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61

一心追求科研梦想——访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助理教授王智武校友

商艳凯

  “从读研究生算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这么多年,我只是专心做好一件事,就是自己所热爱的科学研究事业。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正是我能够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所在。”在活动中心320,从美国回母校参加学术会议的王智武校友,应邀与学子面对面分享了自己的人生成长经历和成功心得。
  初见王智武校友,他给人的印象是平和、谦逊,又不失学者的睿智、儒雅。回顾和梳理自己所走过的路,他显得十分淡定。然而,他所坚持的科学研究道路并不是平坦的,其中充满了很多的“不确定性”,这与王智武校友喜欢挑战的个性不谋而合。
  1996年夏天,王智武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我校王牌专业之一的给水排水专业。然而,他当时选择这一专业并不是完全出于个人兴趣,而是受到家庭的影响。由于他的家人很多都在自来水公司工作,从就业角度考虑,建议他报考这一专业。生性好强的他并没有按照家人的意愿像大多数同学一样毕业后去企业工作,而是选择继续读研究生,师从张杰院士,从此走上了科学研究的道路。
  很快,硕士阶段的学习也结束了,他再次面临着人生的选择:是去工业界发展还是继续深造?正当他感到有些迷茫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新加坡工作的一名校友回校做讲座。听完讲座后,他萌生了出国读书的想法。早在大学期间,他就是“外语角”的活跃分子,经常和外教一起吃饭、郊游,练就了出众的口语能力。于是,在导师的推荐下,他准备了一个月就顺利通过了外语考试,如愿到南洋理工大学攻读博士研究生。
  在新加坡留学期间,王智武对专业的兴趣被极大地激发出来。因为新加坡政府对水处理领域非常重视,加上他所研究的方向在全世界只有两个课题组在做,发的文章都是属于前沿领域的,从那时起他开始享受做科研的乐趣,并进一步坚定了走科学研究道路的信心。在他的世界里,科学研究富有挑战性,有很多的不确定性。
  然而,在国外想得到科研的工作并不容易,王智武找了3个月都没有收到一份邀请。他没有放弃,经过一番思考,发现同样的技术可以用在不同的领域,自己所研究的生物膜技术是不是能够用于农业食品领域呢?于是,他申请到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读博士后,研究方向是生物系统工程。
  2009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各大高校纷纷削减经费,只有国家实验室在增加投入。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以发现外星人和研制原子弹而闻名,需要大量的研究人员。就这样,他递交了工作申请,转入生物燃料领域。
  在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工作的两年间,他所拿的工资是在大学做博士后的两倍,但却始终找不到归属感。在美国,教职有终身制和非终身制之分。为了能在美国站稳脚跟,他开始考虑谋求一份终身教职。然而,要想在美国获得终身教职,光有高水平科研成果还不够,还得有一定的教学经验。这时俄亥俄州立大学向他发出邀请,希望他带头创建美国高校第一个生物能源系。他欣然接受挑战,全身心地投入到创建工作中,从编写教学大纲、教材到招生、申请经费支持,他都亲力亲为。“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尽管很忙,却很充实。在那里,我积累了教学经验,表达能力得到了提升,在科研的圈子里积攒了一定的人脉,短板补足了,具备了申请终身教职的条件。”王智武笑着说。
  如今,王智武在“全美最强四大理工”之一的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担任助理教授一职,向着终身教职又迈进了一步。对于那些想出国深造或发展的学子,他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丰富的经历对于找工作来说很有帮助;发表文章方面要多下功夫;要有流利的口语;推荐信也很重要。谈到个人未来的规划,他说:“只要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就足够了。在美国,压力与动力并存,但只要你做好自己的事情,为他人服务,结果就不会太差。”
  作为东北人,王智武还有着重情重义的一面。他很感谢妻子对自己工作上的支持,他也选择将家庭放在第一位,因为在他眼里,工作也是为了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他曾经和一些已经退休的老教授聊天,老教授告诉他,自己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因此,他在紧张的工作之余会抽出时间陪家人,像打猎、钓鱼,每年和家人出去旅行两次等。
  访谈最后,王智武表示,华盛顿地区有为数不少的哈工大校友,平时也会组织很多活动,还有校友建立的微信群。“在海外的哈工大校友,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给人一种温暖前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