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61

山高人为峰 ——记第三届“优秀教工李昌奖”获得者李庆春教授


张 妍

  “您是中国铸造教育事业的奠基人。是您,第一个在新中国高等教育的版图上创建了‘铸造专业教研室’,一批批立志报效祖国的铸造专业学子才有了成长的摇篮!您是我国铸造业发展的先行者,为我国铸造技术进步、装备制造业和国防事业发展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硕果累累放光华!”
  2012年10月,在中国机械工程学会主办的“中国铸造终身成就奖”颁奖典礼上,当主持人朗读完这段颁奖辞时,全场响起了经久不衰的热烈掌声。在数百位铸造界代表、国际人士和哈工大铸造专业校友的共同见证下,86岁的李庆春教授登上了颁奖台。

53

李庆春教授颁奖(资料片)


  正如颁奖辞中所说,在中国铸造专业的发展历程中,李庆春的贡献是历史性的。从创建新中国第一个铸造专业教研室到获得中国铸造领域最高奖,他的名字始终与哈工大和中国铸造专业的发展紧密相连。

与铸造结缘 创建中国第一个铸造专业教研室
  

  1945年,19岁,成为东北解放后哈工大招收的第一批学生;
  1952年,26岁,担任中国第一个铸造专业教研室主任;
  1962年,36岁,受聘哈工大铸造专业第一位副教授;
  1980年,54岁,主编中国铸造专业第一本专业基础理论课教材《铸件形成理论基础》;
  2006年,80岁, 主编哈工大第一部专业发展史《哈工大铸造专业发展历程》;
  2012年,86岁,被授予“中国铸造终身成就奖”;
  2015年,89岁,用多媒体为本科生做铸造科技发展学术报告……
  从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到雪染双鬓的耄耋之年,细数李庆春的人生,注定与“铸造”有着不可割舍的缘分。
  1926年,李庆春出生在河北武安。少年时,父亲在哈尔滨与人合伙开中药店,母亲带着兄妹俩在农村老家生活。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家乡遭涂炭,生活艰难,刚刚读过一年私塾的李庆春离开家乡,来到哈尔滨投奔父亲。
  来哈后,父亲希望他在药店学徒,可他却一心想读书。于是,13岁的李庆春在哈尔滨三棵树小学开始读一年级。由于成绩突出,跳级读到五年级时,班主任鼓励他再次跳级考“国高”。
  顺利通过考试的李庆春被一所日式“国民高等学校”录取。这所学校采用全日语教学,这为他打下了良好的日语基础。中日邦交正常化后,身为哈工大教师的李庆春多次率团去日本访问考察、参加学术会议。精通日语的他既是团长又是翻译,在促进与日本铸造界学术交流方面发挥了桥梁作用。
  东北解放后,他转入哈尔滨第一中学,直至毕业。1945年秋,李庆春在报纸上看到哈工大招收预科生的消息,十分高兴,决心报考。经过短暂的补习后,他于1945年11月顺利考取了哈工大预科。
  1945末到1946年初,哈工大招收了百余名中国预科生。之后,由于各种原因,或是被淘汰退学,或是因解放战争需要陆续被抽调担任俄文翻译,到1952年6月毕业时,全校只有14名中国学生拿到毕业证书并获得工程师学位。李庆春就是其中之一。
  1952年毕业留校后,时任机械系主任李家宝找到李庆春和另外两名一起留校的同学,告诉他们:“不久将有苏联派来的精密仪器专家、金属学专家和铸造专家来哈工大机械系工作,你们要分头跟苏联专家学习,可以先考虑一下希望跟哪个专业的专家学习。”另外两位同学先选择了精密仪器和金属学,李庆春自然就选择了铸造。也就是从此刻开始,李庆春的命运就和铸造事业紧紧地连在了一起。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机遇与选择,让他与铸造结下了不解之缘。
  根据中苏两国协议,1952年9月,莫斯科鲍曼高等工业学校(现莫斯科鲍曼国立技术大学)派来铸造设备专家丘纳耶夫。一个月后,莫斯科汽车机械学院又派来了铸造合金与工艺专家康斯坦丁诺夫。两位专家来到哈工大,李庆春按照学校安排,一边作为在职研究生跟随苏联专家学习,一边以铸造教研室主任的身份负责组建教研室和实验室,制订教学计划和大纲,准备招收第一届五年制铸造专业本科生。
  虽有教研室主任的身份,但1952年铸造教研室成立时,李庆春其实是个“光杆司令”。他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壮大师资力量。1953~1956年间,教研室从本科毕业生中选留了十余名优秀毕业生,随后选送陈熙琛、林柏年、孟爽芬、叶荣茂等去苏联读副博士。1959~1960年,他们取得副博士学位后相继回校。1960年,又有两名苏联大学铸造专业的五年制本科毕业生贾均和鲍锡祥被分配到哈工大。至此,哈工大铸造教研室教师力量已令校内各专业羡慕不已。
  在跟随苏联专家学习两年之后,李庆春于1954年获得研究生毕业证书,成为新中国第一批铸造专业研究生。28岁的他走上了哈工大的讲台。

