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61

挑战·创新·坚守

  ——访全国劳模、南孚电池有限公司研究开发部经理常海涛校友

  刘培香

  全国劳模、“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职工创新能手、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入选者、福建省职工创新能手、福建省青年“五四”奖章、福建省劳模示范工作室……采访之前,我先看到了这一大串头衔和荣誉。当我在西苑宾馆见到常海涛校友,他很谦和地笑着道歉,说会议日程太满,时间太仓促,只能在出发前简单聊一聊。

  “我是见缝插针地逛了逛阔别16年的校园,感觉既熟悉又陌生,拍了好多照片发在朋友圈里,给老同学们看一看。”常海涛晃着手机兴奋地说,“当时我们的实验室在校部楼。还有主楼、图书馆、大教室楼都感觉很亲切。我们上学时自习一般要走到主楼,冬天下雪很滑,但我们仍然会去上自习,对这些地方很有感情……”


常海涛校友(左)带领项目工程师做实验(资料片)

    

  挑战,是一种精神

  出生于1975年的常海涛,来自陕西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由于对化学的浓厚兴趣,他凭借自己的努力考入哈工大电化学专业,成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

  “我从小就锻炼出一种性格,就是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都要自己去克服,不能因为不适应而打退堂鼓。所以说我这个西北人适应能力还是蛮强的,很快就适应了哈尔滨的气候和饮食。后来我去福建,气候差异更大,夏天从早到晚都是30多度,晚上经常热得睡不着。这种情况下,你没有办法去改变大环境,就必须学会去适应环境。”常海涛笑着说。

  “我们上学时,电化学专业有几位很有名气的老师,比如王纪三老师,算是镍氢电池第一人,后来他申请国家发明专利,去了珠海进行产业化。我的导师胡信国老师当时做的化学镀在全国影响力很大。”常海涛回忆说,从当时的研究状况和就业形势来看,电化学是一个很有潜力的领域,而胡老师恰恰做的是化学镀研究,所以他就选择了电化学方向。

  如果选择哈工大是缘于学校的名气和他对化学专业的热爱,那么选择福建南平则出于他对自己的又一次挑战。1998年,常海涛在杭州做毕业设计,并面临工作选择。当时中国电池行业正值蓬勃发展的时期,上海、北京、深圳、杭州等地企业都向他伸出橄榄枝。但由于理念的契合,常海涛最终选择来到福建南平南孚电池有限公司。

  说起到南孚的过程,常海涛的思绪回到17年前。“我在本科时就给南孚投过简历,但后来因为读研就没有去。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给我打电话,说欢迎我深造后再去公司工作。”1998年,身在杭州的常海涛决定亲自去南孚看一看实际情况。“到那以后发现南孚公司地处闽北山区,条件比较艰苦。但了解了公司的发展历程后,感觉公司整体都很积极向上,员工都很努力,保持着一种创业的激情。当时公司里学电化学的没几个人,如果我去的话将成为公司的第一个研究生,所以他们很希望我能加入。”正是由于这种理念的契合和对事业的期待,常海涛放弃了多家大公司的邀请,从哈尔滨来到南平。

  “技术上,他们都是懂行的人,交谈总能碰撞出新火花。”常海涛说,他当时与南孚的总经理、总工程师一见如故。他们经常一起探讨电池研发的发展方向与企业未来规划,总工程师陈永心还经常带着他下车间,让几乎没有什么实践操作经验的常海涛尽量多学习、了解,以便更好地用理论来指导实践。

  “当时就是感觉在这里会有事业的成就感,可以学以致用。后来,当我们生产出来的产品得到别人的认可或者帮助公司解决了重大难题后,我真切地体会到,母校教给我们踏踏实实、求真务实的作风让我们受益匪浅。”说到这儿,常海涛认为,就业不一定非去北上广深等城市,“这些城市虽然机会、资源、信息等更丰富,但我觉得明确自己想干什么最重要。山区可能更需要人才、知识,可能更受尊重,在这里大学生也可以有很好的平台。”

    

  创新,是一种力量

    

  “在这个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不努力创新就要落后挨打,最终被市场所淘汰。”常海涛说。

  常海涛刚刚进入南孚公司时,南孚的名气和影响力远不如现在。“南孚抓住的第一个契机是BP机。最早的BP机基本都是国外品牌,当时南孚抓住机会,1990年从日本引进碱性电池,并进行消化吸收、自主创新,使南孚在业界率先崛起,开始小有名气,但和虎头、白象等国有厂家还是没法比。南孚当时的销售额才3亿多,现在已经达到20多亿,在碱性电池领域算是国内第一,市场占有率达77%。”

