哈工大百年校庆。岁月如梭,这是一个并不遥远的再相会的日子。在古稀之年,让我们怀有一个新的期待吧!


(吴英凡,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顾问总建筑师、教授级高级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中国建筑学会资深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