54

李庆春教授与专家交流(资料片)


  1954年康斯坦丁诺夫回国。丘纳耶夫也于1955年回国。此时,他们在哈工大带的第三届研究生尚未毕业。于是,刚刚走上讲台不久的李庆春和叶荣茂、任天庆等几位年轻的中国教师临时承担起了接替苏联专家指导研究生的任务。第三届研究生共8人,在苏联专家和中国年轻教师的共同指导下,于1956年顺利毕业。他们和前两届苏联专家指导的师资研究生共24人,从哈工大铸造专业毕业后分别回到原来所在高校,迅速成为各高校铸造专业的骨干教师和教研室主任。哈工大成为当时全国铸造专业学习和进修的基地。
  此后的半个世纪里,李庆春历任哈工大机械工艺系副主任,金属材料工艺系副主任、主任,为铸造专业的教学、科研、人才培养、学科发展不遗余力,殚精竭虑。1987年,哈工大铸造专业在全国60余所高校铸造专业中脱颖而出,被评为国家重点学科,成为哈工大首批6个国家重点学科的学科之一。
  1996年,年满70岁的李庆春刚办完退休手续,包括美国艾默生公司在内的几家国内外企业纷纷主动找上门来寻求合作。于是,李庆春开始了退而不休的生活。在受学校返聘的10年时间里,通过合作课题,他又培养博士9人、硕士4人,并利用美国和日本合作单位提供的科研经费,为哈工大金属精密热加工实验室搭建了3台新设备。
  2006年,由李庆春主编的哈工大第一部专业发展史《哈工大铸造专业发展历程》和记录他个人在教学、科研、研究生培养方面的《我和铸造有缘》出版。80岁的老人,花费两年时间,每天在计算机前工作五六个小时,不仅是对毅力的考验,也是对身体的挑战。当我们翻开这本30余万字的专业发展史时,不由得感叹,清晰的思路、流畅的语言、精心的配图,一字一句流露的都是一位科学家勤勉敬业的态度和对他所钟爱的专业的深厚情感。

