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61

耄耋回首忆 峥嵘岁月稠 ——回忆哈工大学生党支部在1946~1949年间的工作


张自杰

  1946年8月25日,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70年过去了,我已由当时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变成了今天的耄耋老翁,然而当年的往事却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抗战胜利后哈工大的情况

  1945年日本侵略者无条件投降后,根据中苏两国政府的协定,中长铁路由中苏两国共同管理,哈工大由中长铁路接管。12月6日学校正式开课,学制5年,俄语授课。学校设2年制预科(分初级班和高级班),招收中国学生,学习俄语,并用俄语学习数、理、化等基础课程,作为进入本科学习的预备班。
  当年约有200名中国青年进入哈工大预科学习。这批中国青年思想状态比较复杂。从思想情况和入学动机来看,大致可分为3种类型:
  第一部分是思想比较进步的同学,他们是中苏友好协会“读书会”的会员,经“读书会”组织动员考入哈工大预科。我党为了在哈尔滨开展学生运动,在中苏友好协会成立了“读书会”。我当时在中苏友好协会附近的第一中学学习,因此参加了“读书会“的活动。这部分同学人数不多,约10人,其中有几名党员,组成了哈工大党支部,这是“八一五”胜利后在哈工大建立的第一个党支部。
  第二部分同学人数也不多,他们是仰慕哈工大的声望而考入的。如果条件适宜,这部分同学是准备在哈工大学习下去的。
  第三部分同学人数最多,他们在当时国家被内战危机笼罩的形势下,思想苦闷、彷徨、徘徊。他们把哈工大当作“避风港“,进入哈工大学习是“暂栖身”。这部分同学在哈工大一边学习,一边静观局势演变和发展,将来打算或另觅出路,或在哈工大继续学习下去。
  经过1946~1949年间革命斗争的洗礼,这几部分同学都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第一部分同学由于革命斗争形势发展迅猛,得到很大发展,队伍扩大。但是,由于革命工作的需要,其中的大部分同学在学习中途被组织调出,离开了哈工大;有的同志则是主动要求投身热火朝天的革命斗争,没有完成哈工大的学业。另一小部分同志,也是由于革命工作的需要,留在了哈工大,完成了哈工大7年的学业(预科2年、本科5年)。我就是其中的一员。
  第二部分同学是党支部争取和团结的重点对象。由于革命形势的发展,他们对形势有了清醒的认识,逐渐向党靠拢,都陆续参加了东北民主青年联盟(以下简称“民青”)和以后的青年团,并且都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哈工大的学业,成为哈工大“八百壮士”中的一员、哈工大教师队伍的骨干或本行业的知名专家。
  第三部分同学也是党支部争取与团结的对象。这部分同学人数多,分化较大。其中大多数同学都能够认清革命形势,紧跟形势,积极地向党靠拢。1949年在党和国家需要大批俄文翻译人才的关键时刻,他们毫不迟疑地主动请缨,中断在哈工大的学业去参军、参战,在工作中尽心尽力、做出成绩。这些同学后来也都成为本行业的专家。
  当时哈工大由中长铁路管理局领导,学校行政、教学领导及管理人员都是俄藉人员。预科主任是一位毕业于北京大学、汉语流利的俄藉青年人。苏方领导对中国国内的政治局势在表面上采取不介入的中立立场。在一次会上,校方领导明确宣布,学校领导不干预中国学生参加政治活动,但是也要求学生不要以哈工大的名义参加政治活动。

