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22

难忘的岁月

——林荫广

作者:肖友

  今年是“文革”后我国恢复高考制度第一、二批录取的大学生――77级、78级毕业20周年。77级实际上是1977年10月参加高考,1978年1月录取,3月开学,于1982年1月毕业;而78级则是1978年9月入学,于1982年7月毕业。两个年级入学与毕业时间只差半年。不言而喻,这半年之差,却涉及到一个高瞻远瞩的重大决策。
  粉碎“四人帮”后,高考制度迟早要恢复,对此人们深信不疑,但却未料到形势变化是如此之快,久违的高考制度,对我来说大有“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的感觉。
  这两批同学多数是50年代出生的,当时已是20几岁的青年,在正常情况下,应是毕业的年龄,少数是1950年及1960年前后出生的。从年龄上看虽然还不能说父子同堂,但同学之间有的竟相差十几岁之多。
  77级入学当时我在原哈建工学院建筑工程系从事系的党政工作,是系行政的主要负责人。为了完成77级工民建、建筑、地下建筑3个专业5个教学班150名同学的教学任务,系和教研室安排了教学经验丰富的教师任教。老师们在讨论教学计划时,非常积极,情绪之高涨,发言之热烈,讨论之深入,至今令我记忆犹新。
  教学计划中安排有军训的课程。我于1978年夏季率领77级同学,每人带上自己的行李、背包乘火车去解放军驻军某部“下连队当兵”。到营地时受到驻军指战员敲锣打鼓、夹道热烈欢迎。同学们住在营房,每天按军训计划中规定的项目进行训练。训练科目是从稍息、立正、正步走直到投弹、实弹射击为止。天气虽然热,但每名受训的同学都能像解放军战士那样,在骄阳照射下笔直地站在操场上接受训练。同学们汗流满面,衣服都湿透了,仍按标准完成各项动作,其中有些同学已年过30几岁,但仍和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同学一样认真地操作。我问同学累不累,有的说不累,有的说还可以。但我心里明白,实际上是真累啊!不过只是没从他们嘴里说出“苦”与“累”字而已。这是多么好的同学啊!经过一个月的军训,同学们均“达标”圆满地完成了军训任务并得到了部队的好评。同学们的皮肤晒黑了,但身体却健康了,得到了锻炼。
  这两批学生学习特别用功,每当夜幕降临时,土木楼302、303、409、414、421等各大教室灯火辉煌,就是节假日也不例外,此时同学们正在那里苦读钻研,直到清楼时才离开。因为他们在“下面”时,尝受了人间的酸、甜、苦、辣的滋味,深知学习生活是来之不易的,对它很珍惜。
  面对莘莘学子的闻鸡起舞和朗朗书声,使我深深地感到:“人间正道是沧桑”。
  平时我也愿意和这些同学闲聊,了解他们各方面的情况。通过接触我感到同学们给老师的印象是“尊敬师长、谦虚谨慎、勤奋好学、学习风气浓、成绩好、很懂事、独立工作能力强……”。如工民建771班同学有的在大二、大三学习时就考上了本校和外校的研究生,毕业前这个班已有10名同学考上了研究生,另外还有8名同学留校工作。
  教学是按计划正常进行。为了和国外进行学术交流,1980年学校邀请美国里海大学美籍华人吕烈武教授来系讲学,介绍美国钢结构的现状并安排与77级同学座谈。同学提出很多问题并得到了相应的回答,大家感到收获很大。为了扩大眼界和国外同行及同类型的高等学校、科研院所等进行交流,学校组织有关领导、教师于1981年春天去日本进行考察,我把在日本的见闻向全系师生做了介绍,使大家扩大了眼界。我在全系大会上的讲话至今全忘了,但有的同学毕业十几年后见到我还向我讲起了那时以及一些老师在课堂上的精辟讲话,可见老师的一言一行对学生产生的影响。
  每当新年来临时举行庆元旦联欢会,同学们就邀请系领导和老师们去班级参加座谈、联欢或演出节目,这样既加强了彼此间的感情交流,又密切了师生关系。
记得1981年夏天我和系里的一名同学去大连市检查工民建专业78级生产实习情况。当同学们得知我们在清晨到达时,很多同学和实习指导老师们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就从各自的建筑工地去火车站迎接我们,做为系领导见此情景很受感动,也感到不好意思惊动了那么多人。通过去工地考察,同该处有关领导、工程技术人员和工人师傅们座谈,他们一致反映:“你们的学生在各方面表现都突出,能吃苦耐劳,有活抢着干,好学好问,专业理论基础扎实……”。同学们则说:“在工地能学到书本上学不到的实践知识,而在这里也能发挥在校学到的书本上知识的作用……”。
  77级、78级学生的来源大多数是“上山下乡”的知青,少数是从部队、工厂、工地等一些单位来的。经过短期突击复习应试,在当时生活艰苦、学习条件差的情况下,能考上自己志愿学校的专业学习是相当不容易的,可以说他们是同龄群体中的出类拔萃者,毕业后20年证明确是如此。他们这些人现已成为其所在单位的技术骨干、专家、学者、领导,有一些还是省、厅、局级干部,是国家栋梁,社会的中坚力量。看到同学们所取得的业绩,就像我们自己取得业绩那样高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有这样社会才能进步,国家才能富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