开专业先河 开创专业基础理论课
  

  李庆春主讲的第一门专业课是为苏联学生开设的“铸造工学”。这门课本应由苏联专家授课,但因历史原因苏联专家回国,系领导决定让他用俄语讲这门课。面对这一硬任务,年轻的李庆春没有迟疑,痛快地接受了。
  其实,从1945年考入哈工大开始,历经预科、本科和研究生班,李庆春已经用俄语学习9年。用俄语授课,语言已不成问题。“不过想到自己也刚刚研究生毕业,从没上过课,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李庆春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学生们对他的教学效果评价很高。学生的满意是对第一次走上讲台的老师最大的鼓励,也更加坚定了李庆春做一名好老师的信心。
  在讲授专业课的过程中,李庆春屡屡听到学生们议论:似乎铸造学科只是实践的总结,没有什么专业基础理论。学习专业课时,过去学过的数理化等基础课和技术基础课内容好像基本用不到……学生们的谈话引起了李庆春的深思——是啊,学完基础课和技术基础课,理应先开一门专业基础理论课,才能顺利过渡到专业课的学习。热处理专业开了“金属学原理”、压力加工专业开了“压力加工原理”,唯独铸造专业缺少一门专业基础理论课。
  在20世纪50年代,哈工大各专业的建设主要依据的就是苏联的教学计划。可当时苏联的铸造专业教学计划中,偏偏就缺了一门专业基础理论课。而它恰恰是专业课这棵树的根,扎在基础课、技术基础课的土壤里。没有根的树木,躯干岂能粗壮,枝叶如何繁茂?李庆春决心找到培育这棵学科之树的根。
  为了寻找这个根,李庆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几年里,他边讲课边与学生交流,边思考边与教研室的老师探讨,在参考其他专业的同时,融汇数学、物理、化学、传热学、流体力学、物理化学、金属学的原理,结合铸造专业的具体问题,开创了“铸造过程原理”课。这门凝聚了李庆春几年心血的课程,用基础理论系统分析液体金属流动、充填铸型、结晶、凝固过程,分析铸件内出现各种缺陷的原因及规律,并首次总结出影响铸件质量的4类因素:金属、铸型、浇注条件与铸件结构。
  对于铸造专业课的改革,李庆春提出“削枝强干”,突出重点,贯彻李昌校长倡导的“少而精”思想,反对“眉毛胡子一把抓”。1960年,“铸造过程原理” 被正式列入铸造专业教学计划,开国内先河。同学们听了这门课都直呼“过瘾”:“看来铸造专业不是没有理论,而是它的理论高深复杂,有许多内容值得去探索!”
  李庆春创造性的工作受到系主任谢鸿汉的重视,让他在全系做教学示范。李昌校长得知后,特意派秘书帮助这位初露头角的青年教师总结改革专业课并创建新课的经验。文章写好后,李昌校长亲自过目并提出修改意见。1964年5月9日,《哈工大报》以整版刊发了题为《根据专业课的特点 贯彻“少而精”原则》的文章。
  李庆春在教学上孜孜不倦的追求和对专业发展的突出贡献,让他于1962年成为铸造专业的第一位副教授。这一年,他36岁。
  时光如梭,转眼到了1978年,全国高校铸造专业教材编审会在长沙召开。李庆春提出在高校铸造专业增设铸造专业基础理论课的建议,委员们一致赞同并推选他主编这本教材。
  科学的春天里,人人争分夺秒。李庆春和同事们以“铸造过程原理”为基础,增设新章节,建立新体系,尽可能反映国内外最新科研成果,在短期内完成了新书,命名为《铸件形成理论基础》。从此,在中国铸造科学技术的教学理论体系中,正式增添了一门新课、一座新的里程碑。
1980-1984年,李庆春等在全国举办了4次新教材讲习讨论课,以便各校任课教师掌握新教材的内容深度、难点及有关实验。
  1981年,日本大阪大学凝固理论专家冈本平教授应邀来哈工大讲学。当他得知《铸件形成理论基础》一书的内容时,马上改变了原来拟定的讲学内容。他说:“我原打算给研究生讲的一些内容,没想到你们的本科生已经学了。我这次就讲讲最新成果吧。”这本教材虽没有俄文版,但苏联基辅工业大学铸造专家多拉申克教授仍请李庆春送他几本:“里边的公式、符号、图表会给我们带来启发。目前我国的铸造专业还没有这门课,这本书对我们很有参考价值。”
  1987年,《铸件形成理论基础》获全国高校机电类专业优秀教材一等奖;1988年,作为机械工业出版社优秀图书参加国际图书展,编入《中国优秀科技图书要览》。至今,这本凝聚着李庆春多年心血的专业教材已印发数万册,被全国60余所高校的铸造专业本科生用作教材,大批工程技术人员用作参考书。

登学术高峰 挑战铸造科技领域难题

  
  1959年夏天,时任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刘鼎来哈尔滨视察。他找到李昌校长,希望哈工大与某国防厂合作研究“大口径合金钢炮管离心铸造”问题。这是一项关系到国防安全的重大课题。当时国外对此项技术实行技术封锁,而我国的工艺不仅生产周期长,而且金属利用率很低。李昌校长找到李庆春,问他能否与工厂合作承担这项重大国防项目。
  “我的研究生论文是在苏联离心铸造专家康斯坦丁诺夫指导下完成的‘铸铁管离心铸造’项目。但是要承担大口径合金钢炮管离心铸造任务,困难很大,没有把握。”
  “要学会用自然辩证法分析离心铸造大型炮管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集中力量解决主要矛盾。要有攻克难关的信心和勇气,争取为国防工业做出贡献!”
  李昌校长的一席话令原本犹豫的李庆春鼓足了勇气。他带领师生满腔热情地投入研究,查阅资料、设计方案、反复试验,常常吃住在工厂,跟班在车间。在一次钢水浇注时,由于工人操作不慎,炽烈的钢水突然溢出,液滴灌进了李庆春的鞋子,他的脚被烧伤。为了不影响研究进度,他仍坚持在一线与工人一起工作……即使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们的研究也未完全停止。