哈工大学生党支部在学生工作委员会领导下开展工作

  1946年9月开学后,在哈尔滨市学生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学委”)的领导下,完全由在校学生组成的中共哈工大临时学生支部正式成立。学生支部成员包括王学作、赵玉龙和我,由我担任支部书记。学生支部如何在哈工大开展工作,我们3名成员都没有经验。在“学委”有关领导同志的主持下,学生支部全体成员专门开了一次会进行讨论。根据讨论结果,针对哈工大当时的现实情况,“学委”对学生支部在哈工大的工作做了5点工作指示,即“占领主要阵地、争取合法地位、孤立反动势力、团结中间力量、扩大进步力量”。“学委”还指示学生支部在同学中的工作应以合法的学生会和民主青年联盟的名义活动。因此,学生支部的首要工作是组建“民青”支部和改选学生会。组建“民青”支部的工作还比较顺利,以1946年暑期参加中共哈尔滨市委宣传部组织的“青年之家”夏令营活动的同学为基础,将思想比较进步的同学吸收加入“民青”。哈工大第一批“民青”盟员10余人在松花江畔举行了有“民青”总部同志参加的哈工大“民青”支部成立大会,会上选举了王学作同志担任哈工大“民青”支部主任委员,张海文同学也被选入“民青”支部担任支部领导。由于学生会的改选事先做了一定的酝酿工作,上一届学生会的几位主要领导同学在这一学期都没有到校,我和张海文以上一届学生会领导的身份顺理成章地当选为正、副主席。
  经过对工作方式方法的讨论和思考,学生支部决定采取大报告的形式对同学们开展正面教育。1946秋季学期,在“一二·九”学生运动11周年到来之际,学生支部以学生会的名义,请当年“一二·九”学生运动的领导人蒋南翔同志来校做报告。蒋南翔同志以生动的语言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给同学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同学们对这次报告的反映极好。学生支部通过市委宣传部请国民党空军驾机起义的刘善本同志来哈工大做报告。刘善本同志在报告中揭露了国民党政府和在国民党军队中的黑暗、腐化等丑行,使同学们受到一定的启发和教育。当时同学们最关心的问题是解放战争的进展形势,我们几次请哈尔滨市委直属党委书记曹海波同志来校做解放战争形势报告。194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10周年纪念日前夕,我们又请蒋南翔同志来校做报告。蒋南翔同志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抗日战争爆发前夕中国华北的险恶局势、日寇亡我的狼子野心、我国青年学子的爱国热情等。蒋南翔同志的报告深深地激发了大家的爱国热情。松江省主席冯仲云同志也来校做有关“苏联社会主义问题”的报告。冯仲云同志本来在哈工大同学中就有着很高的威信,他的报告真实生动,很受同学们的欢迎。学生支部还通过冯仲云同志请来当时的知名人士车向忱、高崇民老先生做有关国民党情况的报告。两位老先生用生动的语言和自己的亲身经历,对国民党的黑暗统治做了无情的揭露和深刻的分析。这一系列报告使哈工大学子的革命热情受到催化、得到升华。
  学生支部将中国学生宿舍作为巩固和壮大哈工大学生进步力量的“基地”,建立了以王学作同学为首的宿舍管理委员会,实现宿舍由学生自行管理。学生支部通过“学委”的联系,争取到哈尔滨日报社每天免费送给学生宿舍两份当天的《哈尔滨日报》贴报(即印一面的报纸),每日由送报员送到宿舍。这虽是件小事,但在当时获取信息渠道相当匮乏的情况下,也是一件颇得人心的大好事。我们把报纸贴在宿舍进门处的黑板上,便于同学们进出阅读,也增加了宿舍的政治气氛。1947年是我国解放战争进行激烈的一年,也是解放军在东北取得重要胜利的一年。每逢解放军发动大规模战役,我们都要组织宿舍同学晚饭后在大房间展开讨论,自愿参加。同学们普遍关心战局的进展,参加讨论的同学越来越多,讨论内容也越来越深入,并且成为惯例。每逢解放军取得重大胜利,如东北全境解放、北平和平解放、淮海战役全胜,同学们都兴高采烈地自发到附近街道上去游行庆祝。
  学生支部还在学习、生活等各个方面为同学们办实事、办好事。1947秋季学期后,预科高级班的中国同学升入本科。当时哈工大本科学习的特点是上课听苏联教师讲课,学生在下面记笔记。这样的学习方式对刚刚进入本科学习的大部分中国学生来说难度很大,主要是笔记记不全。但是俄语听力好的部分同学,如王耀忠、王耀臣兄弟俩能够比较全地记下来。因此,大部分同学在课后要跟俄语听力好的同学“对笔记”。为了方便同学,学生支部组织同学们在宿舍集体“对笔记”。当时哈工大图书馆的规模小、藏书少,如同学们普遍需要用的俄文本《材料力学》,图书馆只有一本,一般只允许在馆内阅读。学生支部以学生会的名义向图书馆借出来,星期日借读一天,星期一早晨保证送还。星期日同学们在宿舍可阅读或用以修正笔记,很解决问题。这些学习活动还吸收部分未住宿的同学参加,颇受同学们欢迎。临近寒假,学生支部以学生会的名义去见中长路理事会主席格鲁尼切夫中将。几经交涉,格鲁尼切夫同意哈工大学生享受假期内回家往返火车免票的待遇。这件实事办得很得民心,解决了部分同学的实际困难,受到同学们的赞许。
  1948年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夺取胜利的前夜,革命形势一日千里。当年11月东北全境解放。“学委”在1946年对学生支部的5点指示都得到落实。“民青”组织发展壮大,加入“民青”组织的人数已达全校中国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一。1948年,“民青”盟员分期分批转入“毛泽东思想青年团”。同年10月,“毛泽东思想青年团”更名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学生支部还将“民青”盟员中的积极分子审慎地吸收加入党组织,得到“学委”的批准,党支部得以发展壮大。
  东北全境解放后,我东北解放军奉命立即开赴关内,向华北进军,向全国进军。但两年多的战争使进关的北宁铁路受到严重破坏,亟待修复。为此,1948年底党中央组建了“铁道兵团”,苏联派来了一批铁路工程专家协助工作,急需大批懂专业的俄语翻译人员。我军驻中长铁路的军代表向学生支部提出,动员本科的中国同学参加“铁道兵团”工作。当时在本科学习的中国学生约10名,都响应号召,毫不迟疑地报名参加,并立即整装待发,由学生支部委员赵玉龙同志带队随“铁道兵团”队伍开赴北宁路。他们为修复北宁路度过了多少战斗的日日夜夜,为迅速修复北宁路、使解放军和大量军事装备迅速进入华北、为全中国的解放、为新中国的诞生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哈工大由中国政府接管后原学生支部的工作