  2000年底,南孚组织技术考察团去日本交流,常海涛恰在其中。他们发现市场上有一种高功率氢氧化镍电池,应用在数码相机上持久性非常好,比碱性电池寿命长5倍。但出于新技术保护,日本对电池关键性材料羟基氧化镍的合成技术进行了封锁,只卖产品不卖材料。

 “别人能研究出来,我们为什么不行?”回国后,常海涛申请组建该项目研发团队,负责新型NR6型高功率镍干电池研究。他们尝试了很多方法,电化学、化

  学……2002年下半年,项目开始安全性实验。众所周知,电池安全性测验通常是在极端条件下进行的,但在当时公司的实验安全防护条件并不完善,在这种情况下做这个测验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在一次假期里,大家都放假回家了,常海涛一个人在实验室里完成了最危险的测验。

  功夫不负有心人,属于中国人的锌镍干电池终于诞生了。该项技术申请了国家专利,并在2004年被评为全国职工创新成果奖二等奖,填补了我国在这个领域电池生产的技术空白。常海涛如释重负地笑了,笑容背后正是他在做电池研究时所具备的前瞻意识与胆魄。

  “与其让别人革我们的命,不如自我革命。”常海涛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他说创新技术,就是企业前进的引擎。在南孚技术研究部门工作16年来,常海涛和他带领的科研团队,在对电池安全性的提高、电池产品性能升级等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累计申请电池生产技术专利34项,多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研成果出自他们之手。尤其在电池安全性能方面,他们解决了电池在误用条件下的漏液、爆炸等问题,使得产品顺利通过SGS检测,推动了我国碱性电池的质量水平与国际接轨,并使企业的电池安全性标准纳入了国家标准。

    

  坚守,是一种信仰

    

  有一次常海涛去上海参加同学聚会,有同学调侃他:“这么多年了,你就从来没想过换个地方工作?”常海涛回了一句:“我一心就想做电化学的研究,在南孚有我的用武之地。”他说,南孚人身上,有那种坚韧与拼搏的精神,而这些,也是他所坚守的信仰。

  从技术员、技术部副经理到公司研究开发部经理,从南平市青联第四届委员会委员、市第四届党代会代表到福建省第九次党代会代表,常海涛坚守的是一种理想、一种责任、一种信念。

  常海涛和科研团队通过改变电池内部新型锌膏配方,降低单只电池生产成本0.01元。仅这一项,每年为企业节省成本上千万元。他们研究高能尼龙密封圈电池项目,让南孚“聚能环”概念深入人心,在提升传统碱性电池储电量的同时,也显著提升了南孚在国内电池领域的市场份额。

  “技术人才,是未来竞争的核心。”常海涛非常注重人才的培养。他在主持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和博士后工作站日常工作时,发挥自己在企业创新中的示范引领和帮、扶、带、教作用,将个人的先进经验转化为群体的技能优势。部门里一位只有初中学历的实验辅助工,在他的辅导和激励下,参加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通过厦门大学行政管理专业全部课程,取得毕业证书。研究开发部内先后有6人获评工程师中级职称,4人为高级职称。他带领下的研究开发部,获得全国“模范职工小家”、全国“工人先锋号”、福建省劳模示范工作室、南平市“创新示范岗”等多项荣誉称号。

  本职工作之外,常海涛特别关注农村家庭困难学子。“在农村,知识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就是改变一家人的命运。”常海涛常用自己的经历鼓励那些孩子。从2003年起,他先后资助10余名贫困学子完成学业,走上工作岗位。

  “我今天的工作作风和取得的成果,源于母校‘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训,源于老师们当年的言传身教。比如从我的导师胡老师身上我学到很多东西。今年他已经77岁了,但每天还是会骑自行车去杭州图书馆查资料、看书等,这种学习的态度和精神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常海涛说,在学校学习期间,尤其是在做课题时,老师只是告诉你要实现的结果并进行初步引导,并不指明具体方向,至于怎么做、如何实现目标,需要自己去查资料、进行探索。“如果老师提前告诉你怎么做,学生就会失去思考和研究的过程。所以说哈工大的教育给了我们一种严谨的思维方式。现在我们团队也是这样,我不会告诉他们怎么做,而是启发他们,让他们慢慢地形成独立思考的能力。”

  采访最后,常海涛这样总结自己的求学和职业生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一切大事都是从点点滴滴做起的。只有踏踏实实,从点滴做起,把事情做到实处,才能走得更远、做得更好。比如我本人,刚进公司时也是从技术员做起。当大家肯定你的能力后才会把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做。这是哈工大校风、校训带给我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一个好的结果必须要有一个好的过程才能实现。祝福母校、祝福老师和同学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