55

李庆春教授在科研中(资料片)


  1963年,李庆春的团队研制出我国第一台大型炮管离心铸造机。后经反复试验,几经挫折,1970年厂校双方拿出了从材料到离心铸造工艺再到离心铸造设备的一整套科研技术成果,填补了国内空白。国家根据这项科技成果新建了离心铸造炮管生产厂。在1977年召开的黑龙江省国防系统表彰大会上,李庆春代表哈工大做了报告。此项成果于1978年获黑龙江省科学大会奖、第八机械工业总局(八机部前身)重大科技成果奖。
  20世纪70年代,我国开始制造万吨轮船和大型军舰用大型螺旋桨,但工艺始终不过关。由于铸件毛坯皮下气孔难以消除,只好把加工余量从正常的几毫米增加到30~40毫米,致使原本20~30吨重的铸件毛坯大到30~40吨。铸成品要靠人工用凿子一点点铲掉这30~40毫米厚的外皮,再进行人工打磨……这样完成一个螺旋桨不仅耗时长,而且废品率仍高达50%~60%。有的螺旋桨即使勉强能用,也要补焊。为了解决这项技术难题,1974年,应中国船舶总公司的邀请,李庆春带领一个小组,赶赴大型螺旋桨生产厂。
  盛夏的武汉是名副其实的“火炉”。李庆春顾不上这些,每天和工人们一起泡在车间里,仔细观察、分析工艺过程。经过反复试验,他们终于确认皮下气孔是由于铸型合型后型腔表面返潮,浇注时与高温的铜合金液体相互作用而成的。“病根儿”找到了,他们立即着手改进铸造工艺,防止了型腔表面返潮。
  果然,药到病除,皮下气孔消除了,加工余量一下降到了4~5毫米的正常范围,废品率也显著降低。
  起初对此半信半疑却又苦无良方的厂长、总工程师信服了。喜讯很快传到了北京、哈尔滨。随着李庆春和他的团队攻克一项又一项技术难关,主动上门来寻求合作的单位越来越多。他带领团队通过改造材质成分和组织结构解决了大型舰船用螺旋桨在行驶中突然断裂的问题;研究成功大型舰船用高速高载荷双金属轴承快速凝固工艺,仅此一项就节省外汇数百万美元;研制成功纤维型保温冒口套、高强韧低膨胀耐磨锌合金……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奖、全国科学大会奖、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国防科工委奖、国家教委奖、航天部成果奖等多项奖励。李庆春本人多次被评为航天部有突出贡献专家、八机部和黑龙江省科技战线先进工作者等。
  一张张奖状、一枚枚奖章仿佛正在提醒人们:当国产大炮发出每一声怒吼时,当国产远洋巨轮劈波斩浪远航时,当国产大马力机车风驰电掣穿行在山川大地时,不要忘记一位铸造领域专家洒下的汗水。

记者手记

  
  采访李庆春教授时,他刚刚为本科生做了一场题为“铸造与现代装备制造业”的学术报告。89岁高龄,独自制作86张PPT演示片,用多媒体方式,在能容纳200多人的大教室里侃侃而谈一个多小时,这在哈工大校园里并不多见。
  海至尽头天是岸,山到高处人为峰。李庆春教授至今仍担任铸造学科的顾问,参与博士生的论文选题讨论和答辩。闲暇之时,除了每天早上打太极拳,还建立了“李庆春教授和他的弟子们”微信群,通过微信群和电子邮件经常跟学生们交流信息,还经常给学生们发保健常识,不时叮嘱他们合理饮食、多锻炼、戒烟限酒,保持良好心态……
  李庆春一生桃李满天下。“文化大革命”前,他培养了5名不授学位的三年制研究生;1978年后,培养了32名工学博士、29名工学硕士、5名博士后。在培养人才方面,李庆春有着自己的见解。他认为,培养硕士生是为他们打下从事科研工作的基础,培养博士生则是为他们打下从事创新性工作的基础。他和同事合作完成的《高质量硕士、博士研究生培养体制》曾获国家教委优秀教学成果优秀奖。
  被美国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聘为高级研究员、被认为是世界上制备高温超导材料第一人的顾根大博士,在研究准晶材料方面被国际公认做出了非凡业绩、成功合成了世界上一半种类的新准晶材料的郭俊清博士,还有一连串的大学校长、院长、教授、研究员的名字……当这位老教授向记者谈起在各行各业干得风生水起的学生们时,脸上露出的笑容是那样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