  1949年3月,中长铁路决定将哈工大交还给中国政府,当时的松江省主席冯仲云同志兼任校长,并派部分领导同志来校工作。学校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哈尔滨工业大学总支部委员会”。经过两年多的工作,1946年8月由“学委”组建和领导的学生支部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并入学校总支部。哈工大由此揭开了崭新的一页。
  1949年,大批各行各业的苏联专家应邀来到中国工作,急需大量专业俄语翻译人员参加工作。在此关键时刻,哈工大的青年学子毫不迟疑地听从党和祖国的召唤,争先恐后地报名参加工作。几个月内,哈工大分批调出的学生总数接近百人,约占当时哈工大在校中国学生的一半以上。这项工作是由新组建的学校总支部主持的。在接到调令后,总支部按照组织动员、个人报名、组织审查确定这样的步骤开展工作。由于同学们被派往的工作岗位都在国家的要害部门,所以这项工作是必须对党负责的严肃政治任务,总支部极为重视,要求派出的同学必须政治坚定、认真负责、胜任工作、俄语成绩良好,要优中选优。原学生支部的同志对同学们的情况比较熟悉,因此,总支部委托原学生支部的同志进行初选,向总支部提出推荐名单。对派出的每一位同学,原支部的同志都认真考察,并多次和本人接触,认定后再向总支部推荐,由总支部审查批准。这批同学中断了自己的大学学业,一批批地走出哈工大校门,到工业建设的工地现场去,到人民空军军校去,到人民海军学院去,到装甲兵部队去,到国家的要害部门去。这批中断学习、走出校门参加革命工作的青年学子,都能够胜任自己的工作。经过锻炼,这批同学都成为本行业的技术专家,其中有一大部分同学曾被派到苏联学习、深造。
  我在进行这项工作时,思想是比较复杂和矛盾的。我自己是随时准备被调出的,党员应当带头参加工作,火热的革命工作对我也有着一定的吸引力。东北局的第一批调出人员调令中,原学生支部的几位同志都名列其中。后经哈工大总支部委员会向上级请示,为了便于工作,请求把熟悉情况的原学生支部的同志留下,得到上级领导的同意。我也意识到,因为我们对学校和同学的情况非常熟悉,我们留在学校,更有利于学校的工作。所以我还是留下了,这一留就是一辈子,把我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我深深眷恋的哈工大。


  (张自杰,1953年本科毕业于哈工大,留校任教,哈工大市政学院教授,1995年离休)